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改诗之小趣

是夜,帘外雨潺潺,难以入眠。

索性翻身起床,到书房找书看看,把此时的负面情绪给挤出大脑。走到书架上,首先最打眼的李清照的《漱玉词》。

打从初中爱上诗词起,便对李清照的词情有独钟。一次在书店偶遇此书,速购回家,以飧偏爱之情。然我本懒惰之人,亦只在闲暇心血来潮之余偶尔翻翻,并没做从头到尾全部阅读完,说起来惭愧至极。

顺手打开书页,一下子就看到了《丑奴儿.晚来一阵风兼雨》一词,便细细品读起来。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这首词是李清照自己婚后生活的一个场景,词的意境大致是写在一个风雨之后的黄昏,一个女子弹罢笙簧,轻轻起身到菱花镜前,轻描峨眉,淡施胭脂,再着上一袭绛绡薄缕。

此时的女子在绛绡薄缕的衬托下肌肤若雪、香软如玉,使本就美貌娇俏的女子更加妩媚、妖娆。妆毕,女子款款走到情郎面前玉臂轻舒、朱唇轻启,道:“今夜的纱橱枕簟一定会很凉吧!”。语罢,笑意盈盈里夹杂着狡黠的神情,痴痴地、娇嗔地望着自己心爱的情郎不已,等待他的回应。

读完这首词,自己已经深深被此种的情景所吸引,仿佛看到了女子娇嗔、贪恋、可爱、热情的模样,情不自禁地喜欢上了此女子。

其实词中描写的女子就是李清照自己,展示自己与爱人的甜蜜生活的一个瞬间。

曾读过许多男性词人描写闺房小女子娇俏、自恋、思春等情态的词作,描写中亦是惟妙惟肖、情真意切。

然而读了李清照的这首词,才发现其实女人才是最了解女人的,男人作为女子的代言人描写女人的心思,终究是隔着一层的,无法到达极致。只有女人才能将一个爱恋中的女子的这种细腻而真实、娇憨而不艳俗的情态,还有些许不露声色的自恋描写得如此的入木三分,呼之欲出。体现了词人高超的笔力和绝世的才情。其实,清照词人才是真正的性情中人。

一词读罢,喜悦之心顿时在心间弥漫开来,慢慢溢满了整个房间,连窗外的雨声也变得温暖,甚至可爱起来。可心下觉仍不尽兴,似觉还需要用什么其他的方式将此情景延续。略一思忖,哈哈,有了,不妨将此词改为诗的形式试一试,也未尝不可。于是,且将雨声做伴,以《闺语》为题,乘兴胡诌,改诗如下:

                闺语

          晚来风雨洗炎光,

          却对菱花淡淡妆。

          绛绡缕薄冰莹肌,

          笑语檀郎枕簟凉。 

其实,以“闺语”为题,感觉不是很合心意,亦不能体现恰如其分地体现词中的意境。无奈只有此能力,请读者多多指教,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