远方的号角,还有希望

荒芜边际的大漠,血色光芒,远方传来的号角,一切,似乎还有希望。。。

01

“将军,前方已是断崖,我们……我们没有退路了。”一个士兵踉跄跪地,仓皇报道。

夕阳笼罩这片大地,发出血色一般的殷红。

一匹深棕色的战马,粗重喘息,白气灼灼,在马背之上,那个身穿厚重铁甲的男人,目光深邃,脸色沉重。

“知道了!”

他有些无力地挥手,一贯伟岸挺拔的身姿,此刻也有了弯曲,那身后白色的披风战袍沾染了驳驳血迹,此时深深垂下,也显得极其疲惫。

他望着身边的这几十个士卒,已经七零八落,衰败不堪,再也没了出发时全军浩荡的飒爽英姿。

"真的,要结束了么?”

他回首眺望,似乎听到了后方隐隐传来的阵阵马蹄声响,那是敌人催命的音符,正在逐渐逼近。

嘴角泛出旁人难以察觉的苦涩,他摘下头上盔甲,仰望天空,几只孤零的大雁正在哀婉的鸣叫中飞过。

“雁儿!”

他不由得想到了她,那个此时此刻正在家乡等待他归来履行誓言的女子。

02

当他睁开眼睛,他一眼就看到了她。

一袭水蓝色的宫装,朴素淡雅,正在摆弄屋内简陋的设施。

"你,是谁?!”

突然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即便身负重伤,也保持了骨子里原有的谨慎。

她转过身来,清澈的眸子定定望着他,只是嫣然一笑,仿佛一朵静静绽放的青莲。

他眉头略皱,勉强支身坐起,继续追问:“说,你究竟是谁?!”语气中带了一丝不可抗拒的威严和冷漠。

女子一惊,急忙跑了过来,扶住他虚弱的身躯以及牵动伤口带来的血渍,用手指一笔一划,很认真、也很努力向他诉说。

他瞬间一怔。。。

原来是位哑女。

03

不久后,他在她的悉心照顾下,已经能够下床走路,而且,他也知道了她的名字:雨雁。

据说,她是在一个雨夜里被人在草丛边发现,身边还有一只刚出生的大雁。

于是,取名:雨雁。

之后,她被一位老郎中抚养,习得一身医术,否则,他即便身强体壮,在身中数刀的情况下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不过,他性子本就沉默,女子又天生失言,两人除此再无过多交集。

他坐在院落中央,阳光透过头顶的枝叶,洒落下来,被分割成一簇簇金花,落在身上,很暖。

庭院内种满了药草,香气四溢,她不停地忙碌,偶尔擦拭下汗水,像一只蝴蝶。

他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份与世无争的安宁,似乎就这么长久的待下去,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只是,他知道,他不能,他还有未完成的使命。

04

“砰!”

忽然,一声巨响打破了这份宁静,大树下,他原本闭合的双目微微一动。

“雁儿妹妹!”从被踹开的木门处,嚣张的走进几个人,将女子打理的花草踩的支离破碎。

为首是一名矮胖的中年男子,膘满肉肥,望着女子的双眼充满了邪火,在他身边跟着几位随从,身形彪悍。

她望着冲进来的几人,微笑恬静的脸庞立刻变成了慌乱,她马上想要逃离。

“跑?往哪跑!今日你就从了我吧,省得在这里摆弄这些烂花烂草,多清苦!”

矮胖男子哈哈大笑,横腰拦住去路,一把抓住女子臂膀。

女子奋力挣扎,但就像被束缚住翅膀的大雁,难以翱翔,不同的是,大雁尚可鸣叫,而她,只能挣扎。

“啧啧,真是天生尤物,给我带走!”矮胖男子一声令下,几位随从立刻领命将女子包围。

这一刻,她微微发抖的身躯,好像清风吹拂下纤纤细草的抖动,慌乱与无助,一齐涌来。

她转头望向了大树下面双目闭合的他。

只是,希望渐渐变成绝望,直到她被带出家门,他都像个木头,身子一动未动。

05

轰隆隆!

雷声响动,电光交错,狂风怒雨,分外狰狞。

“吉时已到,送入洞房!”伴随着喧闹的祝贺,她被抬到了精致典雅的屋内。

大红色的装束,大红色的烛台,大红色的帷帐。。。。

“吱呀!”

门开了,她的心蓦然一紧,矮胖男子带着浑身酒气,来到了她身旁,放肆地说着污言秽语。

接着,两只肮脏的手迫不及待地伸向她的脸庞,她努力闪躲,却栽倒在地。

反抗催动了怒火,矮胖男子恶狠狠地朝她扑来,衣衫被撕碎,像坠落的花瓣。

泪水,一滴又一滴。

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却恍惚中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她睁开眼,却见矮胖男子倒在血泊,一个木头般的影子,站在门口,任凭雷电轰鸣,却一动不动。

06

“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娶你!”他毅然决然转身,脸上从未有过的坚定,等这次任务完成后,他就能够卸甲归田,与她终身相守。

“我等你,娶我。”

她微笑点头,用手指在他掌心轻轻滑过,诉说着彼此内心的誓言。

07

“啊!。。。”

阵阵凄厉的惨叫,在这片空旷的大漠显得格外悠长,马蹄阵阵,尘土飞扬,收割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将军,快......快走......”又一个士兵倒在了他的脚下。

他望着身边倒下的几十具尸体,缓缓转身,身后乌压压一片,那是敌人的千军万马与他对望。

“她,还在等我。。。”

重新将盔甲戴上,他目中闪动光芒,手中长枪转动,一指前方。

“我一定会回来!”

策马前行,那道挺拔疾驰的身影,像一只翱翔的大雁。

残阳如血,照耀在他身上,朦胧中,他似乎听到了远方传来的号角,一切,还有希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将军出生于冬日,是京都下雪最大的一天,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将军府,那晚白雪映着月光亮透了天。 将军是女孩,可最得老将...
    晏綏阅读 104评论 0 4
  • 他说要用十里红妆相迎,一别多年等来的却是铁骑踏破家国…… 玄年二百五十年间,北武国与玄国大...
    知微_b0e5阅读 257评论 1 14
  • (北朝时期,洛阳城中一名皇家将领与一位女子一见钟情且私定终身,然将领却被征调至边境作战。后,女子苦守将领不来...
    司空夜阅读 161评论 1 5
  • 衣衫褴褛的盲女 被劫掠的民族 赤裸被穿孔流血的脚踝和胸脯 伤横累累 神情却异常坚定安详 昂首面向沙尘滚滚 自由的远...
    安居之阅读 60评论 0 2
  • 大雪纷飞的十二月 天气越来越冷 积雪淹没了一切 只听见耳边风的呼啸声 鸟雀没有踪影 风雪染白了睫毛 让人睁不开眼 ...
    凝望一片海阅读 288评论 0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