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在世,何其相似。

图片发自简书App

长兴的风是很慢的。

早晨坐火车到站,下来就听到喧哗声。每个人应该都对自己家乡火车站附近抢生意的出租车司机的喊叫很熟悉吧。

出站的人一脸冷漠,掩饰自己急切归家的心情,只为在跟司机叫价的时候能沉稳一点,然而大多数依旧都是多少钱,哦,立马走么,那走吧。

从小时候就开始在这片土地奔跑,却仍旧觉得今早的长兴陌生的很。

从五点到八点,路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门店一家一家的拉起卷帘,兹拉兹拉。

我突然想蹲在路边,我也确实坐在一家门店的阶梯上,来往行人的形色并不匆忙,跟这座城市的风一样,悠悠荡荡。

这个时间段是属于老人家们的。环保袋,花白头发,熟悉的口音,偶尔降低声音,在交流村里村外的家常里短哩。

大妈大叔们一个老早就站在超市门口等着抢头等新鲜的蔬菜水果,排在前头的人摇着蒲扇,欢欣从发梢都看得见。

人力三轮车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长兴的主演交通方式,似乎已然成了一道风景线,交警站在街头,流下热汗,走遍大街小巷的人力车夫熟捻地跟他们打招呼。

大概到了九点,早餐店的门口开始排起长龙。更多的轿车和电动霸占道路,咖啡开始热销,给昨晚熬夜刷手机而准备上班的人以今天肯定会很精神的宽慰。

开始堵车了。

女司机男司机们在车里打哈欠。

交警的汗流的更多了。

我拉住一个行人,问他,你今天累不累,他瞟了我一眼走开了,边走边回头看我,可能当我是个露宿街头的疯子。

生而在世,何其相似。

拍拍屁股,我要做主流大众的一员去了。

早安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