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辛酸,各有所得

摄影:Ashraful Arefin


上周末,招待朋友,四处转转。吃饭的时候,聊起身边朋友们的近况:有的要再婚,有的患重病,有的母亲去世了,有的二胎满地跑。

说起我其中一个朋友,远在山东的岳母大人突发脑血栓,他带着家人连夜开了十几个小时车赶过去,感觉脑袋都木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他说公司最近可能人事变动,搞得大家人心惶惶,自己家里又摊上这事,真是烦得要死。

我劝了几句,不再多言。十几年的朋友,说再多也没什么用。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浅显的道理,我们彼此,心知肚明。

只不过,难过的事情摊在谁的头上,都得承受。可不然,又能怎么办呢?

年初的时候,我的家人也是连续泡在急诊室好几天,我也只能瞪着眼睛守着。

晚班的大夫安排打了一夜的针,好容易挨到早上,我以为可以先回家睡觉,下午再来。可白班的大夫说,现在就得继续输液,不然病人好不了。

急诊室不是住院处,安宁祥和,轻声细语。那里是生死接驳站,一晚上,我就看到三个人没抢救过来,先后离世。撕心裂肺的哭声,在走廊里蔓延。

所以,当我的朋友从山东发来一张医院走廊的照片时,我默不作声。走廊的地上,是和衣而卧的患者家属。他说,在医院完全不是时间概念,而是疗程概念。

我说,你好好的。

学生时代读白岩松,记得他有处理沮丧的方法,其中两点记忆犹新:1.洗一个热水澡,然后决定活下去。2.想一想只有活着,理想才有实现的一天。

那时候,是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心想:摊上什么事才能如此沮丧呢?时间一天天过去,才慢慢体验到了这种情绪。

尼采说,所有不能杀死我的,都将令我更加坚强。海明威说,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给打败的,你可以消灭他,可不能打不败他。

挺不住的时候,在心里默默读这两句话,感觉就像吃了两片镇定剂,紧张焦虑的感觉慢慢被驱散,自己终于又可以静下来,仔细思考对策了。

人生,其实就是一个出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问题来了,按照轻重缓急排一个次序,然后问自己:想不想解决?想,去思考对策。不想,扔旁边晾着。

其他任何情绪,都没什么卵用。

晚饭结束,送朋友踏上高铁。一别两宽,各忙各的。我们都到了独当一面的年纪,要对各种各样的人和事负责,无论自己愿不愿意。推杯换盏的闲暇,愈加珍贵。

朋友说,你身上的事情也不少。我笑了,大家的事情都不少。

托尔斯泰早就说过,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这位大文豪,和老婆吵了一辈子,82岁高龄时离家出走,最后死在一个小车站的木屋里。

所以,我们谁也不要五十步笑百步,还是低下头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吧。虽然我们各有辛酸,但我相信也一定会各有所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