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用我的名字出了一本不是我写的书

我的第一本书也是我目前的唯一一本书是文通天下出的,书名是《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当然在这里我的目的也不是给我的书打广告做宣传的。

在各大网站上还有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帮我做的第二本书,用我朋友的话来说,就是在我们不知道我们还有新书的情况下,它就已经全网上市了,当然这是讽刺的说法,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这本书是别人硬生生塞给我们的,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就“好心”的帮我们做了一本书,用的我们的名字,似乎他们也担心过这本书会被我们发现,所以在书里面并没有一句作者简介,但是在当当京东以及淘宝上宣传的时候却是用的我们的简介。



我这里用的是我们,因为同样遭遇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这种侵权行为的不止我一个,还有一个也是简书签约作者米格格,以及二更食堂专栏作者,藕仔莉(她们也会在自己的平台发声明哟)。可能本应该还会有更多的作者遭遇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侵权行为,但因为我们三个人的“挣扎”,然后还有的几个作者没有遭遇这件事。

这是朋友诺然发的图片

其实我上面的那番话也并不是瞎诌出来的,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我的朋友诺然(也是简书签约作者)给我发了一张拍的图片,这是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出的另一本书后面的新书推荐,后来在跟出版社的交谈中他们自己透露到,就先出了我们这三本书,其他的书也不会出了,其中每出出来的那本的一个作者阿春牧羊犬,是我们的好朋友,同样的行为同样的侵权。(或者我可以妄自揣测一下,也许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准备出的这六本书都是侵权的,只可惜被我们仨中途拦截了)。

当时诺然把图片发给我时,我看到里面有我的一本书,她问我什么时候签了第二本书吗,都快上市了,我一脸懵圈的没啊,我第一反应是难道有人跟我同名吗,然后我马上在当当上搜了这本书,作者简介那栏是我的信息,而且出版社还特别与时俱进的在这本侵权书的简介后加了一句:新书《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正在热卖。

哪怕我自己写过一本书,但我还是出版界的小白,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当时马上去问一个朋友该怎么办,朋友首先反问我的是,你是不是和别人签什么合同了,我之前都跟你说了别瞎签合同,当时慌乱的我听朋友说的话之后稍微镇定了点,再看书名发现真的挺熟悉,因为就是我曾经写的一篇文章的名字,然后再仔细翻翻目录发现第一篇文章就是我的。

再往记忆深处回想,结果就是三四月份的时候,我在简书上写了几篇还不错的文章,当时有个自称编辑的人找我说想用我的一篇文章出合集,还说跟很多很厉害的人一起出合集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当时的我也才在网上写两个月左右,特别激动的就答应了,当时签的授权书是一张纸,上面写的是弄一本合集,用我的一篇文章,给的是一篇文章的稿费。

好吧,我承认当时的我犯了大多数新人会犯的错误,过于心急,太想抓住机会展示自我,所以后来搞清楚之后才发现那个自称编辑的人是星图客的员工,而长沙星图客并不是什么出版公司,当然,这一点我是承认自己年少无知签了合集。

我不知道星图客与民主与建设出版社之间进行了什么样的交易或者协议,反正我们所签的合集上市之后便成了我的个人集子,我也参与过简书的第一本合集,知道合集大概有的模样是什么,出于新书的宣传或者别的目的,有些合集上会写一个作者的名字,但是后面还会加一字“等”,这个“等”字很重要不能掉的。

我们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合集就比较特别,直接写上“文长长”三个字,后来,我们一直跟他们电话联系商量这件事的解决办法,他所谓的方法就是在书封把文长长著下面的著字划上斜杠,假装是等著,下面是修改后的样子。

但是内封还是这个情况,作者信息清清楚楚写的是文长长一个人的名字,我不认识这本书的策划人,这上面写的编辑我也一个都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说是疏忽吧,可一本书从制作到真正印刷的时候会经过很多次的检查,可能在文章里的文字矫正上有点瑕疵,但基本也不可能在一本合集上犯这么明显的错误吧,如果按照星图客的说法,是工作人员的疏忽的话,只能说参与这本书制作的编辑们真的都挺粗心,对这个他们口中的疏忽该负责的人应该更多吧。

当然,在这里我并不是要分析出这本书做成侵权的模样是谁的错,也轮不到我来判断对错,我想说的是侵权行为本身。12月18号的晚上我了解清楚了这件侵权的事以及可能会对我所造成的影响,坦白说,哪怕我在文章里表现得再骁勇,现实生活的我还只是一个很普通还没走出大学校园的姑娘,从心还是有的,毕竟第一次遇到赤裸裸的侵权,不怕你们笑话,反正当天晚上我难过了一晚上,最后还故作坚强的在公号写了一篇文章《我跟你讲这世上坏人还很多,你可千万别哭哦》(12月20日发的)。


可能有人会问,去年十二月份你都知道了侵权的事,你怎么现在才正式曝光,因为当时我们也在私下努力,想以一种更体面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并没有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联系方式,朋友建议我们以侵权的名义直接去要求当当把这本书下架,跟当当客服打了好几次电话终于下架了一本书,但并不怎么管用,一家书店的这本书下架了,其他的书店还会继续上架。

后来另一个朋友的手里刚好有一本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出的书,就是上图的那个内封有他们单位的电话,于是我们给他们打电话了,其实特别好笑的是,一接到我们的电话听到我们的名字,那个女编辑就把电话转给了他们的主任,主任特别沉稳的安抚我们,说周五之前一定解决这个事把书下架了,我们当真的,眼见周五到了,当当上的书反倒上架的越来越多,然后我们又跟主任打电话,主任说,负责人出差了还没回,等下周他回来了一定解决。

可能大家会好奇,明明跟星图客签的合集,找出版社干嘛,因为星图客的法人周晓莎有意逃避我们,一直不接我们的电话,微信也不回,而且跟主任通话时,他自己也说到和星图客是合作关系,那就是双方共同的责任咯,而且整本书也是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编辑做的,据我所知,去年年底出版社的实名认证尤其的严格,想要出一本书需要作者的很多方面信息,也需要作者对整本书的授权书,所以,也很纳闷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书局的严要求下,民主与建设出版社是怎么搞定实名认证,在未经作者许可的情况下,给三个作者一人出了一本书。

把战线继续拉回来,到了第二个星期,主任口中的负责人回来了,态度真挺好的,一边安抚我们,一边说以后这个事跟他联系就行,他一手负责,其实我们几个人的要求挺简单的,既然书侵权了就下架道歉啊,那个编辑也是特别客气的说着抱歉给我们添麻烦了,也私下承认了这本书就是侵权了,但就是死不道歉,而且书也不会下架。

他们采用的是拖延战术,先给你说下周一定解决,然后到了下周还是不行再推下下周,一直推到了过年,坦白说,我们也真心的想私下和解过,但我们一直有这个想法,民建社那边却一直也不表态,于是拖到了现在,可能我们也太天真了吧,真的不想再指望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给一个答复了,只能我们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前段时间,我们联系过律师,律师说:得亏你们三个人提早发现民主与建设出版社侵你们的权了,并且提早占据了主动地位,要不这本书剩下的作者到时候反咬你们一口说,你们把他们的文章标成自己的名字,到时候别人想告的就是你们的。当时听着这番话,我倒吸一口冷气,真的挺可怕的,倒也庆幸我们在发现民主与建设出版社侵权行为之后,我们一直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进行维权。

昨天,有一家出版社的编辑找我谈我的第二本,他很直接的说:文长长,我查了开卷,你的第一本书死撑卖得挺好的,但你第二本的销量真是差。听得我一脸懵逼,我的第二本书?哦,那本侵权的书成了我的第二本书,可是我什么时候承认过,在我知道有这本侵权的书之后,我在简书和公号的每篇文章下面都会写:文长长只出过死撑一本书,想要支持长长的请认准死撑。我甚至还跟读者说过别买这本书。

所以,在我不知道也没同意的情况下,民主与建设出版社就把这本他们自己弄出来的侵权书弄在我的名下,还更新到了编辑圈的开卷数据。坦白说,作为一个新人,我对我第一本书的效果挺满意的,卖得还不错,也谢谢大家的支持,但是现在在“文长长”这个名字刚刚能起一点点化学反应的时候,民主与建设出版社把一本侵权的书弄在我的名字下面,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还是要在这个圈子混的,不提别的,这整本书里只有我的一篇文章,我不知道书里其他文章写的是什么,也不能保证内容究竟好坏,但万一喜欢我的读者买了这本书,觉得内容没那么精致,没那么用心,觉得我骗了他们怎么办,我要怎么跟他们交代;况且编辑圈都流行看开卷,万一对我有点兴趣,看我第一本效果不错,第二本侵权的效果很差,哪怕还想跟我谈合作,也会对我的版税什么有一个缩水。

而我又做错了什么,本本分分用心的写文章,第一本书上市的时候拼命的宣传,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又凭什么因为民主与建设出版社的不负责和侵权行为,来让我和我读者来承担一切损失。

其实,我写这篇文章也不是想要怎么民主与建设出版社,我们三个跟他们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也曾有恃无恐的说过:我看你们三个怎么搬得动我们出版社。真的很抱歉,我们也没想去怎么你们出版社,我们想要的也很简单,把那本侵权的书下架,从我们的名字下面抹掉,然后对我们进行公开道歉。

而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也不是说要怎么分一个对错,我只想争取本该属于我的权益。想跟读者朋友们说,文长长目前只出过《我那懂事什么坚持,全靠死撑》,很用心写的一本书,我也能向你们保证以后文长长出的每本书都是很用心写的。

想跟编辑朋友们说,文长长写的唯一一本书《我哪懂事什么坚持,全靠死撑》的开卷数据你们也都能查的到,我今天的主要目的也想向你们澄清一下,我就出过这一本书,撇去那本侵权的书,文长长写的书还是能卖得不错的,当然我也是一个很负责很用心的作者,如果有意向我们好好合作,也将会是一件双赢的事。

想跟那些想出书的朋友们说,也许我们会很想出一本自己的书,但请机会到来时别心急,仔细看好合同,选择好合作的公司或出版社,在合作之前多去问问前辈们(也可以私信来问我)的建议,毕竟有的公司真的挺不错的,有的出版社的品行也挺让人担忧的,另外注意的是找一个靠谱负责的编辑也很重要,如果遇到侵权行为,一定要尽力争取自己的权益。借用徐沪生的一句话:这个社会不是属于好人的,也不是属于坏人的,而是属于勇敢站出来的人的,你们要勇敢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要成为沉默的大多数。

仔细回顾了一下,这个事情发生了快两个月,曾经我也从没想过侵权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但他就发生了,这虽然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很不幸的侵权行为,但这反应出的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而是和我们整个出版圈和所有的写作者都息息相关的事。写文累死累活,还有时刻面临侵权,也真的挺让人心累的,也真心希望因为我们这件事,能给大家一点经验,以后少跌倒一下,也希望自此之后出版社的侵权行为越来越少。

另外,我们会维权到底的,也希望通过这件事让更多的人明白侵权这件事与我们每个写作者息息相关,我们都需要防范于未然。

简书签约作者:文长长,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微博。走心之作《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热卖中,搜索“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即可购买。(多说一句,目前长长只出过这本书哦,请认准死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我出了一本书,我自己却不知道! 吐槽之前,先曝一下自己的身份吧!小女子是简书签约作者米格格,也不算什么太有名...
    米格格阅读 1,726评论 17 29
  • 释迦牟尼说过一句话:“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他一定会教会你一些什么”。所以我也相 信:...
    孤岛旧梦A阅读 16,847评论 0 6
  • 金风玉露竟相逢,心得意满志未穷。 名盛京城飞白马,高楼一夜醉颜红。 素月流霜花弄影,清歌曼舞柳寻踪。 别离极目相对...
    旅者之誓阅读 91评论 0 0
  • (前面是废话,请直接跳到【与读后感有关】部分看起) 【写在前面】 其实一直想找个时间写写我是如何开始喜欢日本文学的...
    CarrieU1990阅读 211评论 0 1
  • 蓝天白云 绿叶婵鸣 碧波漾漾歌声远 芳菲拂首蝶低飞
    夏天YJ阅读 9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