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弟弟19

沈凡离开了欣月,他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他再也找不到象欣月一样好的女孩了。他满脑子都是欣月的一颦一笑。他试图想忘记这段甜蜜又痛苦的经历,可是,越想忘记,却又不禁去回忆。他无法左右自己的思绪。他想找一个地方单独呆一会,他找了一家小酒馆,酒馆人不多,他找一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他要了两个小菜,又要了一斤白酒。没多时酒菜就端上来了。

沈凡知道自己不能喝,他倒要看看喝下这些酒会是什么效果。他吃了几口菜,抿了一口酒,酒的度数很高,一股热辣从嗓子钻了进去。他又吃了一口菜,索性把杯中的酒一口干了。他又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他想,如果欣月在,一定会心疼他。想到这里,他又觉得自己自做多情。

沈凡喊来服务员。服务员看他一个人喝酒,有些戒备。身体离得很远。他从兜里掏出钱来,放在桌边,对服务员说:“你去给我买盒烟。”

服务员问:“什么牌的?”

沈凡手一挥说:“你随便。”

服务员很快把烟买回来,沈凡迫不及待地打开取出一支,发现没火。他又叫服务员找火,服务员从吧台给他取来一支打火机。他把烟点着,抽了几口。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他感觉头有点晕,又突然感觉酒并不是他想的那么可怕,喝下去一点,似乎烦恼也少了一点。没多长时间,他把半瓶酒喝完了。

沈凡上来一股睏意,他趴在了桌子上想歇一会。可是,一下子就睡了过去。等饭店老板叫他时,饭店里一个客人也没有。沈凡知道饭店要打烊了。好在饭店离足疗店并不远,他摇摇晃晃得走了回去。明燕看沈凡回来,走过来拉住他的胳膊问:“怎么喝这么多。”

沈凡没有力气说话,好象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突然开始做呕,跌跌撞撞地到了卫生间,趴在便池哇哇一顿吐。明燕给了拍了拍背,责怪他说:“跟谁喝的。”

沈凡终于站起来,似乎清醒了一些说:“跟自己。”

明燕拽着他到洗手盆边上说:“你傻啊!”她示意沈凡把脸洗了。

他把沈凡送回他平时睡觉的屋。沈凡往床上一趴就昏睡过去了。

明燕猜想沈凡一定是失恋了。失恋了又怎么办呢,只能是自己慢慢接受吧!她想,等明天再好好劝劝他。

此时的欣月也非常痛苦。虽然沈凡把钱借给了自己的姐姐,没有跟她打招呼。这件事她不能接受,但沈凡和他姐姐从小相依为命长大这一事实,他也有所了解。但两个人感情发生了变故,也并非欣月所愿。尤其发生这件事后,自己的父母反对的姿态让她根本没有了后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直以来,我都做着同一个梦,一个支离破碎的梦。一个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总是浮现在我的面前。我很害怕,我甚至在怀疑,...
    梦古千幻阅读 34评论 0 0
  • 许久不更平台信息了,开始是倦怠,后来习惯了淡漠,一不广告,二不推介的,于是,就有了于是…… 这是个百家争鸣的时代,...
    書成的時光阅读 684评论 0 4
  • 作为一个阿里外包同学是如何工作,以小组形式接热门运营活动需求为主。流程 讨论需求:在一开始设计稿还没出来之前是有需...
    _陈慧敏阅读 2,652评论 0 1
  • 在巨人的背影里行走 远处有光 盲人手里提着的灯 散落成那时天穹的星斗 无数双眼睛注视我你 像某种见证的仪式 你关上...
    活在你故事里阅读 82评论 0 1
  •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 ----老子《道德经》 要回答“...
    程达阅读 1,088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