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的狗子们(二)

怼天怼地怼舍友,狗子窝日常开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初见我时,你们说我看起来就很高冷,感觉很不好相处。我笑纳了这句话,时间的力量那么大,那时候仰着头一脸不开心的高冷姑娘,变成现在没心没肺总被你们打趣的傻大妞。

很荣幸与你们分享我的喜悦,还有我的狗子们,接下来进入正题,互怼日常。

“我们明上起床去嗦粉吧!”老三总在晚上提出这个想法,一般我们的反映如下,“不存在的”“想吃粉起码得提起早床,你起得来吗?”“你天天这么说也没看你下来。”噗,是不是都在怼?

之所以对吃粉这么有执念,源于大一开始上完早自习没课就一起嗦粉,不过主要集中在上学期,因为第二个学期就总是课,压根聚不齐。到了大二,没有早自习,可是一般第一节都有课,有时候一上午都是课,得不到的才总惦记,于是嗦粉就成了执念。也许有人问为什么不起早一点?当然,是因为我们都想多睡一会,课太多晚上睡得晚早上自然起不来,所以我们完全理解不了别人为了化妆提早半小时甚至一小时拾掇自己的行为。毕竟是糙汉子,于是早餐基本是这样的,要么排长龙买包子或者粥什么的,要么饿着,要么去商店,要么自己带吃的(平时屯粮)。毕竟食堂小人流量大,到处都是人。

我们寝还买了体重秤,于是日常变成了,“哎,我瘦了耶,瘦了两斤。”欧,那个秤坏了,你就是上了个厕所,别想太多。上厕所变瘦是不是有点重口味,可这就是我们寝的画风“我刚吃饱了,果然重了几斤。”那我也来看一下,瘦了,我每天晚上跑步也没怎么瘦,天天跑十多圈,好像腿长肌肉了。(老二天天和基友约着跑操场,一圈四百那种)“没有”,一般是老五拖长了音“你脸小了,真的。”其实我天天和这群狗子待一起真的不知道有啥变化,不过女孩子都在意体重,虽然都是糙汉子。那时候玩跷跷板,我把老五翘起来了(注:老五是个比我娇小的妹子,我看着瘦身高在这),老二也就是舍长,我习惯喊舍长,一坐上来我下不来了(注:舍长不到一米六,圆圆的肉肉的),甚至在发现有人把她翘起来的时候特意说说纪念,噗,我们基本在说说下面搞事情。

我经常和老大走,每一回我说我长高了,总是怼我,“不存在的,你还是矮。”╭(╯^╰)╮,我就比你矮那么一两厘米,了不起,真的是。这一回国庆八天长假她剪了头发,发微信说自己的脸看起来更圆了,结果老五评价说,放心,老小的脸更圆。那一瞬间好想干架。因为我就是老小,当初寝室排名死活要当最小的,其实老大最小我倒数第二。老二还在吐槽这俩字自相矛盾,呵呵。我就是小仙女我就任性,动不动就想掀翻友谊的小船。我本来脸瘦,结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越来越圆,脸颊上都是肉,我表示这是在给我弥补小时候的遗憾吗?我从小就瘦,营养不良那种,来到大学,日子过得太安逸,长肉了,每回回家亲戚都很欣慰,我姑姑就说我长得跟竹子一样,简直戳人。可是不代表我听到这句话不想打架,回来在寝室讲到我说想干架,老大不干,老二就反问你不是武力值最高的吗?老大就说不想残害室友,我怕是碰哒鬼。

自从待在寝室,简直每时每刻都想干架,内心戏越来越多。老二总说别骚。噗嗤。因为我是个戏精,那撒娇的尾音简直逼着她们想掐死我,我还成功把老五带坏了,玩王者动不动就哼,当然她那魔性的台湾腔,可能不是很正宗,不过老二有时候就在搞事情。戏精好多怎么破?寝室流行语:你想多了,没可能得,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感觉一群子奇葩,就是这样,我画风清奇的狗子们。对了,告诉你们,她们还来简书围观我了,感觉自己无所畏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提笔忘字,忘了天,忘了地,忘了存在 忠孝两全,害了自己,害了所有人 夜深而朦胧,风劲而冷酷 是风在吹我 吹牛 吹牛...
    吉他与天使阅读 60评论 0 0
  • Author:杜七 Date:2016.01.16 简单的数据,简单的分析 简单的数据,复杂的分析 复杂的数据,简...
    杜七阅读 136评论 1 0
  • 2017年 8月22日 星期二 晴天 诚实诚信是非常重要的。总裁范德士先生总是提醒我们,我们的产品是已经很好 很有...
    新加坡秀英阅读 12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