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子尧的诗第一季

    诗这东西在简书属于小众,即一小撮人在狂呼,一大班人听不到的那种。跟着我一起狂呼的小众们,就是每篇累积不超过一百的阅读量,每篇帮我平均点了2个喜欢(绝对有理由相信很多是手滑点赞)的你们,谢谢!

    在我身边认识我的小伙伴,没有人知道我在写东西,尤其是我出产的这些诗不像诗,文不像文的四不像,有一次我在朋友圈随便发了一篇,半小时后就被我删掉了,为什么?你们感受一下:

我发的一小段


“顺其自然地

做颗小麦

等风

等雨露

等阳光

终于一天

镰刀架在我脖子上

我才想起自己还没有谈恋爱。”


好了,以下是评论:

A:“什么鬼?”

B:“哟,失恋了吗?”

C回复B:“没有恋过何来失恋”

B回复C:“哈哈”

D:“这bi装大了”

E:“这么煽情,人家明天还要上班的”

F:“号被盗了?”

我回复F:“没有……”

G:“不开心?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H:“你们不要这样,人家写得这么认真。”

    就是这样,我就把这首东西删了,而天天在简书码字的习惯也没有跟其他人说,有简书和微博的一些不认识的小众们跟我一起狂欢,也就足够了。

    有些人说,你写的东西不是诗,这个我绝对赞同,但要我找另一个名词去定义,我也想不到,所以就只能将就了。

    由于没有整理,没有回味的习惯,有时候无意中打开草稿,打开尘封久远的东西时,会很奇怪地忘记自己曾经写过这样的文字,有些会看到尴尬癌发作从而马上删了压压惊,当然也有些会让自己沾沾自喜的。

    由此可得

    突然兴起也好,养成良好的整理习惯也好,压惊也好,沾沾自喜也好,一起狂欢也好,以下大概收集了2014年写过的东西(改了一个很好听的中文名曰“第一季”),聊作纪念。



《黑夜》

黑夜是幅画

我徘徊在画的里面

不知是谁把

我填上颜色

真是一个混蛋。


《短线》

司机善意提醒我

这是短线

我嗯

像苍蝇般自信


没有过站的烦恼

没有中途下车的鬼魅

我躲在角落

享受被遗忘的快感


那遥不可及的远方

我不用为了你

苦等

也不用因为不可及

伤身

我只求半路

那可爱的途中


一抹阳光把我照醒

车厢已经

空无一人


司机把我轰下了车。


《无题》

缘起?

缘灭?

可笑得无聊

那年初夏

我站在不该的位置

对着不该对着的方向

看到自己深信不疑的东西......


《宁》

凌乱得

像雾

空出来的眼神

流连在

不眠的月

没有你的夜

世界少了一半

留下了

眼前的泛黄

和远处狂吠的狗。


《晴》

留心

听你画下的每一串音符

化作飘散的雨

寂寞了时光

就这样

被你洗脑

一尘不染


飞鸟

鸟儿已经在催我了

她们总在嘲笑

不会飞的人类

可笑

待我长大

能听明白鸟的说话

于是

挥动起没羽毛的翅膀

却扬起了成堆灰尘。


下雨的夜

她说

下雨的夜

别抬头看天

脸会着凉

她说

下雨的夜

别抬头看天

伞会哭

她说

下雨的夜

别抬头看天

会溺死


我又突然想起那个    静悄悄的你    说什么飞星戴月    从未醉醒    那一年呼天不应    思念的人      夜半敲门。


小时代

街道安静如雪    空气薄如微丝    一簇梨花散落    脏了一地    这个没有怪兽的时代    我看到超人蹲在阴沟旁哭。


周末

小方书    长藤凳    橘子花兰    泡淡了红茶    烘焦了面包。


疯子

旧日里穿着白色的鞋    涌动在发霉了的人群    理发店前不懂聊天的话痨    是个永恒的疯子。

海鸥之夜

海鸥已被高楼割断    残肢拍着我的窗    呼呼呼    我蜷缩着    念着诗    咒语般赶走灵邪。

莎翁(一)

国王的佩剑    刺向皇宫中大吼的幽魂    装疯卖傻的人    厌倦了肤浅的藻饰    他乖戾的目光    踏破了东边的山麓    当生和死不再是个问题    当灵魂掩埋于千个毫不相干的路人    当善良不再因残忍而崇高    此刻舞台深处    王子掩面    哭给谁笑。

莎翁(二)

精灵闪着满身的药水    引诱你吻我    跨越千年的仲夏夜    衰草枯杨    你走入我的伞    我跳上你的肩    凡人无法听见精灵的诗    花间曾有一只带血的飞蛾   撞着暗灯伴我安眠。

莎翁(三)

唾弃无爱而苟活的孤魂    罗密欧的天空    经久天蓝    生一场华丽的病    做个飞花般的梦    一吻一生    带着甜苦生死相随。

小店

这座城奔忙得有点洁癖    雪崩过后    一白无涯    台面上竖着蜡艺    熏出伪文艺闷骚的气息    看着远处一片玫红    握着廉价的咖啡杯发呆    我问春天    你在小城可好?

无题

蜻蜓扑了个空    瞬间的沉默如断了的弦    消逝无声    风的轮廓    缠绵流淌结成手心的霜    安静安静    给我一首歌的时间    把琴声哼进诗的结尾。

此刻长街在摇晃    梦在我右边    月亮在另外一边    留低找个同病的人相爱    治好刻骨和铭心。

小丑溶妆

交给我    抓着气球的手    爱如小丑融掉那妆    鼻子长了便成木偶。

幸福牢笼

幸福的牢笼里    烟火围绕    抓着旗令的天使    骤起一阵阴风    幸福的牢笼里    泥土吹松     黑白的襟花不红

城墙

绵绵的沙漠燃起了烟火    与星宿相会    比爱火耀眼    飞灰洒向那座废弃了的城墙    城墙底下一只猴子拿着铁棒走过    很像一条狗。

我还记得

我还记得    外婆买的糖    黏住了滑梯    我还记得    秋千荡起了黄昏    摔死了蓝色的猫。

我放的风筝你看到吗

风筝在风光上飞    失散的手臂现形    迷宫作画    柔弱的坠落感悟太轻    写诗的人可以证明。

数学

欧拉和高斯还在喋喋不休    文字的排列组合是种数学    气死一群文科生

神经病之歌

秋风把十月吹得像秋    酒馆里激动的人儿喝了杯酒    这夜来不及伤风    我看见了你    正如你没有看见我。

小巷

梦幻里躺着一条垂死的小巷    行尸遍地    小伙伴们都翻墙走了    来不及带上我    梦幻里躺着一条垂死的小巷    那里的十月没有风    风铃总在诡异地响    梦幻里躺着一条垂死的小巷    美得不惹尘埃。

小孩

哪家小孩提着裤丫    哼着童话    什么都不怕。

梦中梦中

你又伪装成梦    闯进来了    这次又是来去匆匆    没有始终    你又伪装成梦   闯进来了    我竭力用双眼迎着风    把你装进玲珑山中。

狂奔人

从开始到结束    从呼吸到窒息    奔波中灵魂骤变    忽然雨洒,路边开花。

按时长大

此刻的夜幕寂静    绵绵乏味的跳动    如我们    正按时长大。

安徒生

谁又在呼唤    洁癖的灵魂    我有一堆故事    不知说给谁听。

无题

你还是那样固执    吃辣时一声不吭    回忆里发黄的校舍    还吹着呛鼻的风。

三藏(一)

悟空你又不乖了    快收起铁棒    别伤着了妖魔鬼怪。

三藏(二)

八戒你又变成人样了    钉耙也不好好拿着    凭什么保护师傅。

三藏(三)

悟净    不要抬了    上马来代替为师取经去。

文艺之路

数学家暴露在阳光下    裹着棉被    安详的紧闭双眼    他没有死    只是坠入了文艺。

雨果

我相信    在那遥远的明日    有一艘大船    船外面是湛蓝的天    天外有我的胸怀。

就是那辆列车

就是那辆列车    装住了我的诗    不知所踪。

倾国倾城

暗灯下有你剪影的危墙    碎落一地锋芒    我愿化作繁星结识你    一夜倾国倾城。

听,那声音

听    那声音越来越近    激进分子在狂呼    “弊了那群小清新,弊了那群小清新......”

心经

依般惹    生万物除名    缘来不灭    野狼自有声。

断了风筝的线

断了风筝的线    跟颜色一样轻    喂别走    那悲伤蠢死了    像只卖鱼的猫。

流浪

原谅我    忘记了盛装出席    我喜欢    喜欢素颜的额头    原谅我    悄悄地去流浪了    这次依旧是素颜    连影子都没带上。

蔷薇

你常把我当作玫瑰    可我是蔷薇啊什么?无所谓?那请你出去吧外面有风信子、茉莉、杜鹃、曼陀罗、百合、迷迭香、白玉兰.....

造梦的时候梦到自己的脑洞

自从你精雕细琢后    我就不爱你了    脑袋中炸开的银河系    是只被天堂辗过的蝴蝶   那都是    洗脑后的精华。

今天我开始等你的快递

我是那个祈祷的人儿啊    上帝    从今天起    我开始等你的快递    别忘了发货。2014.11.11

小明

我问小明    你怎么又躺下了    他说:“这里是火星    不止一个黎明。”

喂蚂蚁

我很想    把饼干打碎    在十字路    闲逛    喂蚂蚁。

了不起的草鱼

我是一条了不起的草鱼    撞坏了潜艇    等雨伞    等暮雪   我的晴天没有太阳    只有你在涂鸦。

凶案现场

死者的身份是    海边沙滩上星星的影    凶手是写满符咒的孔明灯。

那天

那天见到你我    笑成了傻逼对你说:“别哭,傻逼。“

想说的话被狗叼了

大地高潮后    遗留下黄叶    白雪在烦恼世界安好    咿呀,咿呀   别跑    可恶的猕猴桃。

是什么拯救了世界

我有一座城    城外有维也纳金色的语言    我有一个岛    岛外有后天执着的落日    我有一片天    天外有琴海反复的清风    我有一条路    路边是载满回忆的末班车    我有一幅画    它用宿命吓死了晴天    我有一个愿望    它用回声唯美了承诺    我有一个秘密    里面有微光    没有泪水。

凉城

天空散发着该死的清凉    叶里的玫瑰已入梦    空城的西部    精致的情绪漫无目的地飘    它    说让我一次迟到个够

丽莎

有人说    蒙罗丽莎是个男孩    我不信    我只相信达芬奇的眼泪。

废墟

啃云的兽    在天空偷偷地愉快    它要在黑夜前    把废墟照亮    寻找血。

大灰狼爱上了小白兔    狂暴的人笑他    侮辱了狼族    妖灵收了他    半颗心放进口袋    遗忘蓝眼睛    熄灭柴山的烟火    在童话世界里燃尽    东风又盛开在半夏的左岸    小白兔露出小脸    半美半萌    半倾城。

小明过来

小明过来    尝尝宅男童年的果仁    小明过来    看那个爱啃指甲的小孩    脸涨涨的    像皮卡丘的腮红    小明过来    跟你介绍我的闺蜜    是星星生来就是捣蛋    小明过来    这是我爱的胡桃夹子    寂寞时会发光    小明过来    这是三八线    对面是以往的风尘    小明过来    打开这瓶雪碧    全世界的猪都会笑    小明别走    你还未说再见。

你不知道的事

你知道吗    因为你的缘故    我才会爱上这个世界    徘徊在冬天的人儿    即使问不到路    又有什么所谓呢    正如最懒惰的人写起了日记    神经只是一朵还未绽放的蒲公英    我爱上的这个世界啊   告诉你我爱上了会做饭的吃货    每天的微笑感染了嘴巴    她说天蓝的天,蓝蓝    静静冬日,静静的天。

黑眼圈的熊

难过的时候    叼一根棒棒糖    我是一只黑眼圈的熊    不作死    不舒服。

双脸人

我喜欢在屋顶上吃苹果    苹果芯落地    留下屋顶上    双脸的人    一脸轻松    一脸轻狂。

时代在变

时代在变    只有风吹没有离开    你我终成好友    谁在见证    谁的眼泪白流。

呵呵

天冷了    想哼首歌    记着记着    我的一生也在笑呵呵。

影帝

允许我来讲解一下这场戏    记着    这是场有深度的戏    你们都要像丢了蜡笔的小新    像掉了一片花瓣的蔷薇    像雨中不撑伞的蘑菇     像碎了的音乐盒    像无法无天的猴子    像高端订制的涂鸦   像回忆不起的气质    还要像......像......像......好了相信你们已经明白了    影帝们   现在开始你们的梦   它经已浅浅的醒着。

我希望

我希望    趁着时代还有半分醉意    把悲伤变成流行。

无题

诗里有毒    隔壁家的猪也是这么想的。

快乐

有些路啊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不经意的出现    急功近利地消失    路边的精灵啊    喜欢给人锦囊    上面写着孤独的人    别惹快乐。

没什么就别醉了

打开衣柜才发现    自己躺了进去    很多猫啊很多鱼啊    一起跳舞    哼哼哈嘿    哼哼哈嘿    别吵了别吵了    再吵我撕票了。啊啊啊    醉这东西真的很无聊......

螳螂

路边有只嘴馋的螳螂    把老婆吃掉了    然后又想念老婆了。

小企鹅

小企鹅不喜欢冬天了    伪装的圣诞老人    骑着驴子骗走了它的翅膀    呼呼呼吹的风啊    嘲笑光脱脱的它    从此之后    小企鹅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想

我想    把老板打死    睡个好觉。

就像一睁开眼    世界没有了诗意    就像这个圣诞    忘了下雪    就像耶稣爱你。

 》

因为    主动是种病   所以有了诗

无题

别嫌弃我    我太过煽情    许一个愿   许个愿   请你倾慕    倾慕这涟漪做的情书。

朋友    我们相爱吧    别管世界。

奔跑吧

北风吹呀吹呀吹呀    逆风奔跑的男孩    跑呀跑呀跑呀终于    跑进了风里的温柔。

无聊的时候你会干什么(一)

红酒    咖啡    酸奶    汽水    选一种    倒掉。

无聊的时候你会干什么(二)

你的城市下雪吗?我的不会    你的名字多少划?我21    你喜欢齐刘海吗?我帮你剪。

无聊的时候你会干什么(三)

我问你什么花,一碰就香?如果你是咖啡,你会把自己喝下去吗?

无聊的时候你会干什么(四)

无聊时别逗我    我很容易疯    你爱我    我就爱你。

无聊的时候你会干什么(五)

地铁里的陌生人    请你们把借我的过    全都还给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