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麦西

(本篇有重口味细节描写,请避免在用餐、吃零食、喝红酒的情况下阅读。)

Costa Vincetina海岸故事|目录

上篇|乡居伊始

图文|王屿

每年六到十一月,是维森蒂娜海岸的旱季。这几个月没一滴雨水,田野里光秃秃一片,地表枯成一块块醒目的红色。

不过,我们屋前的菜地是个意外。因为早晚浇灌两次,蔬菜长势迅猛,绿意盈盈。洋葱地腾出来空间后,我们紧接着补了些菜苗,新栽了秋葵、辣椒、生菜、芥菜等。卖菜苗的大叔用蹩脚的英语告诉我,在美妙的阳光下,只要浇够水、管够肥,菜苗就会嗖嗖嗖地长。大叔是对的。可他忘了告诉我,野草会见缝插针地长,长速会嗖嗖嗖地盖过小菜苗。因此,隔三差五地除草,也变得和浇水一样重要。

太阳不那么猛烈时,我总蹲在菜地的沟渠间,小心翼翼地锄松菜苗四周的土,拔掉疯长的杂草。如此反复,给小绿洲里的蔬菜们留出足够的空间。

小猫麦西对拔草这事很好奇。它先在远处静静侦查一番,再冷不防地窜到菜园里,趁我完全没有防备时,从头到脚蹭过我的后背,如一条光溜溜的泥鳅滑过。这家伙力气可不小,我常常一不小心就会被扑倒。

“麦西,你这样子我完全干不了活!” 我总是被吓一大跳,然后本能地把它推开。

“喵……”,对方显得很不情愿,小脑袋再蹭蹭我的手,再轻得不着痕迹地走开。

我不由得回想起初来海岸时,我和麦西之间一些猛烈的生活撞击片段。这才短短几个月,它对我的态度完全180°大转变。

麦西是尼克的小猫,是他前几年出海钓鱼时,在海港的桥墩下捡的。小家伙当时被装在一个纸盒子里,瘦不啦叽的身子皱成一坨,半睁着眼睛对着尼克“喵喵喵”直叫!看着嗷嗷待哺的小猫,尼克不知如何是好。他常常要不远万里去中国,养宠物只会是件增添麻烦的事情。但他又怎会眼睁睁地看着小小猫饿死呢?于是他狠狠心,把它带回了家,给它喂食物、打疫苗、做节育手术,认认真真地照顾起这位新的家庭成员。

来海岸的第一天,尼克曾试图把我隆重地介绍给麦西。我们回到小镇的房子,麦西就闻声从外头闪进了屋,径直跳到了尼克的腿上。

“嗨,麦西。这是我常和你说的那位女孩。” 尼克把麦西轻轻转向我,麦西停下舒服的咕噜声,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你好,麦西。” 我伸出手,想摸摸它的头。没想,小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挠了过来。我来不及缩手,手肘多出一大条红印子。

尼克立马拿来酒精,仔仔细细地擦着,边检查边心疼地说,“老天! 还好没有出血。我们观察着,肿了必须去看医生。对不起,我万万没想到它会这样!”

“尼克,你的拖油瓶是只小野猫。” 我有点抱怨,毕竟我才是这个屋子的新主人呐。

“亲爱的,它只是想显示自己的家庭地位。如果真要伤害你,它本可以抓得更厉害一些。”尼克显然不是在给小猫开脱。他的话不无道理,这么锋利的爪子,没抓出血还真是留了情面。再看麦西,早已经闪出屋子,躲到小院的蓝鸢尾丛里,探出半个黑黑的脑袋,警觉地看着屋内的情况。

“麦西!你真是只小丑猫!”

我对着外头的它大喊,那半个小脑袋立马消失在花丛里。

“你们俩啊,都这么调皮。” 尼克莞尔。

没见到麦西之前,我所知道的猫虽然皮肤花纹各有不同,但都是胖乎乎的漂亮家猫一类。而麦西呢,长得又瘦又黑,身上还掺着一些不均匀的棕色杂毛。以我的审美来看,它和漂亮沾不上一丁点关系。加上刚刚它挠的这一爪子,我实在是对它喜欢不起来。

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单身时没养过宠物,是因为扛不起那份责任。如今这只丑小猫是尼克生活的一部分,而尼克现在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我得慢慢试着接受才行。

我和尼克商量好,我们租住的小房子里,除了卧室,任何角落小猫都可以自由活动。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和麦西很少正面交流。它似乎也在做着妥协,对于它的领地没过于坚持。慢慢地,它在院子的时间多了起来,常常趴在某个隐秘角落偷偷向屋内观察。而我也总趁它不在时,往它的碗里加上一点点猫粮。偶尔我们会遇到,也只是心照不宣地迅速躲开。

搬家时,反而是尼克提出要把麦西送人。

“我这么认真地去适应有猫的生活,你居然要把它送人?!”我忽地一下气就窜了上来:这人可真是的,要送不早送!

“亲爱的,对不起。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尼克把我拉到沙发坐下,自己半蹲在地上,注视着我的眼睛说。我知道,一旦他放下身段,就是有事情要谈了。

原来猫不像狗,主人到哪里它们就能跟去哪里。相比于狗依恋主人,大多数的猫更依恋它们的生长环境。很多猫在搬家后无故失踪,很可能就是去寻找先前的家了。原来,尼克是担心麦西适应不了山谷的生活。

我们找了房东里塔太太,托她在街坊邻居里给麦西物色一位新主人。这样的话,至少它以后还能在熟悉的区域活动。

搬家之日越来越近,麦西已经不再躲避我了。我在沙发看书时,它会跳上沙发,静静地趴在旁边观察我,只要我的眼睛离开书页,它立马转过脑袋,假装对我毫不在乎。

这位安静的丑小猫,好像也不那么讨厌了呢。虽然我们还没到亲密的程度,但双方已接受了有彼此的生活。

搬家前几天,我把尼克拉到沙发上坐下,和他谈了我的想法。我建议让麦西先跟着我们去山谷住一段时间,如果不适应再让里塔太太送人。

“哦,亲爱的,这样真的可以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麦西。”尼克激动地一把将我搂住,我的肩膀被搂得生疼。

“搬家了咱们地方大,给这只小丑猫睡露台。” 我扭开他的手臂。当然不能承认,自己其实已经接受了那只小丑猫。

搬至新房后最初两月,无论对尼克还是我,都是一种新的生活体验。我们一起做家具,一起打理屋子。下班回家的路上,他顺带在超市买些面包和葡萄酒。每周六,我们进城购买生活用品,逛建材市场,去小镇集市买些本地果蔬,有时还会买一些海鲜。

当然,麦西对购物没有兴趣。新鲜的环境开拓了它的视野,它不再是小镇上的悠闲小猫了。它比我和尼克还忙碌,每天到处侦察新领地。

渐渐的,麦西的领地从屋子扩大到了露台,从我新建的花圃到了菜园,再从田野再扩大到防火渠外的林子里。它拿爪子挠各种叶子和果子,趴在草丛里看蚂蚱和小鸟。很多个黄昏,它会独自在荒原里散步。

看来我们的担忧是多余的。麦西喜欢这里。她并不想念小镇的家。

因此,我和尼克最终做了一个肉痛的决定:找木匠破开昂贵的实木门,在门下侧开了扇小门。这是专门给麦西的,这样它能自由进出,在外面玩到什么时候都可以。

不过也正是这扇门,给我们带来了新的苦恼。有一天,麦西叼着只不明物体来到屋里。它把猎物往我脚边一放,骄傲地围着我喵喵直叫。我把手头的事情放下,定睛一看,差点没有把我吓瘫。

“麦西!你给我把这玩意弄出去!”我尖叫着打开了落地窗!

这一声尖叫把麦西吓得跑出了屋子。地上躺着一只半晕的小蜥蜴,身体还在活蹦乱跳!

所幸尼克在家,他闻声而来,把那只蜥蜴包在厨房纸里拿出屋子放生了,紧接着他往地上喷了酒精消了毒。

“尼克……”我在旁边瑟瑟发抖,脑袋搅成一堆毛线,说不出更多的话来。只觉得家里进爬行动物,比屋顶塌下来还要严重。

“亲爱的,我把猫的门锁了。麦西今晚肯定不能进屋。”尼克拉我到椅子上坐下,倒了杯水让我缓缓神。接着他出去找到麦西,我听见他对着它大声说了些什么。

我不觉得那样会有用。可听起来,尼克很认真地在和麦西沟通,语气甚至有些凶巴巴的。训斥完麦西,尼克进屋在我对面坐下。他拿手擦擦脸上的汗珠子,轻叹一口气对我说,“麦西第一次捕的猎物竟然给了你,这让我非常失望!”

我顿时笑到差点没把水喷出来:“敢情你出门这么一通骂,不是骂它不该把动物叼家里,而是骂它不逮蜥蜴给你啊!”

“都有。”尼克狡黠地笑了,像对自己智慧的一面很满意。他这是在宽我的心呐。

“尼克,麦西变了”。

“这可能是它的天性呢?”

“那是只小蜥蜴呀!”

“唉,自然界每分钟都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说到这儿,我的不适已经缓解了许多。死蛇事件之后,我其实已经有了某种心理准备。这件事上,尼克也还算有原则,站在我的立场上想问题,也帮忙打扫干净了现场。而麦西,竟把第一次捕获的猎物给了我!它在对我示好吗?想到这儿,我的胸口涌出一阵细微的感动。

当然不过,猫门是要锁一晚的,狂野的天性需要一定克制。麦西在门口喵呜了一夜,我们被吵得半宿没睡。第二天清晨,我把脸上写有后悔的麦西放进屋来。麦西在地上翻了一个身,肚皮敞开对着我,四肢舞来舞去。

事实却证明天性是很难克制的。小猫麦西的捕猎范围,已经从蜥蜴宝宝扩展到成年蜥蜴、蝗虫、小鸟、老鼠等其他猎物。尼克和我训斥教育了麦西很多次,人猫双方终于得出权衡:麦西必须在指定地点吃猎物,而我们不得不忍受门口大快朵颐的声响。

麦西好几次拿爪子轻轻试探我,都被我凌厉的眼神给盯了回去。我知道它在示好,但我对它的爪子有双重阴影。

一个除草的午后,麦西又一次悄悄窜到了我背后。这一次,它把我蹭倒在了菜地里。我双手撑在土里,想尽量不去伤害到之前锄过那几棵辣椒。只是一阵恶臭钻进鼻孔,我猛地起身退了几步。这时我才发现,被我压过的土里,有像粪便一样的东西。

原来,麦西把它的便便埋在了菜园里!

麦西私下其实是只很爱干净的猫:捕猎完后,它会在外面舔很久,处理好脏掉的皮毛才进屋。屋里不需要摆猫砂,因为它会在离屋子很远的野地里解决问题。这方面,倒是给我们省了不少事儿。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它到头来竟挑了我的菜园做厕所!

怪不得它推我?!因为我动了它的重要领地?!

“麦西,我们得谈谈。”我闪到菜地边,对着先前麦西的方向大喊。哪知麦西早不见踪影,不知道藏到了它广袤领地的哪一个角落。

人和猫的生活界限,一时半会儿大概还划不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