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同航邻座》

在公交车上颠簸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首都国际机场。出示了一下“通关文牒”过了安检,来到了候机等待区……

等候区几乎座无虚席,拉着箱子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空位置,上边还放着一个卡通猫装饰地水杯。我四下观望想寻找杯子地主人!

“不好意思!”旁边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地美女伸手把水杯拿回了自己地座位。

听到如此柔情的美女声音,我的眼神肯定不能错过欣赏美女的机会。眼神从脚一直打量到脸上!

脚蹬白色滑板鞋,一双比例匀称、细嫩光滑的美腿配上修身齐膝短裙,上身白色紧身体恤,胸上两个“大馒头”在女孩偏瘦的身形下显得更加突出坚挺。女孩肤色很白,是那种自然的白,像天然的白玉翠。让人看了真的忍不住想上去吃两口!标准上宽下窄的瓜子脸扎着无刘海的一字形马尾。看上去很清纯、美丽。世间怎有如此美丽的女子,真乃一“奇迹”,这一打量不要紧搞得我热血沸腾,不纯洁的幻想填满我智慧的大脑,哎,悲哀呀……

我以微笑还应,该装矜持的时候还是要装!因为说话她可能也听不到,她耳朵里带着耳机!

我淡定的坐下,把箱子向自己拉了拉,拿出手机继续支持夜书华独家首发在17k的经典校园风云小说《我的大哥是特种兵》,学点泡妞本领以填补这二十来年感情的空窗……

有美女坐在身旁,就是圣人恐怕也难专神于只限于文字的感情慰藉,那有现实来的真实、强烈!我时不时的偷瞄她两眼,虽然本人长得其貌不扬,陌生人看一眼不会留下什么印象,但至少整体形象看起来给人的感觉不是特别的猥琐……

偶尔用眼环视四周,发现像我一样有贼心没贼胆的人还真不少,最令我愤恨的是,我对面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神,如职业狙击手专注于自己的猎物一般,专注在人家女孩胸前的两个“大馒头”上。如果他是只苍蝇早就飞向“美食”好好的吸舔一番了……

“无耻、禽兽……”我心里鄙视!欲得不能,又垂涎三尺,男人是不是都有这个本性!这真是一个值得去考证的世界性难题……不过这个领域不是我的专业嘿嘿,医学上虽然我已经几乎无所不能!我的老恩师在研究男人房事方面的造诣是无人能及滴!我和智博虽然之前不在男人问题上,但也学了一点自己用嘿嘿!我和智博在参加成人高考前,一直跟随在恩师的门下,说是恩师也可以说是亦师亦友。我们当时身处大山深处,村子里只有十几户人家,医疗条件非常差,我和智博下定决心要寻找名医学习医道,长大后救死扶伤,最终就在附近的高山深处找到了恩师!

恩师虽然医学造诣高深莫测,在医学界发表论文获奖无数,甚至有一次诺贝尔医学奖邀请他参奖,但都被他拒绝了!他一直钟爱研究的科研项目就是男人在硬度和持久性上的难题!甚至有时间他还拿我和智博做小白鼠实验。幸亏我们俩当时经受住了考验,练就了那方面一身的技术与持久力,让恩师对他的成果兴奋不已!

和恩师将要分别的时候,在一起喝酒,恩师说出了他心中的惨痛往事。 年轻的时候虽然他其貌不扬,但娶了个特别漂亮的媳妇,让很多人都羡慕,结婚后由于工作的压力,他媳妇在房事上越来越嫌弃他,说他是快“快枪手”!最终他妻子出轨了一个医生,一气之下和她离了婚,跑到这深山老林拜了恩师研究医学,一研究就是三十多年!最后他还把他恩师的遗像拿出来让我们看了!我和智博发誓要给他老人家争光,一定给他娶回两个漂亮极品的徒媳妇!

哎呀,姨姨的!想到专业问题,竟然让我回忆起来这么多伤心的往事,让内心难受一番!

都是眼前这个无耻的猥琐男!姨姨的!

索性我专注于我的小说,不再观察男人们深藏另一面丑恶的嘴脸!

“你好,可以帮我看一下东西吗?我去趟卫生间。”正当看到小说精彩之处时耳边传来旁边美女的声音。

“可以呀!但可别留下什么重要的东西,丢了我可不负责的!”这世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赵惟依听后尴尬的笑了一下。

“没事,我两分钟就回来!”

当我抬头要答应时,和她四目对视,直接眼睛被“沦陷”!

我去,好美的眼睛,好美的脸蛋,正脸的她简直就如仙女下凡!这不正是我梦寐以求想要娶的姑娘!

她实在太美了,一时没忍住多看了几眼,直看得人家姑娘俏脸泛红。

“好好,没事,去吧!我保证人在东西在,就是人不在了东西也在嘿嘿!”意识过来后,马上给她了趣回。

听到我的回答,她俏脸立马转笑,还多看了我两眼。

看到我跟美女打趣,对边那猥琐男投来敌视不屑的目光,意思可能是就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无视他!继续看夜书华的小说,毕竟正看到一个应召女郎走进XX酒店202房间,一位猛男洗了澡正在房内等待。下章肯定是男女“浴血奋战”“水乳交融”的劲爆动作场面!简直有点迫不及待要看下去……

“谢谢,我叫赵惟依,很高兴认识你!”没想到那女孩从厕所回来后先做了自我介绍。

“客气、客气,叶凡,也很高兴认识你!”我赶紧从小说的剧情中跳出来认识美女。

“你做那个航班?”赵惟依坐下后继续问道。

“TXX班飞往美国!”我不敢正视她回道。

“这么巧,我也是这航班。”女孩微微笑道。

“呵呵,是挺巧的。”这是第一次跟这么美的女孩聊天,怎么感觉好紧张,手心都冒汗了。

又交流了几句,赵惟依又开始塞上耳机听歌。

我也继续看我的小说。小说越看情节越劲爆,搞的浑身热血沸腾,连重要部位都有些骚动,必须立刻停下。

关了小说,从挎包里找出我最近研究的专业“免疫细胞再生学”医书看起来,航班差不多还有四十分钟。

“你是学医的?”刚看了没几分钟,赵惟依又开始跟我搭讪。

“是呀,医学报国,救死扶伤嘛!”

“呵呵,你还挺有趣的,能让我看看吗?”赵惟依说着竟然挪动身子向我靠近坐了坐。

一股体香瞬间空袭了我,令我神情陶醉,心神骚动。

“可以呀,不介意的话一起看。”我说这话其实想试探她介不介意跟我更近距离的接触。

“嗯嗯!”她说罢摘了耳机,又向我靠近了一点,我们的身子距离大概只有五公分的距离了!天哪,我怎么感觉有点浑身不安,内心滚烫。但还得尽量保持平静。

“我爸妈之前也是学医,我对学医的人都有好感。”赵惟依坐近后说道。

“好感!不会吧,她说的好感是男女之情?应该不是吧,哎呀,脑子好乱,应该不是对我有意思的好感!”我现在神经有些错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