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怎挽》🍬1

图片发自简书App

      清晨的海是宁静的,海风轻拂,连海涛声也出奇的轻。

      海被大雾覆盖着,而天则覆盖着大雾,远远望去,只看到灰蒙蒙的一片,水天一色,分不清哪里是水,哪里是天。

        黎明前的黑暗渐渐退去,海天之间透出一抹光亮,像是点燃的火把,燃烧着深蓝的海水、灰色的云絮。

       

      海边。

    “子涵,快叫姝娟阿姨。”

    “姝娟阿姨好。”

      季子涵露出礼貌性的微笑,她自来就是这样,尽管面对不喜欢的事物,也不会直接性的排斥或是拒绝。

        例如现在,她便讨厌死了这个非要坐在她妈妈腿上的臭小子。

        季子涵抿了抿嘴,问道:“妈妈妈妈,他叫什么呀?”

      “他叫……”

      “我叫顾琰。”腿上的男孩抢先回答了一步。

        不知是不是因为他坐在妈妈腿上,本来就比季子涵高了一点的原因,那居高临下的眼神让季子涵十分不舒服,转而走近湛蓝的海,光着小脚丫,去拾美丽的贝壳。

        “子涵五岁就已经这么高了,长大了肯定是个大长腿。”

          “只怕是以后太高了不好寻男朋友了吧。”

          “她是你女儿,也是我干女儿。以后这些事自然还有我帮忙啊。”

          “哈哈哈……”

          太阳伞下,夏姝娟和乔檀雅有说有笑地聊着天,自小她们就是好朋友,一起上学,一起工作,这次出行自然是有意让各自的孩子也能相处成为好朋友。

          而顾琰对两个妈妈的交谈并不感兴趣,转过头呆呆地看着不远处那个拾贝壳的女孩。

          相貌平平,瘦高瘦高的小身板,穿一身蕾丝边的白纱裙,肤色说不上黝黑但也没有正常小孩那样的白皙,怎么看她也觉得穿着打扮和长相非常不符……

            突然,顾琰想到了一个妙计,他从乔檀雅身上跳了下来,向季子涵跑去……

          “鸡子涵,你把眼睛闭上,我有礼物给你。”顾琰双手背在身后,小眼睛里闪烁着一丝狡黠。

            “我叫季子涵!”季子涵不满地反驳,但基于有礼物,心里还是充满了期待,乖乖的闭上眼。

              ……

 

            “啊!!!!!”

            “妈妈!我讨厌顾琰!”

            “他把沙子丢到我衣服里了!!”


       

              ……

              十五年后。

      “季子涵,究竟给你多少钱你才能不缠着我们家张宸皓?”

        “以你们家的条件,两百万,不算多吧?”

        “你这个疯丫头!是谁给你的胆子!”

        “你就说给不给吧,如若你不给我这笔钱,我就继续缠着你的宝贝儿子,如何?”

        “好你个季子涵……好……我给你钱,从此以后,别再缠着他!”

        ……

        月光还没有完全散去,下了一夜的雨也没有停。依旧淅淅沥沥地滋润着初春的万物。

        刚被噩梦惊醒的女孩便是季子涵,自父亲去世后就跟着母亲姓乔,叫乔一。

      坐在床边,手中快抽完的烟还残留着忽明忽暗的微光。

        冰凉的汗水从额间滑落,眼角也不知是被汗水还是眼泪浸湿了。

        该死

        又梦到他了。

        ……

      乔家的院子很小,东面很大一片空地用来圈养乔一喜欢的兔子。兔子的种类很多,大多也都是常见的垂耳兔、安哥拉兔……

      由于B市是大陆上多雨的城市,乔一还专门为它们搭建了精致的木板屋檐。

      椭圆形的花坛建在庭院西侧,四周贴有红色的瓷砖。花坛里植有桂花、栀子等树木,树下植有月季。

       

      “大小姐,”

      李叔敲了敲房门,恭敬地走进卧室。

      “外面有位贵客要见你。”

        李叔是家里的管家,因为现在乔家生意不景气,所以也兼做司机。

      乔一闻声,起身走到弧形落地窗前 ,拉开厚重的床帘,一辆黑色加长林肯缓缓驶入庭院。

      ……

      乔一心里一沉。

    “和他说我不想见他。”

    “这……”李叔半弯着腰,一改平时幽默的性格,显然也知道这次来找乔一的是谁。

    “大小姐,要不……您还是见一下吧。您这样避着也不是办法,况且……我也不知该怎么拒绝……”

        乔一依旧站在窗前,背对着李叔,没有回答。

        雨还没有停,略显阴暗的天空将她的影子映在地毯上,显得格外瘦弱。

      “要不您……”

      “够了”乔一打断李叔明显想推脱责任的言辞。

      “你出去吧,我去见就是。”

        语罢,李叔还想说什么,但又因为害怕激怒乔一,欲言又止。如同进来时一般恭恭敬敬地鞠了躬,退了出去。

        ……

        客厅里很安静,偌大的水晶吊灯照亮每一处昏暗。

        沙发上早就有一个人在等。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高挺的鼻,浓密的眉,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听到有脚步声在靠近,那男人抬起头,向脚步声处望去,眼中流露着无法掩饰的期待。

          乔一着一身黑色连衣裙,一步一步从台阶上走下来。

          裙摆向外微微翘起,显露出姣好的身形。

          见她走下最后一个台阶,男人的脊背离开沙发,坐的笔直,似乎早就想要开口了。

        “我说过,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还是不要来打搅我为好。”乔一开门见山。

        那男人并不急着回答,只是盯着乔一看,眼神中流露着每次看到她才会有的温柔。

          ……

        “我知道,”

        良久,他终于启齿。

      “只是听说你要去S学院,就买了礼物来送给你。”

        说完,一直站在他身旁的随从将一个银色的礼物盒递给他。

        他接过,没有直接递给乔一,而是小心翼翼地将礼物盒上的丝带解开,将盒子里精致的洋装拿出来,似笑非笑地观赏着。

      “很适合你。”

        他称赞着,就像是看到乔一穿上洋装一般。

      “张宸皓,请你注意我们现在的关系。”乔一直视着他的眼睛,“以后不要再拿这种哄小女生的戏法来对待我,也别妄想我们还会有以后。”

          张宸皓看着乔一,突然笑了。仿佛她是一只高傲的小猫在耍脾气。继而将礼物盒放在沙发上,站起身来,试探性地将乔一拥在怀里。

        “我只是想你了。”

          迷人的男性声音有些沙哑,早在看到乔一的那一刻,他就想抱抱她了。

          他们已经很久,很久,

          没有这样接触过了。

           

      “……”

        见乔一不反抗,张宸皓想要将她抱得更紧,贪婪地回味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却在正要用力时,被她一把推开。

        “别碰我……”

        乔一低着头,像弹簧似得退开好远。她深吸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时,脸上写满了厌恶与嫌弃,仿佛他是最可怕的病菌。

        “你还要自以为是到什么时候?”冰冷的声音。

        “我没有爱过你,只不过是为了钱才靠近你,现在钱拿到手了,你还缠着我做什么?你以为你是谁?除了你父亲的钱你一无所有!你连这些都看不透,有时间来找我,倒不如回去好好补补脑子。”

        ……

        雨如万条银丝从天上飘下来,屋檐落下一排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

        张宸皓从未见过这样的乔一,硬是怔了好久,才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小一,我知道是我家人一直反对我们。但是在我看来,只要我们相爱就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挡。我知道你还爱着我,你不要欺骗自己的内心、也不要欺骗我了,好吗?”

      “对,我就是因为你父母的反对才和你分开的,可是自从你爸给了我足够的钱让我离开你,我才发现物质比爱情重要的多。”

      “……”

      “本来一开始是真的觉得很遗憾,但现在看来,你在我心里的分量,大概还不如物质。”

        转过身,眼泪终于肆意地夺出眼眶。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小一,我……”

      “李叔,送客。”

        乔一迈开步子踏上台阶,留张宸皓一人站在空荡寂静的客厅中央,以及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李叔。

        她不敢回头,因为自己早已哭成泪人,视线已经模糊到看不清前面的路。扶着楼梯扶手,拖动着沉重的身躯,将自己重新关回房间里。

            ……(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