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不敢变幸福   第九章 回来的王亚萌

96
石六爱
2016.06.01 00:59* 字数 3372

“迎接旅客的各位请注意,由墨尔本飞往本港的航班将于13时23分到达本港,请在T3航站楼国际到达出口等候下机旅客!”机场的广播刚刚播完航班到港信息不久,就看见一个穿着随意,顶着一头黄色大波浪卷头发,头戴墨镜的小个子女生正拖着大大的行李箱步履匆匆地朝外走着,她就是王亚萌。

简然和王亚萌在同一所高中上学,但她们不在同一个班级,虽然不同班但是简然却是王亚萌高中时候最好的死党。高中毕业后,因为王亚萌的家庭环境还不错,加上她的父母觉得以自己家的条件应该要女儿出国读书,做个“海龟”也可以在亲戚朋友面前炫耀一下,同时也能学成归来帮助家里的事业,父母就总觉得要喝点“洋墨水”才算正正的大出息,正因为这样的想法驱使,王亚萌参加完高考,父母就把她送出了国。虽然一个在国内一个在国外但是她们任然是很好的朋友,每次王亚萌学校放假回来一定要见见简然。说来也怪,她们两人友谊的开始竟然是因为一个男生!在高中这个对爱情还懵懵懂懂的年纪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的王亚萌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喜欢上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个个子高高瘦瘦的男生在学校篮球场上打球时,就是那么巧,在传球的过程中不小心把正好抄近路去上厕所的王亚萌头给打了,正准备发火的王亚萌在头被球打的晕晕乎乎的状态下看见了连忙向自己跑来道歉的男生,这就是王亚萌与那个男生的第一次遇见,也就在那一瞬间,王亚萌的心被狠狠的打了一下,记住了这个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声音。

缘分就是这样的奇妙不可琢磨,王亚萌打听到了那个男生叫戴奇,当时正好简然就是这个叫戴奇的同桌。但是当时的王亚萌不认识简然,为了认识戴奇的王亚萌也是豁出去了,王亚萌用了最简单的方法先从同坐的简然下手,直白的说明自己的意图,想要简然能帮她传传情书什么的,那时的简然也是单纯,也没有多想就答应帮助王亚萌,就这样一来二去的,虽然感情的事闹得学校沸沸扬扬,但王亚萌和简然却成为了好朋友。直到现在简然自己都很纳闷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在高中那么繁重的课业中,答应做王亚萌的“信使”,而且还帮王亚萌问关于戴奇的情况。现在回想可能有的时候一段坚固的友谊就是一些小小、怪怪的事情开始的,也有可能是缘分的牵引,冥冥之中已经决定。

“清水,明天医学交流会就要开幕了,我早上会走的很早,有可能要到晚上才能回家,你看看明天你和然然吃的菜呀什么的够不够,我不在家你也不好出门买,趁我今天在家如果需要就去买一点,再问问然然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你一起去买一点!”向敏一边清理着餐桌一边说道。

“要开一天吗?那晚饭还做你的吗?菜嘛,我看看,够我和然然吃的了!我等下问问然然,看她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出门去买。”简清水边洗碗边说道。

“晚上的情况我也不好说,到时候我电话你吧,我都不要紧,你把然然照顾好就行了。”

“知道了,放心吧!你又不是出差,就一天时间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的。”

“恩!”向敏笑着说道。

收拾好厨房出来的简清水看见站在阳台上的简然,走过去对简然说道:“然然,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吗?明天你妈妈要去开会,就我们俩在家!”简清水问道。

“没有特别想吃的,随便什么都行的,实在说想吃的话,就给我买点水果吧,想吃了。”简然平淡的说道,其实简然没有很想吃水果,只是那天听见简清水和向敏的对话后,内心也有触动,不想再拒绝自己父亲的好意。

“好的,没有问题,我等会出去看看有什么好水果给你买一点!”简清水听见简然说有自己想吃的就开心起来,但是简然看不见因为自已一句简单话语就开心的简清水的表情。

“外面还在下雨吗?”简然对着外面说道。

“恩,还在下,不过下的很小!”简清水不知道简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我站在这里听不见雨的声音,但是能感觉到潮潮黏黏的空气。”简然似乎话里有话。

简清水一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抬起手想拍拍简然的肩膀,但是刚刚准备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来。“那给你买菠萝吃吧,酸酸甜甜的。”简清水说道。

“恩!”简然轻轻的回答道。

这几天三户市的天虽然没有放晴,但是雨似乎小了一些,在这几天断断续续的濛濛细雨中总感觉可以看见阳光的影子。雨短暂的停了一阵,简清水买完东西走在回家的路上,脑子里想着简然的事,想着那一条奇怪的短信。

“简叔叔!”一个简清水熟悉的声音响起。

简清水看着一个拖着箱子向自己快步走过来的娇小身影,那熟悉的声音应该就是王亚萌的,但是他又不是很确定,简然不是说她出国了,怎么会在这里听见她的声音呢?正想着,王亚萌已经走到了简清水面前。

“简叔叔,石头呢?石头在家吗?为什么这几个月都联系不上她?出什么事了吗?石头换联系方式了吗?”王亚萌看见简清水,二话不说的直接问。见简清水没有回答,接着说问道:“是不是石头出了什么事?是不是病了?”王亚萌看了看有些憔悴的简清水。

“简叔叔,你倒是说话呀,我都急死了,这都三个月没有联系了,石头到底怎么了,以前从没有怎样的,正好我这几个月学校有考试,也不能回来,我这一放秋假连家都没有回就直接奔这儿来了,石头怎么了?”王亚萌很着急的自顾自的说着。

“萌萌,萌萌,你先不要急,然然没有生病!”简清水说道。

“太好了,没有病太好了,那我算放心了,我还以为石头检查出什么癌症或者什么不治之症了呢!担心死我了!我下飞机就直接赶过来了!”王亚萌捋了捋自己慌张的胸口松了口气说道。

看见这样为简然担心的王亚萌,简清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简然的情况要全部告诉她吗?“萌萌,你不要担心,这个点下的飞机吃过饭了吗?”简清水问道。

“在飞机上吃了一点,我还不饿,就是挺担心石头的!现在石头在哪?在学校吗?她的电话关机,你告诉我她现在的联系方式吧!”说着王亚萌拿出自己的手机,准备更新自己手机里简然的联系方式。

此时的简清水脑子很乱,他不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要怎样处理才好,是直接把简然的情况告诉王亚萌呢?还是编个谎话先骗骗她?然后问问简然的意思再说?

“简叔,简叔,简叔!”王亚萌看见不说话的简清水轻声叫道。

“恩,恩!”简清水回过神的应道。

“简叔,你怎么了?你告诉我石头现在的联系方式呀,快点!”王亚萌催道。王亚萌抬头看见表情僵硬思绪飘忽的简清水,直觉觉得刚才简清水绝对有问题,简然肯定出了什么事,而且是大事!顿时又慌了神,看着简清水。

简清水看着王亚萌的脸,也看出了王亚萌的怀疑,突然就做了一个决定。“简然在家呢,没有生病,你现在还有别的事吗?要是有事你就先去忙,等有空了再到家里来看简然,你要是现在没有事,就跟我上楼吧!”简清水坚定的说道。

王亚萌听见这样说的简清水反而有些害怕了,她觉得简然可能发生了什么比生病还要严重的事。“我没有其他事,石头现在在家我就上楼找她。”

简清水接过王亚萌手中的拉杆箱,和王亚萌一起上了楼。简清水打开家门,王亚萌走进家里,就看见向敏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脑,她觉得奇怪,这个时候向阿姨怎么会在家里?一般都是简然放假才会在家里的,现在也没有放假呀?家里很安静,是听见墙上的挂钟在滴答滴答的响着。坐在沙发里面的向敏听见开门的声音,朝门口望去,一眼就看见站在玄关的王亚萌,眼神透着惊诧,怎么王亚萌这个时间出现在家里?

“萌萌,你,你怎么…”向敏对于站在那里的王亚萌感到奇怪,不仅奇怪为什么王亚萌会出现,更奇怪简清水既然把她带到家里来了?难道简清水已经告诉王亚萌简然的情况了?一时间向敏不知道说什么了,愣在原地。向敏看了一眼简然的房间,简然安静的躺在床上睡觉,便连忙转身走到王亚萌面前,将她拉到自己的房间。

“萌萌,你怎么来了?”向敏问道。

“向姨,你怎么在家?”王亚萌对于向敏的在家非常奇怪。

“你先说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国外念书吗?”

“先不说我了,你和简叔快告诉我简然到底怎么了?”王亚萌着急的问。

向敏看向简清水,没有说话。王亚萌看见表情奇怪的向敏就更加的觉得简然一定有什么事。

“是不是石头出什么事了?你们快说呀,刚刚在楼下碰见简叔,我一问石头的事简叔就吞吞吐吐的不愿意说,你们快说呀,急死我了!”王亚萌真的有些急了,大声说着。

“嘘!小点声,然然在睡觉,别吵醒她了!你先坐下。”向敏边说边拉王亚萌坐下。

“向敏,就跟萌萌说吧!”简清水拍了一下向敏的肩膀。

“可是,可是,然然,然然…”显然向敏不想现在告诉王亚萌简然的情况。

“向敏,你怕然然会多想,我理解,可是你的这个方法不是不管用吗?你不觉得你提不提前告诉然然结果都一样不是吗?刘若不就是个例子吗?”简清水说道。

��不�F�ˉ�L

敢不敢变幸福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