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两小无猜的时光

“朵朵来了~”第一次去于阿姨家,我很拘束,小头耷拉着,小手放背后,小脚摆成八字,也不打招呼。爸爸碰了碰我说:“朵朵,叫阿姨啊!”我很小声的说:“阿姨好!”爸爸连忙解释:“这孩子好内向,不爱说话!”这时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挤了过来,一边抓住我的衣角一边把我往里拉:“朵朵,快点到我屋里玩去。”大人们没管我们,只管聊他们的事情!

田田家跟我家差不多大,他的屋子很整洁,书柜书桌,还有床,摆放的很简单。他让我坐在他的床上,然后从床底下搬出来了一个箱子,里面有好多玩具,铁皮青蛙,满满一盒弹珠,一个盒子洋画卡片,变形金刚玩具,小车玩具,乱七八糟的一箱子。“你想玩啥?”田田问我,我吱吱唔唔的:“随便。”田田立马抓着我的手往玩具箱里放,我赶紧拿了一只青蛙,因为我也有一只,然后我们就在地上玩青蛙跳比赛。好快,一下午就过去了,我们依依不舍的分开了。后来的日子里我们的来往非常的密切,他吃完饭就会往我家跑,有时候我还没吃完饭,他就在我家等,等我吃完了我们就出去撒欢。

春天的时候,漫山遍野的油菜花,我们钻进油菜地里,他摘一支给我别在我耳朵上(我从小就是短发),我也摘一支给他别,他拼命的跑,不让我别,越往深处越能听到耳边嗡嗡的声音,好多蜜蜂吓得我们俩赶紧往家跑。

夏天的时候,我们去小河边抓蝌蚪。河水清澈见底,青蛙的卵呈带状的在河里漂。我们抓了不少回家养,养成了小青蛙再把它们送回去。还会挖点泥巴回来做响砖,就是做一个少一面的盒子,往地上一摔会响。

秋天的时候,我们在河坝上挖洋芋,采集枯萎的树干枝叶,然后挖个土坑开始烤洋芋。这种土洋芋的个头很小,很容易熟。烤熟的洋芋黑咕隆咚的,慢慢地拔开皮,露出了白色的软糯的地方,饱餐一顿后我们都成了小花猫。

冬天的时候,我们总期待着鹅毛大雪,这样就可以出去堆雪人了。我们全副武装,毛衣,口罩,手套,大衣,靴子,煤球和胡萝卜也是必备。先把手里的雪捏成一个小球,然后放到雪地里滚,滚了很久才能滚成了一个跟我们个子一半高的雪球,再滚一个稍微小一点的雪球,两个球叠在一起一个雪人就堆好了,插上煤球和胡萝卜,好可爱。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一晃我们就到了上学的年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