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我心深处(25)

康玲今天请了假,打车来到顾筱宁说的学校,她也是无意中听顾筱宁说过这所学校,但是她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够见到陈小易。来到门口,康玲向门卫打听陈小易的名字。那个大叔很热情,告诉她陈小易的班级,不断给她说着陈小易的好。康玲虽然不好意思打断大叔的热情,但是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陈小易,所以只能抱歉的离开了。

来到篮球场,没有几个人打球。这个时候,好多人都出去工作了,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在篮球场跑来跑去。

“陈小易。”康玲想,大叔说可能再篮球场打篮球的,那应该就是那些人当中的一个吧,自己这样叫一声,应该可以听到的吧。但是她喊完后并没有人搭理她。她不甘心,又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人给她回应。

“这位同学,你找我有什么事?”正在康玲失望的时候,她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回过头,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看着他,个字很高,脸长的也不是很帅,是那种普通的类型,但是他的声音却很温暖。

“你就是陈小易?”康玲问道。

“嗯。”陈小易回答的很简单,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找他,

“咱们可以谈谈吗?有些事情,我想你应该知道。”

“但是咱们好像不认识,请问两个陌生人能谈什么呢?”陈小易想,肯定是不知道哪个年级的学妹想要和自己聊聊吧。说完这句话,陈小易绕过康玲,向篮球场走去。

“顾筱宁你认识吧,她不会也是陌生人吧。”康玲对于陈小易这样的态度有些生气,他这样拒绝一个女孩子是很没有礼貌的。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陈小易准备迈出去的步子又收了回来。顾筱宁怎么会是陌生人呢,那个他一直以来爱惜的鬼丫头妹妹怎么会是陌生人呢?就算全世界都是陌生人,她也不可能是陌生人。

陈小易回过头看着康玲,怎么看她也和顾筱宁打不上边。顾筱宁是个精灵古怪的丫头,但是眼前这个女孩看着就是个文静的淑女。他带她来到操场的一个角落坐下,想听听那个鬼丫头遇到什么烦心事。

“你和那个鬼丫头认识多长时间了?”看康玲不说话,陈小易先打开了话题。

“我们在国外认识的,那个时候……”康玲说起了她和顾筱宁是怎么样认识的,后来又是怎么样成为了好朋友。

当陈小易听康玲说顾筱宁钱包丢了一个人站在街上的时候,他抬起头看着天,想要阳光晒干他湿润的眼眶。听康玲说着顾筱宁国外的经历,他感到很心酸。他明白顾筱宁其实有多么脆弱,他能想象到她站在街角时内心的冷清和恐惧。她给人的感觉有些玩世不恭,好像什么也不在乎,还有些高傲,有些冷漠,只有陈小易知道,那都是不得已的伪装,她不想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

“听她说,你们两个是青梅竹马?”康玲的话把陈小易的思绪拉了回来。

“呵呵,是两小无猜。”陈小易笑着说。

“陈小易,你难道没有感觉到顾筱宁对你有些别的感情吗?”康玲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难道我没有感觉到顾筱宁爱我吗?我想你是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吧,你应该也知道我有女朋友的事情吧。我不能伤害她,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子。”陈小易还是看着远处。

“但是,你忍心伤害筱宁吗?她那么爱你,你能伤害她吗?”康玲生气地说。

“她不爱我,真的。她现在只是没有办法分清对我的感情是什么,那不是爱,只是一种亲情和依赖。如果我现在介入她的生活,给了她一丝的希望,可是我又给不了她一个未来,那样的伤害她怎么能忍受?现在她会痛苦一些,但是她渐渐会明白她对我的感情是什么。”陈小易这些话说的有些残忍,但是每句话说出来之前都在他的心里斟酌了很久。说完这些,陈小易起身想要离开。

“陈小易,她就要死了。”在陈小易走出几步后,康玲终于控制不住地怒吼。

陈小易停下脚步,楞了一下。然后他跑向学校的大门口拦下一辆出租车,迅速离开了。坐在车上陈小易的心中忐忑不安,他了解顾筱宁是什么样的性格,所以在康玲说出那句话后,他什么也没有多问,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顾筱宁的身边。

陈小易赶到顾家的时候,家里只有做饭的阿姨在。他问也没有问,就上了二楼。他想,顾筱宁现在肯定是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筱宁,开门,筱宁,我知道你在里面。”陈小易敲了几下门,但是里面没有回应。在陈小易叫了几声后,陈小易听见里面好像有断断续续微微的哭声。

“筱宁,开门,小易哥哥给你带糖了。吃一颗糖,是不会长蛀牙的,快开门。”在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后,陈小易向以前那样哄着顾筱宁。

在门打开的一瞬间,陈小易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当顾筱宁抱着他的时候,他才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眼前的人就是顾筱宁。他扶着她走进房间,关上门的一刹那,房间陷入一片漆黑。陈小易的心中一沉,小时候,第一次来顾筱宁的房间她的房间就是这个样子。

陈小易扶着顾筱宁在床上坐下,然后打开屋子里的灯。屋子里里狼藉一片,散落在地毯上的空酒瓶,还有酒杯肆意炫耀着它们这些天的丰功伟绩,一些杂志扔的地下到处都是,好像在控诉它们的遭遇。

收拾好一切,陈小易坐在床边,看着顾筱宁,想听她说点什么。但是,他明白,以她的性格,现在什么也不会说的。

“饿不饿,想吃什么,我让阿姨给你做。”陈小易看着低着头的顾筱宁问。但是顾筱宁没有说话,还是低着头。

“不想吃饭,那你先去洗个澡好不好?你头发都有了馊味了。”陈小易看顾筱宁不吭气,只能用这个办法了。果然,在陈小易说完这句后,顾筱宁马上就去了卫生间。

陈小易笑了,顾筱宁还是顾筱宁。记得小时候,他们一起去参加一个小朋友的生日派对,半路上,陈小易说顾筱宁的裙子上有个小油点,顾筱宁听到后硬是吵吵着司机把车又开会去,换了身衣服,结果他们赶去的时候,小朋友们都开始吃蛋糕了。她说过,我能够容忍穿廉价的衣服,但是我不能忍受衣服有一点点脏,她是个超级洁癖。

顾筱宁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到陈小易坐在床上笑,她拿起凳子上的洋娃娃就砸了过去,吓了陈小易一大跳。

“好了,不要闹了,坐这儿,咱们说会话。”陈小易拿着那个娃娃,伴着鬼脸对顾筱宁说。

顾筱宁被他逗乐了,她好像看到了几年前那个调皮的陈小易。

“对不起嘛,我知道我又违反了咱们的约定。我答应过你,不会再把自己一个人关在黑洞洞的屋子里。但是,最近,我真的很难过嘛。”顾筱宁乖乖的坐在陈小易的旁边,看陈小易没有说话,自己就主动承认错误。

“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很不错。”陈小易用一种老师批评学生的语气说。听陈小易这么说,顾筱宁心中的伤就像宣纸上的水滴,散成一片。她想他肯定会问问自己为什么那么难过吧,但是没想到他说出的居然是这句话。

顾筱宁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又低着头保持沉默。陈小易也不说话了,他认真的看着沉默的顾筱宁。他知道,她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

“筱宁,我今天见到了你的一个朋友。”陈小易抚着顾筱宁的肩膀告诉她。

顾筱宁抬起头,陈小易看到了她眼中的不安和内疚,还有渴望。没有预兆的,她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水,似乎永远也停不下来。他见到过真实的顾筱宁,脆弱的顾筱宁,但是没有见过哭泣的顾筱宁。她的泪水好像有魔力,一直流到了他的心里,让他的心中湿成了一片。

“筱宁,乖,不要哭了。”陈小易替顾筱宁擦去脸上的泪水。

“小易哥哥,从小我的世界就只有我自己,我一个人哭,一个人笑。直到遇到你,我的世界不再寂寞,我的世界变的五颜六色。后来,我又遇到了康玲,就是今天找你的那个女孩子。她就像个姐姐一样爱护我。她包容我,理解我,在国外的时候,她给了我全部的温暖。有了你们两个人,我觉得我的世界已经丰富多彩了,我很满足了,我没有很贪心啊。可是,那天,当你告诉我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的心被掏空了。”说着顾筱宁靠在陈小易的肩上呜呜地哭起来。陈小易抱着她的肩膀,他想她有太多的话要说。

“小易哥哥,你打开了我的世界的大门,可是你又亲手把它关上了。我想要告诉你,但是我知道告诉你这样的事情,你有多么的为难。我更害怕,我说出来后,我的感情就只变成了一句话,你转过身就会忘记。我想留住你在我的心中,可是,我却感到你越来越远。我很难过,我想让自己好一点,所以我坐在黑洞洞的房间里,好像天永远也不会亮,那我就不用去面对那么多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鸵鸟,我把头埋在沙堆里,假装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事实上,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陈小易抓着顾筱宁冰冷的手,体会着她心中的痛苦和挣扎。

“小易哥哥,没有你,我要怎么办?”顾筱宁颤抖的声音,终于说出了这句让她钻心的痛的话。

“筱宁,哥哥永远会在你的身边。就算以后,你结婚,有了小孩,哥哥还是你的哥哥,怎么会离开呢?”陈小易想让顾筱宁正视自己的感情。

“小易哥哥,你明白的,我不是要你做我的哥哥,我要你做那个可以陪伴我度过一生的人。”顾筱宁从他的肩上抬起头,怔怔地看着陈小易。

看着顾筱宁,陈小易感到自己被逼到了死角,再也没有退路。其实,他才是那只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他以为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事情都会过去,但是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逃避是不可能的,所有的事情他都必须面对。就像现在,他必须要面对顾筱宁对他的感情。

“但是,筱宁,我不是那个可以陪伴你度过一生的人。我相信你一定会遇到那个人的,不是吗?”陈小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后悔了。

“陈小易,你什么时候变的那么虚伪,你知道我不需要你这样浅显的敷衍。你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易哥哥,你走,你马上给我走……”顾筱宁打开门,站在门口,决绝地看着陈小易。

陈小易知道自己触及了顾筱宁最敏感的神经,她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假惺惺的样子。可是自己在心里真的希望她可以幸福,可以找到那个爱她的人,但是那话从嘴里出来,却变成了这样。

看陈小易坐在那里不动,顾筱宁拉起他,把他推出了门外。

关上门,顾筱宁关掉了灯,重新陷入黑色的世界里。在她的心里,她觉得这样的世界比现实的五颜六色的世界安全的多,干净的多。曾经,陈小易在她的心里干净地像高峰上终年冰冻的冰雪,但是没想到几年不见,他就被世俗融化了,变的庸俗不堪。想着他刚才的话,顾筱宁心中的怒火无法平息。

“康玲,不管你手头有什么事,都放下,我想见见你。”顾筱宁拨通康玲的电话,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这边康玲又是一头雾水,这小丫头,每次都这样。

康玲赶到的时候,看到顾筱宁开着灯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

“呵呵,怎么把灯开了,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康玲想,肯定是自己今天的一番话把陈小易感动了,然后他来看望顾筱宁了。

“你不是见不得黑黑的嘛,所以就打开了。”顾筱宁扯开了话题。

“要我说嘛,你这个孩子太浪费了,你看,外面大亮的天,你拉着窗帘开着灯,何必呢?拉开窗帘,还能看看外面的世界呢。”说着康玲拉开了窗帘,关掉了灯,然后坐在顾筱宁身边,等着她说陈小易的事情。

“你不要看了,什么也没有发生。他太让我失望了。”顾筱宁看着康玲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的眼神,适时打断她。

“失望?为什么?我看他挺关心你的呀。”康玲想着上午陈小易迅速离开的身影想不明白顾筱宁为什么会失望。

“他再也不是我以前的小易哥哥了,他现在也和别人一样了,很庸俗……”顾筱宁对康玲说了陈小易来之后发生的事情。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想想,听着你那样的话,他连退路都没有。他能说什么呢?难道说他也爱你吗?如果是这样,那他对他女朋友也太无情了,和花花公子有什么去别,对不对?可是还想安慰你,就只能那样说了。况且,随着时间的改变,人都是会变的,你怎么可以要求陈小易还是你离开的时候的陈小易呢?”康玲耐心的为顾筱宁分析陈小易之所以说那些话的原因。

顾筱宁没有说话,她还是认为无论如何陈小易不该那个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