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灯柔尽心,城凉染薄吟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晨屹

你不知道的是,他一直都在。

我想,你应该能感觉得到。

【1】

白色的窗帘随风飘扬的异常有力,窗户外面的风声似乎很大,只是和正在发呆的我相比却显得那样的无声无息。

独处在屋里的我,在这一刻,左手里的杯子毫无声息的摔落在地上,杯子碰触到米白色的地板,那声音惊心刺耳。

可是我知道刺住我的不是那声音,而是右手里那张从那书里散落出来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不仅深深的刺伤了我的眼,还刺伤了我的心。

默然的蹲在地上,呆呆傻傻的捡着已经碎了的杯子碎片,只是再怎么小心也还是抵不过碎器的狠厉,鲜红的血说着手指末端直流而下,似是被框卷的太久,终于得到了释放一样,无人能止住。

阿旭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景象:我像丢了三魂七魄一样,就那样傻傻的看着那张还在一直滴血的照片,鲜红的血在照片上慢慢的散开。

阿吟,你没事吧。

看着阿旭紧张的拿出毛巾,为我包扎受伤的手。心里的愤怒一下子冲到脑子上,猛的一甩,便把阿旭的手里毛巾甩到远远的。

阿旭惊愕的看着我,我知道他难以置信。

阿吟,你怎么了?

阿旭,我可以放手,只是求你别骗我,好吗?

说完这句话,我头也不回的起身离开了。

【2】

当我夺门而出,站在大门口的时候,便听见黑夜轰隆,雷声阵阵,抬起头的一瞬间,豆大的雨珠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倾盆而下,紧接而来的是玻璃的敲打声,看着二楼那被偌大的雨珠敲打的透明玻璃,声声切切,如嘶裂哑。

我不知道今天这一离去独留给阿旭的是怎样残忍的孤独。

可我知道阿旭送给我的是怎样默深的伤害。

雨水落在我的身上,头发上,我扬起脸,雨水顺着我的额头流到鼻子,脸颊,嘴,脖子,很疼很疼,以前从未发觉,雨水原来那么重,沉重如负,那么用力,用心无垠。

雨下的越来越大,越来越觉得冷,不是单冷,而是清冷如冰,冰冷如雪,寒冷如空。

三千世界,浩瀚如海,却没有我的那颗语星,一切皆都在这千丝万缕的尘世间,倾诉着三千青丝,人心一瞬。

朗朗乾坤,大千世界,原来我只是小小的沧海一粟,从未想过这世界竟然没有的容身之地。

除了阿旭,我没有任何的亲人朋友。

除了刚才我离开的那个家,我没有容身之地。

我没有家,没有父亲,没有母亲,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爱人,只有阿旭。

所以我生性凉薄,除了世态炎凉,冷暖自知,

我把自己包裹在只有阿旭的世界里,为自己结上一层冰冷坚硬的外壳,我喜欢安静的时界,也习惯了独自一人的温度。我知道除了阿旭,我的世界很难容下第二人。

后来我才明白了这一切一切的缘由和宿命。

阿旭他是唯一一个从不认为我凉薄的人,我贪恋着阿旭的温暖,他就那样静静陪着我,陪我看尽风雨和星空,风雪和晴空。他慢慢的用心守护并融化我坚硬的那层壳,清澈柔软。

只有阿旭,我的时界只有阿旭。

【3】

阿旭看着丢在地上的照片,红色的血液如一朵罂粟蔓延开来。

那个他最疼爱的姑娘最终还是发现了他的秘密,不,是他的秘密。

难道他心爱的姑娘真的要离他而去了吗?

她是他染城旭此生从未想过的意外,也因为这场意外,保护她,守护她成了他此生的夙愿。

两年前,他的人生发生了很多的重大变故。

他记得,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她正躺在病房里沉睡。

他把手里的鸢尾花插在玻璃瓶里,这是她最爱的花。

他坐下来静静地等待她的苏醒,他看着她沉睡的容颜,偶尔眉头紧皱,似乎痛苦难忍。

他的心也随着她的皱眉疼痛起来,也许,此刻他的疼,无人能理解,无人能懂。而他也没有向他人倾诉的权利。

因为他知道有人比他更疼。

她终于慢慢的睁开眼了,她看见他了,她迷蒙的眼睛里先是陌生,然后躲闪。

他先是微笑着对她说,阿吟,你醒了,饿不饿,头还疼不疼了。

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却还是对他有所防备。

他知道需要时间,不仅是对于她,对于他来说也是,连他自己都需要时间。

她慢慢的恢复了,只是他发现,她怕人,怕见到人。

每次下班回去他都发现她把自己的手指头啃破了,他下定决心带她去看医生。

医生说是后遗症,她把自己锁闭在自己的世界,不愿让人进去,自己也不愿出来。

他看着她小心翼翼的牵着他的手,便下定决心,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她走出来。

【4】

他陪着她吃饭,陪她出去玩,陪着她看书,陪着她跳舞,陪着她去做一切她喜欢的事。

每每深夜,全世界都安静下来了,他看着安静熟睡的她,轻轻的抚摸她的头发,为她盖好被子,便再次扭过头去努力工作。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看着她的时候,脸上的笑是那么温柔,那么满足。

通过一年的努力,她终于好了,她开始为他做饭,为他洗衣,为他打扫卫生,收拾房子。

她也为自己找了份工作,舞蹈老师。

她越来越自信,越来越快乐,只是她总是待在他身边,她说有阿旭一人就够了。

还好,她终于走过来了,也没有提过那件事。

看着她快乐幸福的样子,他决定要永远陪着她。

如果有可能,他不会去主动提那件事的,既然阿吟选择遗忘,他就尊重她。

他以为此生就会这样陪着她快乐平凡的生活下去,她负责快乐,他负责保护。她负责幸福,他负责守护。

挚爱一生,只此一生。

却没想到出了今天这件事,他本以为这完全是件意外,可是在阿吟满面悲痛看着他的时候,对他说她可以放手的时候,求他不要骗她的时候,留下他一个人离开的时候,他便明白了这是命中注定,这是宿命。

他逃不过的,阿吟逃不过的,他和她们都逃不过。

他看着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一个女孩,乌黑的长发,清秀的脸庞,倔强的神韵,清澈的眼眸,眼神娴静,由内而外散发出清新自然的气息,笑颜如花的容颜,美的明眸皓齿,兰质蕙心,远山芙蓉。

本不是他能触及的高度,可是世事弄人,他却爱上她了。

他想是时候要找阿吟好好谈谈了。

【5】

阿旭找到我的时候,我一个人在86路公交车站旁边的椅子坐着,冷的瑟瑟发抖。

阿旭把他的外套脱了,披在我的身上。

阿吟,我带你去个地方,到时候你做什么决定,我都尊重你。

我在阿旭说带我去的那个地方看到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只是只看到了他的照片,准确的来说,是墓碑上的照片。

安尽辰。

安尽辰。

安尽辰是谁,为什么头这么疼?

到底是谁?

不,阿旭,他是谁?安尽辰是谁?当我转身回头面向阿旭的时候,阿旭却一直看着我的眼。

阿吟,你还是忘不了,对吗?你看,你哭了。

阿旭说完,我才发现有什么凉凉的东西从脸上落下来。

我竟然哭了,我怎么哭了。

忘不了,我忘不了谁?

我用疑问的眼神看着阿旭,却只看到阿旭戚戚然的看着我。

安尽辰,是他吗?

安尽辰,怎么可能?

阿旭,你骗我的,对不对,你骗我?

阿吟,他才是你的男朋友。是的,阿吟我骗了你,我只是一个陌生人,我们根本不认识彼此。

我恨你,染城旭,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我恨你。

我大声的哭着,却越来越无力,徒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

染城旭,我恨你,恨你……

【6】

阿旭说完的时候,我才明白,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即使是假的,为什么我还是这么疼,这么难过,这么在乎,这么痛心?

阿旭给我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盒子,盒子里有很多东西,只是最多的是飞机票和火车票。

大多数的名字那一栏的第一个字是安,还有小部分是丽。

票上的通往之地有西藏的,桂林的,东莞的,北京的,很多很多。

还有很多照片,照片里有一个男子和一个女子的合影,那男子利落的短发,如星空的眼眸宛若繁华落寞后的希望,身上散发出来阳光的气质,温暖如玉,让人深深迷恋。

那女子和我在阿旭家看到的那一张照片上的人是同一个人。

还有一个首饰盒,我打开之后,看到了一条鸢尾吊坠的项链。里面还有一封信纸。

对不起,吟吟,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在去往天国的路上。

对不起,吟吟,原谅我还是抛下你一个人了,即使我知道你最怕一个人,可是,我却不能陪着你走下去了,我的这辈子给了缉毒队,有负于你,我答应你,提前约好了,我的下辈子,一定是你的……

吟吟,对不起,我们初次在孤儿院遇见的时候,我就答应过你,一定不会再抛下你,可是我食言了。

吟吟,对不起,你忘了我吧,好好生活,好好照顾自己,遇到那个爱你的人,对你好的人,就答应他,不要拒绝……

原来,阿旭家的那张照片里的那个女孩是安尽辰喜欢的人。

那个女孩是我,丽吟心。

原来,丽吟心真的是安尽辰的女朋友。

【7】

阿吟,当年阿辰走的时候希望我多帮助你,照顾你。

本来,我是打算在背后帮衬你的,可是,却没想到,得到的却是你出车祸的消息。

失去阿辰,你痛苦不堪,不幸又出了车祸。后来,你因为车祸再加上你痛苦过度,患上了失忆症,你忘了一切,忘了所有,包括阿辰。

阿吟,对不起,我,我。

阿旭,真的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的,我都知道。

阿旭,谢谢你。

站在火车站前面,回头看看这个我曾经在这里生活的城市,这里有爱着我的人,也有我最爱的两个人,从来没有好好看看属于这个城市的风景,原来你如此美丽动人。

火车开始慢慢的向前行驶,火车的轰鸣声响了起来,这是一个不一样的轰鸣,也许未来很多困难,也许很容易,也许某一天我会回来,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回来。

只是我会一直坚强,而且坚定不移的幸福努力,因为有你们。

阿旭,对不起。

阿尽,我会好好的。

我一直以为自己本就是凉薄之人,却不想,却凉薄了你的整个世界。

而我的世界, 我以为本不是只有你和爱情而已,却不想没有爱情,只有你。

后来才知道,原来我,天生凉薄,贪图简单,厌恶繁琐,只是自己的一生哭笑,也抵不过你留给我随心所欲。

随心所欲,无疑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那就只愿留我三千青丝,倾心一瞬。

华灯初上,沧海桑田,凉薄之人,愿思念变成祝愿。

三千青丝,染尽华发,辰熬成雪,绕指柔吟。

青丝吟尽染城池,红尘负尽卿负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