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见惯的付费插队情况,为何迪斯尼就犯了众怒?

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每个人都想要你心爱的玩具

亲爱的孩子你为何哭泣

——罗大佑《亚细亚的孤儿》

上海迪斯尼乐园,只要每人多掏3000块,就可以随意插队。某些项目,提示等候时间为2小时40分钟。但VIP团过来之后,直接走VIP通道,不需排队,直接进入,而且想玩几次玩几次。消息一出,引发了普通消费者的不满情绪。

VIP是一个舶来词,英文全称是:very important person,中文直译为:贵宾或者重要人物。企业制度下的VIP,一般为企业重要客户(政府要员、行业主管或企业高管),或为企业贡献更多利润的客户。

每个机场都有VIP休息室,当普通乘客想进入休息时,地勤人员会很友善的告知你,先生,这是我们的VIP休息室,非VIP会员禁止入内休息。飞机上同样具有VIP服务,飞机起飞前,头等舱用户可以走绿色通道,先一步登机。甚至在某些VIP客人晚点之后,飞机还要延时等待。飞行过程中,头等舱用户和经济舱用户所享受的飞行服务也是大不相同。

80年代初,中国国航头等舱茅台不限量供应

2016年,山西旅客田某和耿某,在购买了某航空公司的经济舱票之后,登机之后,非要坚持做到飞机头等舱,田某和耿某认为,自己买票上飞机,选择坐在什么位置,由自己决定,而拒不服从机组人员安排,坚持坐在头等舱,之后并且殴打了空乘人员和乘客,之后被警方带走。2017年,田某和耿某,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

除了坐飞机,坐高铁火车也是如此,普通客车分为软卧、硬卧和硬座。以厦门到北京为例,软卧票价为640元,普通硬卧为420元,普通硬座则为240元。高铁商务座为2520元,一等座1340元,而普通二等座则为800元。对比最高价格和最低价格,都几乎差了3倍有余。

而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就是游戏中的VIP,俗称“人民币玩家”。在一个游戏场景中,无论你有多努力,每日加班加点,技术高超。但人民币玩家一来,一下就能秒杀你。被秒杀之后,你心有不服,于是你也充值成为人民币玩家,但接着就会发现,你刚到VIP1,别人已经到了vip10,还是照样秒杀你。

这种VIP等级制度,虽然会破坏一个游戏的公平性。但对于企业来说,只有给公司创造价值和利润更多的用户,才是他们的核心用户。在互联网中,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值(arppu)和活跃用户的平均付费(arpu),才是衡量和估值一个企业的最大标准。

所以在这里你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企业宁可牺牲公平,也要不遗余力的讨好VIP用户,以迪斯尼为例,普通游客门票为399元,周末节假日575元。但单个VIP除却票价之外的“插队费”就高达3000元,VIP创造的客单价,是普通游客的6—8倍。

在不缺少游客的前提下,同样是赚3500块钱,是先赚取一个VIP客户的钱,还是赚取8个普通客户的钱,对企业经营者来说,做出这个选择很简单。虽然在普通大众看来有些缺德,缺失了公平。但对于那些肯花钱,愿花钱的中产阶级来说,多付钱享受更好质量的服务,这好像也没有错。

迪斯尼这种VIP插队看似不公平,实际上还是有一个相对公平所在,只要你肯多出钱,同样可以享受到这项服务。

但在日常生活中的多个场景,这种不公平比比皆是,而且你还看不到。最常见的是医院,这是黄牛票贩子最为集中的地方,如果你要看病,要不自己凌晨就开始排队,要不就高价从票贩子手里买票。但是在北京某些大医院来讲,票贩子手里的黄牛票都一票难求,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

而在你看不到的另一方面,只需一张某某人手写的条子,一个电话,有些人就能直接跳过挂号这一关,直接问诊,然后进入高*gan病房,接受全额报销的特级护理。从患者角度讲,这也是破坏看病的公平性,这对那些凌晨就起来排队的人也是一种巨大伤害,但人们可以抵制迪斯尼,大不了不去玩了,但谁能抵制医院和那些特权?

从幼儿园到中学,重点学校总是吸引人,但你何曾见过一个富人因为择校问题而发愁?上不起学的永远是穷人家的孩子,你这么努力的工作,是为了追求平等吗?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平等,只有相对的公平。但是大部分人,在遭遇不平等对待的时候,宁肯否认事实,也不愿意面对真相。

但是,在现实社会里,没有人想要你和玩平等的游戏。

本文系深一度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