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在左,疯子在右》: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道说:是人间;

佛说:是六道之一;

上帝说:是天堂和地狱之间的战场;

哲学说:是无穷的辩证迷雾;

物理说:是基本粒子堆砌出来的聚合体;

人文说:是存在;

历史说:是时间的累积。”

众说纷纭,因为这个问题从来就没有统一的答案。

在每个人的世界里,自己就是主角。我们对外在的认识局限在一个小小的自我里,对世界的认识不可避免地具有局限性。

那么,别人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这个问题大概不亚于哲学那著名的三问。至少于我而言,从小时候开始它便时常在脑海中浮现。

如果你也是这样,或许这本书刚好可以帮你再多打开看世界的一扇小窗。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作者高铭出于好奇心曾试图探索别人的世界,然而没有一个正常人愿意花时间认真回答如此“无聊”的问题。

于是他剑走偏锋地将访谈对象选为精神病患,因为这是一群渴望倾诉,却很少被人了解的群体。最终,他花了四年的时间了解这些社会边缘人物的世界,将其加工整理成了此书。

在豆瓣榜单中,该书排名19,评分8.1,还受到著名心理咨询师武志红的推荐。

然而本书也存在两个争议。

一是此书号称“国内第一本具有人文情怀的精神病患访谈录”,但是据豆瓣许多读者所说,以往版本的后记中却有这样一句话:“出于一些原因,我基于真实案例在内容上做了增添或者删减”,由此引起了很多人关于案例真实性的质疑。

二是相关专业的读者表示此书中关于量子物理学等学科描述的专业性不够。

基于以上两个原因,许多读者建议把该书当成科幻小说来看更好。

另外,很多人在阅读时都感受到极大的冲击。

作者在书中也提到自己作为一名非专业人士与精神病患的长时间接触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很容易受到影响。

“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精神病患们眼中的世界与普通人天差地别,不少读者看完都表示“细思极恐”。因此以小说式“半信半疑”的态度去探索,也许对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而言是更为稳妥的做法。


走进光怪陆离的世界

上学从家里到学校,工作后从公司到宿舍,循环往复的两点一线,越来越规律的生活,好似给生活套上了一个固定的模型。

搭地铁时,站在车厢连接处的位置,看着人群跟随整节车厢左右晃动,我总是时不时会陷入想象,或许下一秒地铁就会上演釜山行?

走在路上,偶尔也会觉得路过的汽车会不会突然变身帅气的“大黄蜂”。

剧里美人鱼心里的想法都能瞬时传到方圆十里内,人类有一天能不能做到?

影视作品里描述的世界是那样的神奇,让人沉浸其中。

但我却没想过,这样稀奇的想法有可能真的发生在人类身上。

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一书中,每个精神患者眼里的世界都千奇百怪。

也许我们看到的是一样的事物,但他们脑海中形成的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如果你的人生只是一本书,而你既是作者又是主角呢?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第一个故事讲述的就是一位妄想症患者。

他沉迷于撰写自己的小说,认为自己活在这本书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为了增加小说的高潮,他甚至在家里假装杀害自己的孩子。

他半年后被诊断痊愈出院,临走前嘱咐高铭去看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桌子背面,上面写着:半年后离开……

故事的结局也许有点惊吓,但是如果你再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这位患者不只是完全沉浸于自己的世界,还是在尽力证明自己的想法,改变着所谓“小说”的走向。

事实上,我们不也是自己人生之书的作者和主角吗?

我们虽然没有权利决定他人的命运,但对自己的人生却拥有着足够的主动权。

每天都走的那些路,见的那些人,做过的那些事都是书上浓墨重彩的部分。

“作为自己人生之书的作者和主角”这样的想法提供了另外一个“上帝视角”,帮助我们从自我困局中抽离出来。

它撇开了“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迷雾,跳脱到自身之外,提醒着我们看清这路途,铭记自己才是时刻把握着生命主动权的那个人。

生活难免重复,可是只要掌握主动权,带着谱写美好诗篇的心情去创造,一切都可以在你的“笔”下,增添许多惊喜。

快乐、痛苦、悲伤都会随着书页翻篇,因为你知道自己的人生之书还在继续写下去。

也许有的人是一本《大英百科全书》,一生都在追求知识;有的人是《小王子》,在流浪中寻找生命的真谛;有的人是《故乡的食物》,尝遍南甜北咸,东辣西酸……

无论怎样,每个人撰写的那本人生之书都足够独一无二,足够精彩,因为再没有同你一模一样的人。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不止人生之书的故事,还有神奇的“未来文明”,铭记前世轮回的人……

它带读者走进了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令人惊叹之余,又重新打开了看世界的另一个角度。

网友曾在微博上问史蒂芬霍金有关于庄周梦蝶的问题,对此霍金回答,“我们不知道,也许也无法知道。这个问题至少要等到我们开始深刻地了解意识和宇宙时才可知。”

牛顿临终时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好像是一个在海边玩耍的孩子,不时为拾到比通常更光滑的石子或美丽的贝壳而欢欣鼓舞,而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完全未探明的真理之海。”

在无限的真理面前,人类的知识显得太少太少。有多少问题还没能得到解答。谁又能说自己看到的世界一定为真,而他人眼中的世界就完全虚假。

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我们是真实的存在,还是在梦里?

我们大可不必相信精神患者眼中的世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感叹于世界可能存在的多样性。

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动物,就在于我们的思考和行为不止出于本能,拥有意识,懂得问为什么,可以自发地去探索、发现这个世界。

不断地去探索和了解世界的多样性,就算缓慢,只要永不停止,总有一天我们会看到更多真相。况且,“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


沉下心钻研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中,许多精神病人对自己追求的“真理”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

有一位患者为了不带主观色彩地去看到别人眼中的世界,好几年都在模仿身边的人,模仿得惟妙惟肖。她最终的目的就是寻找世界的本质。

还有的患者坚持寻找地球上新的生命形式,花了几年的时间,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剩余的时间都去观察石头和花草,因为她认为石头拥有漫长的生命,人类之于石头,如同蚂蚁之于人类,前者的生命短暂到无法被后者察觉到变化。

许多患者甚至利用已有的知识将自己世界观的逻辑体系进行完善。

比如《时间的尽头》篇章中,被戏称为“仙”的患者应用广义相对论说明在重力扭曲造成的平衡中会存在一个时间的尽头,并且自己能来去自如。

诚如作者所言,“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为人类的逻辑极限感到悲哀,并且有沉重的无力感和某种程度上的绝望。”

因为乍看起来他们的每个想法都离经叛道,但只要跟随着作者与他们的对话去思考,最终便会发现他们想法背后强大的逻辑体系。

不管这些想法正确与否,他们都能沉下心,专注地思考和探索,将那些不可思议都变得有理有据。

越读到后面,我越觉得这些精神病患们离成为科学家只有一线之隔,他们怀揣着对世界同样的好奇心,同样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数年如一日地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上钻研。

也许这就是本书名字的含义: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相比之下,我们这样的普通人显得逊色许多。

平时上课刷微博,一到期末就熬夜抱佛脚。

每次新年总能看到大家在朋友圈立下的flag,又是去年那几项。

用积蓄办了健身年卡,一年到头能去拍照打卡两次都算万幸。

沉不下心去做想做的事,每天迷恋着纷纷扰扰的诱惑,不是游戏就是肥皂剧,这就是我们的常态。

能否放下急躁,沉下心去感受生活,专注那些你想做的事?

朱赢椿是国内知名的书籍装帧设计师,他设计的书曾多次获得“中国最美的书”和“世界最美的书”奖项。

在纪录片《书迷》当中,朱赢椿的工作室“随园书坊”门前,竖着一块交通标志:慢。

一是提醒来客不要催促,莫着急。二是慢走,留心脚下的蚂蚁在搬家。

这样慢悠悠的生活,让他能够从以往重复设计教辅书的工作中脱离出来,回归自己希望的状态。

他发现了工作室周围隐藏着的神秘虫子世界,时常花几小时去观察虫子们的家长里短,邻里纠纷。

最后他用4年的时间,修改19次,完成了第一本由自己写作和设计的作品:《虫子旁》。

虫子的图片藏在书的拉页里,提醒读者拉开会看到昆虫;扫描二维码可以聆听虫鸣声;随书还附带一份随园书坊的虫子地图,欢迎读者来访。

是那份慢悠悠又认真的生活态度造就了如此充满童趣的小细节。

像划开湖面的浮萍一样,我们心里的浮躁也需要自己不断地拨开,排除诱惑,专注地去观察,才能望见原本清澈的湖水,自己晴朗的内心。

花花世界,多少人沉迷其中,一刷起短视频就停不下来,可是笑过之后是一阵空虚,好像什么事都没做,这一天就又结束了。

因为那些不断产生的欲望并不能带来真正的满足感,你需要的是沉下心去做想做的事。

健身的人应该会知道一个概念,就是“欺骗日”。

很多平时坚持严格减脂餐的健身人士在每7-10天会有一个“欺骗日”。在这一天,他们会补充比平时多的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让因减脂而下降的胰岛素等回归正常水平。

简单来说,欺骗日这一天他们会放开了吃,既能为身体补充能量,也有利于调整自己的健身心态。

巨石强森的欺骗餐

欺骗日这样的概念也可以延伸到我们生活中。偶尔熬夜追剧,玩游戏是可以的,因为这样有利于我们在紧张的生活节奏中稍加放纵,放松心情。

可如果天天这么做,每天都是欺骗日,那最后你只会成为一个胖子,离自己想要的健身目标遥不可及。

这些堆积起来的小欲望,每次妥协的结果,积累起来最终都会压垮我们在朝目标前进上的希望。

拨开诱惑,用一份专注去探索,沉下心来慢慢品,慢慢做。

也许精神病患们过度偏执,坚信世界的本质只有自己认为的那样,但他们身上那种专注的精神,在如今的环境中却极其稀少、珍贵。他们做到了很多人无法做到的事情。

如果能将这份专注和沉着好好利用,或许新年的朋友圈flag你就能换新的了。


理解和包容的力量

网上曾有一个流传甚广的心理故事。

一位精神病人总以为自己是蘑菇,每天都撑着一把伞,蹲在角落里,不吃不喝。所有的医生都束手无策。

直到有一天,一位心理医生也拿着伞,跟他一样蹲在角落里。后来,医生开始走动、吃东西。病人质疑他身为蘑菇怎么能这样。医生告诉他:蘑菇当然可以走动、吃东西。

几周过后,这位精神病人便能正常生活了。

这个故事讲述了理解和包容的力量,只有当你处于对方的位置时,你才有可能感同身受,有可能设身处地找到解决办法。

精神病患在生活中常常是疯疯癫癫的代表,然而极少有人会去了解他们真正的想法。

像本书作者高铭一样,怀揣着理解的心态,去和他们相处,最终发现世界的不同面,得到生活中从未有过的收获。

当然,我们不一定要像作者只身前往“一线”,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有那样的能力。

但至少我们可以在心底里为这个群体摆脱污名,他们的脑海中很有可能是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异于常人的表现也许来自他们神奇的世界观。

本书中,作者与一位精神科医生交谈,医生说:“人人都有精神病。”

因为像强迫症等轻微强迫行为在现实生活中其实很常见,而需要治疗的精神病人在程度上更为严重。所以普通人和精神病人的差别其实不在是否有精神病,而在程度上的差别。

从这一点出发,或许人们能对精神病人给予更多的宽容和理解。

回到最初的那个问题:这个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

即使读完此书,我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最重要的并不是回答,而是作者利用此书告诉我们:摒弃偏见,不要停止探索,沉着专注,或许你就可以发现更为广阔的世界。


很高兴与你相遇,更多精彩好文欢迎关注自媒体:无物永驻,多平台同名。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