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Nervos

Nervos整体架构的由来

区块链是trust machine ——创造信任的机器,它出现之后,人们开始思考,区块链网络是不是可以成为世界计算机,所有人都可以在上面搭建和部署应用,存储数据,陌生人可以完美的协作,取代原来的古典互联网。

不过,其实在区块链出现之前,我们已经有了这样的世界计算机---云计算。和云计算相比,区块链的劣势很明显,云计算平台支持几乎无限的吞吐量,提供用户间完美的隐私保护。区块链拼得过云计算吗?

我们知道区块链为了达成尽量大规模,甚至是全球范围的共识,避免中心化作恶,创造信任,恰恰就是牺牲了效率。区块链的强项本身就不在效率,你让它怎么和云计算去拼呢?或者说,它压根就没打算和云计算拼,也没打算成为世界计算机。

其实,我们应该仔细想想,人们想要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计算机。效率刚才说过了,因为所有人都要在这上面工作,老是堵可不行,这一点古典互联网很擅长;还有一个就是信任,这恰恰是区块链可以带来的,而古典互联网不具备的。既然把这两个要去都交给区块链完成,不太现实,效果不好,那么有没有可能,将系统的功能分解到不同的层级,效率交给古典互联网,安全和信任交给区块链呢?

Nervos的首席架构师Jan在《加密经济的信任引擎》中说到:

从架构的观点来看,将一个系统的整体功能分层或分解,交给不同的功能层或是功能组件去处理,是一种优于将所有功能都耦合在一个单体中的设计模式。我们甚至可以说解耦是所有复杂系统设计的核心。

现行的互联网就有类似的分工协作系统:PKI (Public Key Infrastructure)只关心身份和数字证书的管理,数据的加密传输由 HTTPS 来完成。比如说,当用户访问电商或者银行网站时,就是通过数字证书以及 HTTPS(HTTP over TLS)协议来建立安全链接。

而且,PKI本身就是一个分层的架构,底层的根证书颁发机构是整个信任链的起点,受到所有互联网用户的信任,这种信任通过证书链,最终被注入整个互联网。根证书颁发机构只做证书管理这一件事情,不关心上层的业务逻辑和数据交互等信息,它们是整个互联网信任体系的“引擎”。之所以“引擎”两个字要加引号,是因为根证书办法机构是人管理的企业,而不是机器。这是古典信任网络的唯一问题。是时候该区块链出场了。区块链刚好可以成为那个无需依赖第三方的信任链的根。

Nervos是什么?

立志成为加密经济的引擎,Nervos 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多层设计的网络,而非单一的区块链;将底层主链(Layer1)与应用链 (Layer2)分离。

底层主链(Layer1)的工作是保证整个网络的安全,采用拜占庭容错和POW的混合共识机制,核心模块是 Nervos CKB , CKB 位于 Nervos 网络的最底层(我们称为 Layer1),是一个全新设计的公有链协议,是 Nervos 网络信任链的根,是整个 Nervos 网络的安全之锚。

负责为 Layer2 应用链提供安全性保障、以及治理和仲裁服务。只有在 Layer2 的运营节点作恶,产生信任问题时,用户才需要与 Layer1 交互,提交密码学证据给 CKB,CKB 根据证据和事先确定的规则进行仲裁,由此保障 Layer2 上协议的执行

应用链 (Layer2)的主要工作是计算,Nervos AppChain,为承载商业场景和 DApp 应用提供高性能方案。采用来自秘猿科技的基于微服务架构 CITA 为内核。CITA 作为成熟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在过去两年中成功地支撑了多家银行和金融机构的区块链创新业务。AppChain 在 CITA 基础上专门针对商业应用做了大量改进,包括支持灵活的激励机制(原生代币经济模型)和治理机制(通过智能合约进行记账节点配置、权重分配等)。Nervos AppChain 主要为 B 端用户解决「搭建区块链困难」和「开发区块链应用困难」这两个区块链落地的核心问题。

简单来说,可以把Layer1底层主链比作是法院,各种商业活动并不发生在这里,但是这里记录着一些重要的数据和规则,一旦出现问题,法院就会介入进行治理和裁决;而种类繁杂,丰富多彩的商业活动,信息和数据的交互都发生在Layer2,这就好像我们所生活的,熟知的那个世界,形态各异,运转高效,而这个世界运转的底层规则和信任,都源于Layer1主链,来自法院。

Nervos的竞争力如何?

1 毛豆爸毕竟不是技术出身,无法从技术的角度来对比。昨天我在Nervos的星球里看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比喻,被评为当天的留言最佳:

这个比喻非常的精彩,可以理解为以太坊本身设计之初就是要直接承担具体的应用搭建和部署,没有考虑到第二层网络,所以想要接入第二层网络,设计上需要作出很大的修改和大量的验证。

2 今天又读到Daniel的文章,提到以太坊第二层网络扩展方案的问题:

第二种是将交易从主链剥离,放到链外,即第二层扩展方案。第二层方案必须充分得到主链的支持,但是主链本身作为通用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从优先级上很难对二层方案给予最好最直接的支持,这是为什么雷电网络,状态通道,从论文提出到现在都已经五年过去了,已然难以实施普及。

以太坊已经有应用每天在上面运行,主链在应付日常的工作之外,很难照顾到第二层网络,会阻碍扩容方案的实施。

3 还有一点,以太坊是图灵完备的,确实给编写智能合约增加了灵活性,但也会增加其复杂性。越是复杂的系统,越脆弱。程序也是一样的,特别是程序达到一定的规模,就会存在很多的漏洞和意想不到的逻辑出口,即使经过审计,还是无法避免隐患,这就给黑客攻击带来了空间;而Nervos,毛豆爸理解,它的编程语言会根据不同的业务场景进行特殊定制设计,开发者没有太大的灵活性,反而可以减少出错的机会。

Nervos 团队

从官网的信息来看,Nervos 核心团队由深耕区块链多年的工程师、专家和学者组成。

首席架构师谢晗剑(Jan Xie)曾作为以太坊的 Core team member在以太坊的 Research team 跟 Vitalik 一起参与了 Casper 协议的早期研究,设计,实现,并维护 Pyethereum 项目;秘猿科技创始人兼CEO ,而Nervos的团队有很强的秘猿背景,所以谢在Nervos虽然是首席架构师,但是估计话语权不小。

CEO 太檑(Terry Tai)是云币网和 Peatio 交易所的核心技术人员;猿秘科技首席产品官。

首席科学家张韧曾为 BlockSteam(Bitcoin 核心开发团队)工作,是 BlockStream 团队唯一的中国人。

COO 吕国宁(Daniel LV)imToken,云币前CTO,Ruby-China联合创始人。

从项目官网的展示页面来看,整个核心团队的构成以技术人员为主,几个Co-Founder 都是技术出身,而且都有任职区块链公司相关岗位的经验,和其区块链基础设施公链的定位还是比较匹配的。不过,市场社区运营只有一个人。

从内部知情人员了解,在7月份之前,整个市场运营只有3个人。对于一个公链项目来说,生态是异常关键的,没有市场推广吸引开发者开发应用,也就不会有应用的爆发,和之后的用户流量,技术做的再好也没用。而7月,公司获得 2800 万美元私募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内外十多家机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万向区块链领投。现在市场运营推广的团队已经扩大到10多个人。

其他

Token

团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币,从路线图上来看,Token generation 要等到2019年2,3季度主网上线以后,这一点相比中国很多pump and down 的团队,还是要靠谱很多。

精神

Daniel在《为了更好的世界》中写到:

用技术改变世界,是我们的信仰

下一代的区块链应该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我们想了整整两年,Nervos Network 的整体设计,就是我们的答案。我们已经正式对外发布了 Nervos CKB 白皮书,未来对经济模型的设计,共识算法的设计,以及其他核心组件的设计白皮书会陆续放出。既然我们已经想清楚了下一代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与其继续等待,不如我们自己来,我们过去交付过的成果可能比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区块链团队都要多。

毛豆爸很欣赏团队所展现出来的自信和勇气。

总结

1 整体看下来,毛豆爸对Nervos“加密经济引擎”的理念还是比较认可的;分层的系统设计,可以兼顾安全,去中心化的特性和高效。

2 相比以太坊的众多扩容方案无法得到主链的支持,Nervos解决方案从设计之初,就考虑底层公链协议对第二层网络的支持,开发和应用应该会比以太坊的扩容方案更加顺利和容易落地。

3 团队以技术人员为主,符合底层公链的定位;市场推广团队正在扩充,前期知名度不高,社区热度不够的问题,应该会有所改善。

4 主网上线前不发币,说明团队对自己有信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