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有水千江月

万里无云万里天

珍珠低眉浅笑,拿手巾掩住樱桃小嘴,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抬眼向明远看去,一双盈盈翦水,清澈动人,如梦如幻。

明远不由得一怔,握着珍珠的手儿一紧,附在珍珠的耳边悄声说:“等我!”

珍珠的脸一下子全红了,娇羞的低下了头儿。珍珠耳坠一晃一晃的,闪的人心儿直跳。

明远要外出办事几天,今天一早搭船启程,仆人青山跟随 。珍珠和丫头茵儿来码头送行。

一夜缱绻,朝起慵懒。

珍珠儿只是闲闲的把头发束起,斜斜的插了支银簪。一头乌漆漆的流水长发,在背后轻轻系了条五彩金丝绣的锦带。一身的淡青色烟衫,散花水雾青色百褶裙,身罩淡蓝色的翠水薄烟披衣,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小珍珠立在码头旁,衣裙被江风吹起,远远看去美如一朵青云,飘逸似仙子下凡。

待看着明远转身登船,立在船头招手作别,而后渐行渐远。

珍珠扭过头,对茵儿说:“快走,快走,我爹一定等急了!”


线稿

珍珠撩起裙子,扭头就跑,一双绿色绣鞋忽隐忽现。茵儿在后面喊着:“哎呦,小姐你慢一点,摔跤咯!”

一口气从码头跑回大路,一直向前疾走,跑向停在那里的一辆四轮马车。

“爹,我想死你了,你怎么现在才来。”马车慢慢向前。珍珠儿的装束此时已经变成了清秀灵动的小书生,只不过左眼角上长出个大黑痣来,大大影响了容貌,使人惋惜。

“珍珠儿,等到现在你家相公才出个门子,我也急得不得了啊!”

“话说我的珍珠儿,自你回门待了三天,你就没影子啦!”

“估计忘了我这个老爹了吧!哈哈哈……”

“爹!你还说,还说!”

“唔唔,唔,呵呵,不说,不说了。”

“爹爹,今天去哪玩?”

“今天去山里,吃好吃的去喽!”

白大人笑眯眯的捻须微笑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