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20)

字数 3890阅读 148

信仰

2000年,高一一段时间,歌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羽泉的《冷酷到底》,刘德华的《冰雨》,伍佰的《浪人情歌》,周华健的《忘忧草》,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等一大批久经传唱的经典歌曲纷纷涌现,在校园里风靡无限。

但一些经典老歌曲也永远少不了它们忠实的拥趸,比如李阳喜欢《大海》《我的未来不是梦》,闫阳喜欢《独角戏》,宋南极喜欢《信仰》,还有一群人喜欢《伤心1999》。

自从对那位坐在自己前边的女生有了好感之后,宋南极便变得不太正常了,尤其变得不爱冥想爱遐想了。

除了吃饭睡觉踢足球的时候,宋南极的脑子几乎一松懈下来就会有一个影子在脑海闪现出来,挥之不去。

杰伦兄曾说过: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离不开暴风圈,我来不及躲,我不能再想。

通过某天夜里的促膝长谈,宋南极发现被这阵龙卷风袭击的原来不止自己一个。

2000年十二月初的一天晚上,晚自习结束了,熄灯号吹过了,同学们的谈心时间正式开始。

谈心正式开始之前315的兄弟们还都要用点晚膳。这个晚膳就是陪伴了哥儿几个很长时间的《北方快车》电台广播节目。

《北方快车》是省人民广播电台经济频道的一挡新闻直播板块节目,自1993年十月一日开播。1999年一月《北方快车》进行了改版,全天分三个时段播出,分别是早上7:00-7:40的《北方快车▪晨光号》,中午12:00-12:40的《北方快车▪阳光号》,晚上22:00-22:30的《北方快车▪星光号》。

在那个看不了电视,玩不了电脑的时代,校园里的学生们为数不多能够“闻”一下窗外事的途径似乎也就剩下收音机里的广播了。

“盼虎,来来来,别光你自己听啊,拔了耳机,叫大家伙都听听咱们这个《北方快车▪膀胱号》。”李逵笑着说。

“李逵,你嘴里能冒出句人话吗?”闫阳将刚洗好的袜子从暖气片上取下来,放到李逵的嘴边,“你再瞎叨叨我把这袜子塞到你嘴里。”

——闫阳,原名叫旭光,所以李逵经常以“膀胱”称呼对方。

“闫阳,我说啥了?”李逵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笑嘻嘻地说,“昂,你就说我怎么你了吧?俺就说:咱们听听这个《北方快车▪膀胱号》吧,你在那儿自觉屈啥呢?俺又没说,哎,大家或儿听听《北方快车▪旭光号》,对不对嘛?你要是承认我刚才那是说你的,哎,那你就把袜子塞到我嘴里,我啥也不说了就,行不行?”

“李逵啊李逵,你就欠该叫吕艳梅管管你。”对面下铺的李金忠说。

“吕艳梅,她算老几啊?还管管我。王钟,你什么时候和人家尹连红表白呢?俺们可是都等着你的好消息呢。”李逵迅速岔开话题。

“皇帝不急你太监急,你什么时候对人家周晨霞表白啊?昂,李逵。”情哥赵青怪笑着说。

“我什么时候表白?”李逵冷笑一声,“你什么时候敢对人家李玲梅表白我就敢对周晨霞表白。”

“真的假的?我说你也说。”

“真的,老情,谁怕谁啊!”

说到这里相比各位都明白了,现在宿舍里被某龙卷风袭击的现在有这几个人。

赵青,老情相中了李玲梅。

李金忠看上了尹连红。

李逵待见上了周晨霞。

现在宋南极又恋上了赵月,加上之前闫阳早就有了自己的某梅,以及后来才承认自己暗恋娃娃鱼的李阳。几乎是同一时间,一个宿舍六人中招,堪称一大奇观。

简单介绍一下几位女生:

李玲梅前边提过了,不再赘述。

尹连红,女,民族汉,学号2号,身高168CM,体重105斤,齐肩短发,体态丰腴,学习优良,作风顽强。除了学习成绩好,作为曾经初中校篮球队成员,尹连红同学篮球打的也是相当不错,曾经率领六班横扫同届其它班队,勇夺NO.1。

周晨霞,众人口中的班花,马尾辫齐刘海,喜欢笑,喜欢穿一件红色妮子外衣配蓝色牛仔裤白色运动鞋,时尚而动感。周晨霞喜欢打乒乓球,她和她的同桌吕艳梅都喜欢,也都是女生中的高手。

娃娃鱼,真名李新玲。娃娃鱼这个外号是李逵给起的,恰如其分。此女虽说模样不赖,但说话又嗲又细,还带着颤音儿,身似秸秆,走路无根,堪称迷你版林志玲。后来与另外一个干柴男走在了一起,被李逵背地里称之为“JFYF”。

这些女生虽然各有特点,参差不齐,但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她们和喜欢他们的这些315宿舍的男生都是前后桌关系。后经证实,班上因这种前后桌关系而产生爱慕之情的还远远不止他们几个。可见这种近距离产生爱的情况在荷尔蒙爆发期的高中表现的尤为突出。

距离产生美这句话在某时确实是错的,大错特错!

大家伙聊着聊着,不知道谁突然注意到了一只沉默的有点不对劲儿的宋南极身上。

“哎,老宋今儿个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句话也不说啊?”

“老宋?睡着啦?”

“嘘,你们别打扰人家,老宋正想他那梦中情人呢。”老情淫笑着说。

“老情啊老情,我都不知道该说你啥好。你当别人都和你一样行不,没事就想想女人啊?哎,老宋,对俺们说,你想咱们班哪个闺女呢?说出来叫俺们给你出谋划策,争取赶紧把她拿下。”李逵坏笑。

“一群老不正经。”被打断臆想的宋南极笑骂,“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脑子里能想点正经事吗?一天到晚除了女人你们还有别的东西吗?唉,悲哀啊!”

“不想女人难道俺们想男人吗?”李逵说,“老宋,你就别装了。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待见咱们班那个谁,是不是吧?”

“谁啊?李逵,你早就知道啦?”李阳紧跟着问。

“咱什么事不知道啊,呵呵。”

“你知道个屁!”

“咱们这么着,老宋,我说出个人名,要是对,你就别说话,要是不对,你就当我放屁呢。怎么样?”

“老宋,你叫他说,你叫他说。”闫阳兴奋地说。

“我这可不是瞎说昂,我这可是有根据的。”李逵趴在被窝里说,“根据我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个规律,什么规律呢?那就是咱们这几对昂,不光是咱们,咱们班这几对,嘿嘿,它都是前后桌。李玲梅和老情是,我和周晨霞是,金钟和尹连红是,付志杰(走读生基本不睡宿舍)和卢红苗是,杨旭艳和林黛玉是。所以,我猜老宋这个也和他是前后桌。”

听到李逵的分析,大家伙愈发想知道答案了,宋南极的心也愈发紧张了。

“李逵,别看你平时这个嘴满嘴放炮,今儿个这番话倒是说里有几分道理昂。”闫阳说。

“你叫他接着说。”王盼虎说。

“所以,我猜老宋的梦中情人就是——ZX——”

“去——”李逵刚冒出俩单词,宿舍里包括宋南极在内的几个人都集体开嘘了。

“赵霞那是不可能滴。”李逵及时改口,“这个人是谁呢?赵月,没跑!老宋,我说得对不对吧?”

全宿舍瞬间安静了。

宋南极在黑漆漆的夜里无声的笑了。

三秒钟之后——

“哎呀,老宋啊,我就说你这两天看人家赵月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呢,原来心怀不轨啊,哈哈。”老情发现新大陆似的叫。

“老情,你就是个事后诸葛,要不是我说出来你能发现吗?”李逵得意地说。

“老宋,赵月人家可是个才女昂。我看她平时也是比较清高那种,你选得这块骨头可是有点难啃啊。”李阳略有担忧地说。

“李阳,你这是说啥呢?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怎么能行呢?”王盼虎说,“才女怎么了?咱们家老宋差吗?论学习也不比她差,足球踢的又好,人长得又帅。放心老宋,我支持你把她拿下。”

“就是,赵月她再牛逼能比咱们老宋还牛逼啊?”李逵说,“再说了,我看人家赵月对咱们老宋也有点那个意思,嘿嘿,咱们这眼神你还不信啊?放心老宋,我和盼虎都支持你把她拿下,当俺们的弟妹。”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对她表白啊?”李金忠问。

“表白?这,这事我还真没想好呢。”宋南极实话实说。

“这种事老情有经验,你让老情教教你。”李逵说。

“李逵,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有经验了?”老情谦虚地说,“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初恋,知道不。”

“初恋?你说这话也不嫌臊。你都不知道是第几茬了,还初恋。”李逵挤兑他,“你要是初恋,那俺们算啥呢?俺们就是唐僧了,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狗屁,就你还唐僧?你当我是猪八戒啊?”

“哎,老情你总算有了回自知之明。”

“滚,我要是猪八戒你就是沙和尚。”

“那也比你猪八戒强。”

“哎,你俩别叨叨了。咱们在这讨论人家老宋的终身大事呢。”李金忠打断了二人,扭头对宋南极说,“老宋,你什么时候开始对赵月有意思的?”

宋南极想了想,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觉着这恋爱就像喝酒,是一点一点的,前两盅基本没感觉,真正觉出有感觉的时候早就喝大了,哪儿还能记起来什么时候喝醉的呢。”

“草,老宋,你这句话绝对精辟。”李逵深有同感。

“那你准备时候对人家赵月表白呢?”闫阳问。

宋南极想了想,说,“我,明儿个。”

“明儿个?”全员惊呼。

“嗯。”宋南极坚定的点了点头,“我想好了,这其实没多么复杂,就是一句话的事。”

“看,看,看人家老宋多么牛逼啊?”李逵叫着,“什么是男人呢?这就是。做什么事绝不瞻前顾后,拖泥带水,说表咱就表,你表我表全都表!”

“那你明儿个也表,李逵?”宋南极问。

“我啊?”李逵讪笑一声。

“他,他就不是个男人。”闫阳说。

“我不是?你是?”李逵反驳。

“我是。”

“你是啥?”

“男人。”

“我怎么看着你不像啊?来,证明给俺们看。”

“我不用证明。”

“是不敢吧。”

“是不用。”

“是不敢。”

“你又不是女生我怎么证明给你看呢?”

“没事,你就当我是女生。来,证明给我看来。”

“那你过来。”

“我过去?你过来。”

“你过来。”

“你过来。”

“你过来,过来我叫你知道啥是真正的男人。”

“你过来,过来我叫你知道啥是真正的女人。”

“你们这对奸夫淫妇别叨叨了,行不行啊?”金钟打断了他们,“你们脱了裤子钻到一个被窝里不就知道谁是真正的男人谁是真正的女人了吗。”

“好了,今儿个就到这吧,睡觉觉。”宋南极打了个哈欠说。

“就是,睡觉睡觉,咱们都别打扰人家老宋了,明个儿可是个重要的时刻,关系到老宋下半辈子的幸福,可得好好想想到时候怎么说。老宋,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咱们打好这关键一仗。”

“就你话多,赶紧搞定你那周晨霞吧。”阎旭光说完扭过头捂着被子睡觉了。

“老宋,事成了请俺们喝酒昂!”王盼虎笑着说。

“对,俺们可都等着喝你的喜酒呢昂!”李阳说。

“嘿嘿,八字都还没一撇儿呢,听天由命吧,睡觉。”

宋南极怀揣着对爱情的美好向往,慢慢进了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