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河床前行

郭叔叔,我小时候院子里的邻居,这两天逢人便讲:「河里有鲸鱼!」

「你他妈够了老郭,你神经病吧!」

「我亲眼看见!前天雨下得最大,我去写生,都画下来了……」

「你养养生,多活几年有什么不好?这么大年纪了,发大水还出去画,疯的!」

「你们看,那么大一条,不可能是假的。」

「啧,你自己画的,画多大都行噻。」

说得越多,老邻居们越懒得理他。

人们说大涝之后必有大旱,水退以后才没几天,就干得只剩下河床了,没人想到会这么快。现在轮到郭叔叔的老婆于娘娘逢人便讲了。

「喂,你们帮我劝一哈老郭,他现在神经得很,天天闹着要去河里面找鲸鱼。」

「哪里来的鲸鱼哦!老郭是不是搞艺术搞得脑子出毛病,去医院看看才好。」

「哎,也是我们年轻的时候条件不好,他蛮有才气那么一个人,跑去开矿,憋了一辈子……」

说来说去,反正最后邻居一群人,堵着门劝郭叔叔。

「我们年纪也不小了,安安心心养老,不要给家人儿女操心!」

「你们懂啥,我矿下得又不少,壮得很!」郭叔叔卷起裤腿,「你们哪个的腿子比我粗?」

「你放下包讲话,你们家于娘娘担心得你不行,又不敢讲。」

「她有啥不敢讲!我那时候没学成画还不是她天天抱怨说我们儿子一双好鞋都买不起!」

于娘娘一听不行,眼泪哗哗流下来:「就这个事情你一直记恨我?」

邻居们赶紧扶她坐下,围住安慰,人家也不是那么个意思,你们也不是这么就过来了,什么好话都讲遍了,于娘娘还是一直哭。

「我也不是怪你,以前谁不知道,没办法的噢!大家都那么困难。」郭叔叔坐到她旁边,「你就当我背个包出去走走,又没多大事情。我们现在有钱有闲,你还不让我走走?」

「你就是安不下心!你就是怪我耽误了你这辈子!」

「我哪讲过这种话?我看到点不一样的东西,我出去寻找一下,找不到我就回来了,是不是……」

大家听到这种话又都说郭叔叔不好了。什么一把年纪,什么异想天开,反正还是那套话。他儿子从屋里走出来,跟他说:「老爸,你何苦自己去找,家里面一根网线的事情。你用手机查,网线都不用。」

大家都说还是年轻人聪明。

总之,最后郭叔叔没有走成。从那天起,他开始很少出门,锁在自己房间里,听于娘娘说是每天在上网。

「饭都不吃,后来我都懒得做了,反正我们儿子教他用手机点餐,每天外卖送过来,一身轻松。」

过了两年,听说郭叔叔得了糖尿病,我们去看他,看到房间里贴满鲸鱼照片。

「那鲸鱼最后肯定死在河底了。新闻当然不会报啊!天降异象这种,领导避讳的嘛!你们年轻人,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邻居都说郭叔叔精神有点不正常了。我觉得还好,听他聊鲸鱼能聊一下午,旁征博引思路清晰,不过也就当听点故事,笑笑就算。

又过了两年,大坝修得很稳了,洪水再也涨不进来,河也没干到底过。郭叔叔还在念叨着他的鲸鱼。

据说到死他都没忘掉那条鲸鱼。临死前他对儿子说,沿着河床往下游走,肯定能找到鲸鱼的遗骨。儿子光顾着哭,什么都没听进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