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回失落的味道——广州鸡蛋仔

【我是庶民小吃达人】

熟悉OK小姐的朋友都知道,本人口味清淡,不爱大鱼大肉,青菜白饭,足以应付我的胃。我承认我是一个不好好吃饭的人,对正餐没特别要求,但不代表我对食物没有追求,我最爱的是小吃。

现代人的口味越来越重,需要浓烈的刺激才能唤醒味蕾。大部分餐厅厨师,跟老板有仇似的,大把大把地撒下味精、鸡粉,难以吃出食材的真正味道。有时候和朋友出外吃饭,点一盘酸菜鱼,鱼肉淹没在一个充满红红绿绿辣椒油的洗脸盆里,真不晓得,究竟是为了吃鱼,还是为了吃(he)辣(tiao)椒(wei)配(jiang)菜(zhi),喧宾夺主。

小吃则不然,用材简单,主题明确,虽然如此,但想做出高度,实在考验一个厨师的自我修养。小吃可谓是集民间饮食智慧之大成。所以我一直认为,想了解一个地方的美食如何,必先尝当地小吃。

前不久,一位来自福建的朋友到广州公出旅游5天。前4天,他和同事游了著名景点,尝了特色粤菜。最后一晚,为了让他品尝真正的广州味(其实自己想吃),便带他从文明路,一路向西,吃到陈家祠。肠粉、奶糊、濑粉、炖汤、鸡蛋仔,一个都没落下。临别时,他说,“今晚的小吃完胜前几天吃过的粤菜!”

我可没砸“食在广州”的金字招牌。

【小时候的味道】

记得在中学的时候,有一位阿姨,基本上每天都推着带煤炉的自行车,在学校门口卖鸡蛋仔,一份5块。一放学,就有不少同学围着她,等着鸡蛋仔来解馋。

香喷喷的焦香蛋味,脆卜卜的蛋壳,软绵绵的蛋心,如果不是怕回家吃不下妈妈煮的菜,怕挨骂,我一定会:“阿姨,再来一份!”

后来随着社会变迁,卖鸡蛋仔的小贩阿姨不见了,传统的煤炉鸡蛋仔也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连锁的港式电炉烧的鸡蛋仔。

连锁式生产,都是同样的味道,同样地令我找不回儿时的味道。传统鸡蛋仔,只能成为追忆。

【蛋糕仔OR鸡蛋仔?】

诚然,现在满大街都是的港式鸡蛋仔,香味传千里,人还在地铁口上,就闻到下面传上来的阵阵香气,纵使如此,但对于我来说,这些所谓鸡蛋仔,弹性十足,香脆欠奉,不过是新鲜出炉的蛋糕仔而已,试问鸡蛋仔没有了松脆的蛋壳,还能称之为鸡蛋仔吗?

港式情怀请在香港卖,我要的是广式情怀。

所以,有好一段时间,我对鸡蛋仔是拒绝的。

【直至】

直至一年半前的一个下午,准备到公园跑步的路上,走过陈家祠地铁C出口的柏德来商业城商场,刚踏进美食街,就闻到一阵焦香鸡蛋味。我走近去看这家“蛋仔王”,发现都是用电炉,但香味就和旧时的一样。

有多年健身习惯的我,又怎么会没出息地说出“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的话,当然是运动后,再大口大口把之前消耗掉的热量吃回来啊!

6公里后,“老板,来一份鸡蛋仔!”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在这最长的5分钟里,蛋蛋的香气(你们别污),透进鼻腔,无论你的鼻腔是一片茂盛大草原,或是重岩叠嶂,这股香气都能直达穿透,再通过喉咙,弥漫至口腔,口水不听话地流出来。

“嘀嘀嘀嘀,嘀嘀嘀嘀”,原本奶黄色的蛋浆变成了巧克力般的健康肤色,一口咬下去,爆脆!而且因为电炉改善了煤炉不能均匀受热的问题,使得香脆的不只是一部分,而是整块,外脆内软,味道自然不做作,甜而不腻,一绝。这才是名副其实的鸡蛋仔,这才是真正的广式情怀。

“同样是电炉,为什么你家的特别脆?“我问。

老板说,“电炉的火力不如煤炉好,但又不能使用煤炉,所以只能从材料着手,我们不加香精色素,真的是用鸡蛋和鹌鹑蛋打成蛋浆,蛋白质含量丰富,自然而然香脆。”

从此,这家成为我吃鸡蛋仔的最佳选择,没有之一。后来介绍给不同的朋友,他们的口味不一,有轻有重,但吃过后,都不约而同地流露出以下表情。

当然,好而知其恶,如果一定要说它的缺点,大概就是有点热气上火,一次不宜吃太多,两人一份,一份8元,人均才4元,刚刚好。(我听见你们“哇”声一片)

情怀未变,旧时的味道终于得以重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