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我不够努力,所以我经历的大学和别人一样

      记得刚上大学时,和很多人一样,也会对新的世界充满着好奇。又或许是刚从高考的阴霾中走出来,认为自己终于可以好好放肆一把了,于是在大脑中迅速的构思了这四年的蓝图。

      慢慢的,我才发现我当初是多么的天真无邪。我怎可能无忧无虑的活在一个想象中的虚假空间里,那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而已。现实很轻易的就将它击碎,毫无还手之力,只好任凭它千百次的摧残,最后伤痕累累的离去,留下疲惫的灵魂。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你会发现自己的生活越来越无聊,每天都是千篇一律,于是变得迷茫起来。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忘记了当初来这里的目的。上课、吃饭、玩电脑、睡觉,仿佛这些事情变成了我来这里的初衷。心中自然有些不甘,是的,或许我该忙起来了。可是早已沉淀的心,又怎能突然活过来。

        就这样我来到了大二,学校多了一些新的面孔,自己已经开始被人叫作学长了。想想自己刚上大学时,看到学校各色各样的学生社团时,总是不明觉厉。以为在那里会学到某种特有的能力,从而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可事实告诉我,我想多了,你们都想多了。自从交了二十元团费以后,社团就莫名的不知去向了。

        我一直试着找回自己的梦想,以为来到大二会有些新的变化。确实,时代在变,学校在变,唯独我没变,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思想早已经落后了这个时代。后来才发现并没有。我继续上着该上的课,没有落实前辈们所说的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这个歪道理。可这并没有让我看清自己的道路。

        于是,发牢骚成为了惯例,开始喜欢感叹天地,哪怕下一场雨也会叙发自己的情感。可我并不认为这是悲观的表现,只是为了让自己理想破灭的时候,看清楚早已体无完肤的自己。

        就这样在感叹之中结束了我的大二,很有幸的是能让我在大三的时候接触到一群有着自己理想的人。这也许是我在大学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我们在一起讨论学术,发表自己对软装的观点。每个星期都会对一个知识点进行探讨,也会去查阅大量资料,然后将它用自己的观点表达出来。虽然很累,但我开始觉得生活有了些许的意义。当然我们也让这意义进行了升华,在总结前人的知识和自己的观点的时候,我们也将它编辑成了一本属于我们危机设计小组专有的书。这本书我将一直带在身边,虽说有很多的不足,但意义之大。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大四,是一个该说分手的季节了。上学期比谁都激动,却又比谁都紧张的来到了一家装饰公司面试,结果却又同想象中一样轻松的通过了面试。我当时的理解是反正不给安慰费,去哪个公司实习都是会要的。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公司可没把我当外人,哪里需要往哪里搬。自己更不能偷懒,不但把以前实习的本事拿了出来,而且还会在每天去公司的公交车上背各种报价和施工工艺。可自己最终还是承受不了没工资的压力,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辞职。辞职那天经理对我说你马上就升设计师了,工资会有的,为何还要辞职。我也只好笑了笑说自己本来不喜欢这一行,现在又有了别的出路。最终我辞职了。

        就这样我混到了毕业。还记得毕业那天,我们对酒当歌,谈论今后的去向。却不知谁眼角冒出了泪花,中和着当时的气氛,于是发生了化学反应。自己也不例外,感觉像是欠了全世界一滴眼泪,不得不流。或许是我们太怀恋这四年的时光,从陌生到熟悉再到分离,有太多的不舍。又或许是对未知世界的恐惧。总之几个大男生嚎头大哭了起来。

      第一次真正离开学校,像一个未脱离母乳的孩子,渴望双休,渴望准时下班。可最终却因现实主义的迫害,我选择了转行。在一个未知的领域,每月领取一笔资本主义间接性的安慰费,又开始过起了没有灵魂的生活。于是开始回忆以前,因为回忆可以让自己又回到那个起点,喜欢一个人发着呆,慢慢地消磨时光,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因为已经无力感叹,只好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我会去考虑我到底从哪里来,来做什么,做了之后又能改变什么。我的基因似乎告诉了我,我生来就应该去改变这个世界,以至于我们牺牲一代又一代的人,才将世界变成现在这个模样。这一切的一切似乎受到某种力量的控制,就好像我知道自己将要做什么,或是将要去往哪里。 然而我现在却很迷茫!

        也许我所面对的困难,是无法进行选择,或有些许的不甘心,自己的青春早已挥霍殆尽,所以每一步都走的艰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