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碎记(小剧场)

1字数 922阅读 40

三生如梦,为欢几何。

生死离别,爱恨难分。

酒入愁肠,消解忧思。

馆中醉意,不过一梦。

                    ——纪浮生

旁白:爱情,只在某一刻发生,剩下的,只是苟延残欢。

内景:三生酒馆内,纪浮生摇曳着手中新调制的“浮生”,正愁无人品尝之际,一名成熟女子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程柔(优雅坐下感慨道):你竟然一点儿都没变!

纪浮生(递过去刚调制的“浮生”):你倒是变了不少。

程柔(单手撑着脸望着纪浮生):你说,我能换回来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年前,还是大学生的程柔除了爱情一无所有,毕业后孤身在一线城市拼搏,男友回家考公务员,两年后,程柔的事业依旧没什么起色,父母,男友,朋友都在劝她回家,她不愿 。

内景:十年前的三生酒馆,稚嫩的程柔坐在柜台前,身前放着一杯鸡尾酒。

程柔(略带醉意的哭腔):你说,我怎么这么难呢?

纪浮生:你想要什么?

程柔(趴在桌子上望着酒):我就想要一份自己的事业啊

纪浮生:我可以给你。

程柔(坐起来略带惊喜又质疑):拿什么换啊?

(低头带着悲戚无奈):可我什么都没有!

纪浮生:爱情,你愿意吗?

程柔(一脸犹豫):让我想想。一口饮尽杯中酒起身便要走

纪浮生摇曳手中的酒杯(低头注视着手中的酒):想好了便再来吧。

程柔停顿了一下,掀开帘子走了。

内景:程柔的小房间内,程柔接起了父母的电话

父亲:柔柔,在那边过的好不好啊?钱不够和爸妈说,爸妈都想你,你两年没回家了。 今年回来吗?

程柔(哽咽着):回,今年回家。

挂掉父母的电话,程柔脸上神色复杂

内心:两年都没回家的我,事业怎么还是老样子,回去那些亲戚怎么看我啊。

亲戚:女孩子家家的,就早早嫁个好老公嘛,忙活什么事业 ,多累啊……

叮咚,男友刘杨的消息。

刘杨:今年你回来吗?回来吧,见见我父母,再讨论一下结婚的事。

内景:十年前的三生酒馆内

纪浮生(望着手中的酒):想好了吗?这里的规矩你可记住了。

程柔(神色决绝):想好了。


内景:十年后的三生酒馆

纪浮生:你知道的,典当物一经典当,概不赎回。

程柔(自嘲的笑了笑):我知道的,我就问问罢了。喝了一口酒

程柔(闭了一下眼):这酒真够味,新调的?

纪浮生(擦拭着酒杯):嗯,新调的,“浮生”!。

外景:纪浮生站在桥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刘杨挽着一名女子走过。

纪浮生脑海里想起:那名女子十年前典当了她的技能,以换爱情,最近她也来过店里问能否赎回典当的东西。

旁白:世人皆知,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