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福的油暴虾(三)…随笔


家福把买来的大青虾放在水桶里浸泡,让大青虾吐水,这是清洗的第一遍。浸泡了大约半个小时,他便坐在水桶旁边捞出虾子用剪刀清理青虾头部吃进去的泥沙污物。他的动作娴熟手法麻利,一会便清理出了一大盆。

我在一旁看着家福清理大青虾,心生好奇。怎么家福清理过的虾子的大前爪和长长的虾须还在?于是问家福,为什么不把虾子的大前爪和虾须剪掉?家福回答说,这个不用剪的!吃的时候嘎嘣脆,香着呢!

家福把清理好的大青虾又倒进水桶里,反复搅动清洗,这是清洗的第二遍。家福说,这洗虾子的水倒在你的花盆里浇花,能延长花期促进生长,浇过以后三四天就能看出来效果了。家福此次来宁与上次相隔一年多,说我的花养的更多更好了,我说家福的乒乓球打的更好更转了。

吃过中午饭,家福回房间倒在床上香香地睡了一个中午觉,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他进了我的厨房开始操作。他胸前挂着我给他的齐胸高的大围裙披挂上阵了,我的厨房虽小,可油盐酱醋各种佐料齐备。家福高大的身躯在我那个颇小的厨房里,显得有点转不开来身子。


家福说,我家里的厨房有你这里的厨房三个大。家福说着话,葱姜这些作料已经切好,放进锅里倒油煎炒。煎炒到葱姜有了香味,便倒进去一大盆大青虾,用猛火反复煎炒。一边煎炒一边放进去一些辅助的作料,如尖椒五香八角这些。

大约过了一小时,一大盆红彤彤香喷喷的油爆虾便端上了桌子。这是家福的拿手菜,被我称之为家福的油爆虾。门厅里的小桌上早已放好了几碟买来的熟菜,有家福喜欢吃的酱鸭、夫妻肺片等卤菜和几碟素菜。我们几个人,老朱、金发、王子都坐下了,倒了酒便开吃。

酒是我平时自己炮制的人参酒,入口醇香。各人根据自己酒量能喝多少喝多少,饭桌上不派酒,不打酒官司。大家喝着酒吃着菜,说着些开心逗乐的话,因为家福明天九月二十三号就要回北京,此酒是为家福饯行。

无论外购的卤菜小炒多么美味可口,桌上最抢手的菜还是家福的油爆虾。大伙儿吃着聊着说着笑着,一会儿一大盆油爆虾便见了盆底儿。家福见这情况,对大家说,这个虾子怎么样?大家都说,好!嘎嘣脆!家福笑了,说,什么嘎嘣脆?!看看你们的桌上!


众人给他这么一提醒,都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桌上,只有家福和我面前一个虾腿虾头虾须子也没有,吃的是干干净净,而老朱金发王子面前虾壳虾腿虾须子堆了一大堆。家福嗔怪说,你们这是不会吃!虾壳虾腿虾须子都可以吃。你们这样吃是太浪费了。

老朱金发王子他们几个这才恍然大悟,都嗔怪家福道,这个我们怎么知道!你这话怎么不早说呢!大家又都笑了,继续喝酒。大家吃着桌上的菜,也不由自主地拿起自己桌子面前嘎嘣脆的虾腿虾头放进嘴里咀嚼。家福见了笑着说道,算了吧!桌上丢的就不要吃了,有机会我再给你们做!大家连声说好,又都笑了起来。

家福回北京订的是次日十一点的动车票。说好了明早九点老朱金发到我这儿会合,送家福去南京地铁三号线东大站乘车。家福回北京,正值中秋国庆双节将至。此前,家福已托我买好了四样东西,准备带回北京给家人享用。

四样东西是,南京特产云片芝麻糕三十条,湖北洪湖老菱角三十斤,家用小煎锅四个,图书两本(家常菜3600和汤羹制作法100)。家福回返尚未动身,他购的货物已先行发往北京。

因为家福喜欢烹饪和学习,两本书是我赠送给家福的。赠书小事,家福却很开心。家福是个爱学习爱钻研的人,烹饪也是他的爱好之一,两且对此他是特别的上心。

(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