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我和婆婆的战争(02)

我想我就是一颗小草,坚强活下来,就能见阳光


得知苏菲跳楼的消息时,吴刚问我,为什么。

我说,抑郁症,这样的家庭环境让他彻底崩溃了。

吴刚什么也没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整整一夜,搂着我。第二天一早,上班前,他低着头没有看我,说,:“你千万别想不开。”

说完他就关上门,匆匆去上班。我呆呆地望着眼前木色的门,眼泪静悄悄地落了下来。

苏菲的苦,我都懂。因为一个月以前,我也想一走了之。我们面临着同样的家庭环境,同样的问题。

1,一个月前的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家里,我的婆婆正一手拿着我的贴身衣服,一手拿着我敷脸用的盆子,在那里擦洗衣机,紧接着,孩子便从洗衣机里钻了出来。涉及到孩子的安全问题,我这才满脸无奈的说了一句,已经重复过无数次的话,“孩子在洗衣机里真的很危险。”

结果又引来了一场没有休止的吵闹。足足有半个小时,我抱着孩子在卧室里,捂住孩子的耳朵一言也不发,任由她在门外砸着我的卧室门唱独角戏。

晚上吴刚一回到家,我便再次重复我说了无数遍的话,孩子在洗衣机里玩很危险!结果,是吴刚受不了我的唠叨。他因为这句我唠叨了有半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的话,而对我大发雷霆。

晚上,我公公也回来了,他们一家三口在客厅逗弄孩子,欢声笑语。而我,依然一个人在卧室里,。

门外的笑声透过门缝传进来,句句如针,狠狠地扎着我的心。

门内的我,憋着所有的委屈,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外面的声音,如同魔鬼,折磨着我。

我知道我已是病态,可却阻止不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冲出去,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去!跟我走在一起,也免得孩子哪天在洗衣机里,被她活活糟蹋死!我要让他们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我要让他们,为对我做的过分的事,遭到全世界的谴责!让他们夜夜难安,我要变成厉鬼,折磨他们!

恨,满心的恨。

我想打电话给妈妈道别,却发现根本说不出口。妈妈见我一直没说话,便说,先回家!

天还没彻底黑透,我抱着孩子回了家。

母亲对他们的行为亦是感到震惊。因为把孩子放进洗衣机实在太危险了,他家人居然没有一个放在心上。父亲叹气,并没有发言。

一周后,吴刚上门接我们。刚好表哥表嫂也在。表嫂心直口快,听明了事情原委,直接瞪大了眼睛责怪:“孩子要进去就放进去吗?孩子要跳楼要杀人也任由她去做吗?不过就是看护者的问题,推到孩子身上有什么意思?把孩子放洗衣机多危险你知道吗?出事了你们担得起责任吗?这么明显的安全问题不当一回事,早晚要出事!”

表哥直接搜索新闻,甩给吴刚,我父亲也难得开口说话:“娟子说的话,话糙理不糙。不是说老人就没错,错了该说也要说,这事太危险,新闻上常有报道,出事了怎么办!”

父亲话不多,不重。可正是因为我父亲极少参与我们家的事,所以我知道,吴刚这次终于听到心里去了,我也终于放心了。

临走的时候,父亲把我单独留下,告诉我:“下次被逼着回来,别带着个孩子!”

2,

苏菲走后第三天,正好周末。我从厨房刷碗出来,发现公婆正带着妞妞往外走,手里拿着包。

婆婆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孩子快去开门。

我公公冲着我点了一下头,“带妞妞去商场逛逛。”

我一听,吓坏了,赶紧上前抱起妞妞。我说,爸,孩子不去,你们自己去吧。

我是害怕的,因为我的婆婆带孩子出门,经常把孩子一放,就专心去做别的事情去了,尤其是逛街买东西。 被我碰上好多次,我也转达过吴刚,他自己也碰到过,可并没有放到心上。直到有一次,她自己回来了,才想起孩子还在小区里。全家出去找孩子,庆幸孩子被小区一个阿姨撞见了,在广场看护着。吴刚这才吓坏了,出言责怪,我婆婆也吓坏了,可根本没用,不长记性,继续如此。因此,吴刚也不放心她带孩子去人多的商场的。

既然劝说不听,那只好能躲就躲。我抱着孩子回到客厅,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她紧跟着,猛地一把将手里的包扔到地上,第一次守着我的公公和吴刚跟我大闹。

只见她指着我,咬牙切齿,恨意正浓:“就是你事多!我给你看孩子,你怎么这么多毛病!”

不知她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面目狰狞实在难看,还是觉得人太多套路不对,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着腿,两只手先是举到半空,头半仰起来,痛不欲生的样子,扯开嗓子就是一声嚎,紧接着两只手往两条腿上一扑,便开始演戏:“我不容易啊,我老了老了,来这里受这欺负啊……”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这阵仗,知她演戏,可一时又不知她演得什么戏,更不知该如何应对,便是一如既往的不做声。

很快,我便知道她的用意了。在她的儿子和老公面前,哭得这般可怜,怎能不叫他们心疼?

我那公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过去拉我婆婆,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

我没有说一句话,而我那婆婆却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口口声声说着来为我看孩子,为了我付出那么多,可是自己什么都换不来,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就是带孩子出去给孩子花钱,都是她的错。

吴刚除了心疼他妈,更多无奈,想是这些话也从他妈嘴里听到了不止一次。何况,他也不放心我婆婆带孩子去商场。所以他只好开口打断我的婆婆,“你不带出去不就是了,你乐得清闲,整日里在家带孩子那么辛苦,出去买东西,还要带着孩子么。”

我在心里冷笑,真是亲儿子,疼他妈。她除了心里高兴了,心情好的时候,会带带孩子,怎么又整日在家带孩子了?今儿个出去,要带着孩子,也是带给我公公看的。

这时我那一直闷不作声,也从来没有跟我有过正面冲突的公公突然拍打了几下桌子,指着我对吴刚吼道:“她叫你妈去死,叫你妈去死你知不知道!”

看着公公睚眦俱裂的模样,我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一句:她叫你妈去死。

我不知何时,自己竟是这般‘恶毒’,更是从未想过,有一天,我这老实巴交的公公,会指着我睚眦俱裂地指责我,可见他对我的恨意有多浓。

而最让我恐怖和无法理喻的,是被如此冤枉。我不是什么大善人,可自认做人有底线。即使面对婆婆三天两头的折腾,每次被气得浑身哆嗦,多数时候也是咬着牙一言不发。可即使这样,还是我错了吗?

我吃不消这样的气,想要开口跟他们理论。可话题已经不知转了几圈,我又被带到别的方向。

我的婆婆正指着我,一边看看我公公,一边看看吴刚,继续她的控诉:“我在你这里给你们看孩子,连个破盆子都不能用!辛辛苦苦看孩子,从来没拿我当一家人过!什么都要分出个你的我的!我跟祖宗似的伺候她啊!从早到晚,内衣内裤都给她洗,天天变着花样给她做饭呐!这么多毛病,我说我不看了,要走,她又害怕了,她威胁我!威胁我啊!她说再不让我见孩子啊!她指使孩子打我啊,天天挑唆孩子不跟我好啊……”

这断章取义扭曲事实的能耐真是上了天了!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崩溃了,彻底崩溃了。

早知一直的隐忍,换来的是这番模样,我又为何要去隐忍!

我一把将孩子放下,起身要跟她理论。我要问问她,我何时诅咒你去死了,我又是如何指使孩子打她了,不让她用的是什么盆子!她又给我洗了几件内衣做了几顿饭了!

可我刚起身,吴刚就迅速起身了,拉着我,让我闭嘴,他来处理。他将我拉进屋里,并把孩子塞到我的怀里。

妞妞扑进我的怀里,吓得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哇哇大哭。

我暂时恢复理智,看着可怜的孩子,只好紧紧抱住她,安抚她。可谁又来安抚我?

门外,是我那公公,配合着我婆婆,在指责我的不是。仿佛一切就在他眼前发生,他清楚而明白。

是我的老公吴刚,一直在点头的回应,嗯嗯嗯。没有任何的其他话语。我知道,他在当搅屎棍,试图应付过去。

他所说的处理竟是这么处理!

可是,他应付我可以,应付他的父母,可真是想得太美了。

我公公反感他的态度,再度拍桌子:“你表个态!”

一时之间,我那婆婆也安静了,唯有孩子,还在我怀里哭得厉害。

“表态什么?你怎么不问问我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说这些然然到底做了没有,你又知道多少?!”吴刚许是被吓了一跳,跟他父母说话的分贝竟然难得这么大。

这是在保护我,他的女人吗?我想我该感激,可还是冷笑。

我的心在变冷,在绝望。可是,肚子里,却仿佛有太多东西要奔涌而出,要炸了。

孩子哭累了,在吵闹声中睡着了。我轻轻地将孩子放下,拿了几件衣物,装到了兜里,自己回娘家了。

得知苏菲跳楼的消息时,吴刚问我,为什么。

我说,抑郁症,这样的家庭环境让他彻底崩溃了。

吴刚什么也没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整整一夜,搂着我。第二天一早,上班前,他低着头没有看我,说,:“你千万别想不开。”

说完他就关上门,匆匆去上班。我呆呆地望着眼前木色的门,眼泪静悄悄地落了下来。

苏菲的苦,我都懂。因为一个月以前,我也想一走了之。我们面临着同样的家庭环境,同样的问题。

1,一个月前的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家里,我的婆婆正一手拿着我的贴身衣服,一手拿着我敷脸用的盆子,在那里擦洗衣机,紧接着,孩子便从洗衣机里钻了出来。涉及到孩子的安全问题,我这才满脸无奈的说了一句,已经重复过无数次的话,“孩子在洗衣机里真的很危险。”

结果又引来了一场没有休止的吵闹。足足有半个小时,我抱着孩子在卧室里,捂住孩子的耳朵一言也不发,任由她在门外砸着我的卧室门唱独角戏。

晚上吴刚一回到家,我便再次重复我说了无数遍的话,孩子在洗衣机里玩很危险!结果,是吴刚受不了我的唠叨。他因为这句我唠叨了有半年依然没有得到解决的话,而对我大发雷霆。

晚上,我公公也回来了,他们一家三口在客厅逗弄孩子,欢声笑语。而我,依然一个人在卧室里,。

门外的笑声透过门缝传进来,句句如针,狠狠地扎着我的心。

门内的我,憋着所有的委屈,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外面的声音,如同魔鬼,折磨着我。

我知道我已是病态,可却阻止不了自己的想法——我想冲出去,抱着孩子,从楼上跳下去!跟我走在一起,也免得孩子哪天在洗衣机里,被她活活糟蹋死!我要让他们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我要让他们,为对我做的过分的事,遭到全世界的谴责!让他们夜夜难安,我要变成厉鬼,折磨他们!

恨,满心的恨。

我想打电话给妈妈道别,却发现根本说不出口。妈妈见我一直没说话,便说,先回家!

天还没彻底黑透,我抱着孩子回了家。

母亲对他们的行为亦是感到震惊。因为把孩子放进洗衣机实在太危险了,他家人居然没有一个放在心上。父亲叹气,并没有发言。

一周后,吴刚上门接我们。刚好表哥表嫂也在。表嫂心直口快,听明了事情原委,直接瞪大了眼睛责怪:“孩子要进去就放进去吗?孩子要跳楼要杀人也任由她去做吗?不过就是看护者的问题,推到孩子身上有什么意思?把孩子放洗衣机多危险你知道吗?出事了你们担得起责任吗?这么明显的安全问题不当一回事,早晚要出事!”

表哥直接搜索新闻,甩给吴刚,我父亲也难得开口说话:“娟子说的话,话糙理不糙。不是说老人就没错,错了该说也要说,这事太危险,新闻上常有报道,出事了怎么办!”

父亲话不多,不重。可正是因为我父亲极少参与我们家的事,所以我知道,吴刚这次终于听到心里去了,我也终于放心了。

临走的时候,父亲把我单独留下,告诉我:“下次被逼着回来,别带着个孩子!”

2,

苏菲走后第三天,正好周末。我从厨房刷碗出来,发现公婆正带着妞妞往外走,手里拿着包。

婆婆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拉着孩子快去开门。

我公公冲着我点了一下头,“带妞妞去商场逛逛。”

我一听,吓坏了,赶紧上前抱起妞妞。我说,爸,孩子不去,你们自己去吧。

我是害怕的,因为我的婆婆带孩子出门,经常把孩子一放,就专心去做别的事情去了,尤其是逛街买东西。 被我碰上好多次,我也转达过吴刚,他自己也碰到过,可并没有放到心上。直到有一次,她自己回来了,才想起孩子还在小区里。全家出去找孩子,庆幸孩子被小区一个阿姨撞见了,在广场看护着。吴刚这才吓坏了,出言责怪,我婆婆也吓坏了,可根本没用,不长记性,继续如此。因此,吴刚也不放心她带孩子去人多的商场的。

既然劝说不听,那只好能躲就躲。我抱着孩子回到客厅,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没想到她紧跟着,猛地一把将手里的包扔到地上,第一次守着我的公公和吴刚跟我大闹。

只见她指着我,咬牙切齿,恨意正浓:“就是你事多!我给你看孩子,你怎么这么多毛病!”

不知她是突然意识到自己此刻面目狰狞实在难看,还是觉得人太多套路不对,突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着腿,两只手先是举到半空,头半仰起来,痛不欲生的样子,扯开嗓子就是一声嚎,紧接着两只手往两条腿上一扑,便开始演戏:“我不容易啊,我老了老了,来这里受这欺负啊……”

这是我第一次见她这阵仗,知她演戏,可一时又不知她演得什么戏,更不知该如何应对,便是一如既往的不做声。

很快,我便知道她的用意了。在她的儿子和老公面前,哭得这般可怜,怎能不叫他们心疼?

我那公公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过去拉我婆婆,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

我没有说一句话,而我那婆婆却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口口声声说着来为我看孩子,为了我付出那么多,可是自己什么都换不来,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就是带孩子出去给孩子花钱,都是她的错。

吴刚除了心疼他妈,更多无奈,想是这些话也从他妈嘴里听到了不止一次。何况,他也不放心我婆婆带孩子去商场。所以他只好开口打断我的婆婆,“你不带出去不就是了,你乐得清闲,整日里在家带孩子那么辛苦,出去买东西,还要带着孩子么。”

我在心里冷笑,真是亲儿子,疼他妈。她除了心里高兴了,心情好的时候,会带带孩子,怎么又整日在家带孩子了?今儿个出去,要带着孩子,也是带给我公公看的。

这时我那一直闷不作声,也从来没有跟我有过正面冲突的公公突然拍打了几下桌子,指着我对吴刚吼道:“她叫你妈去死,叫你妈去死你知不知道!”

看着公公睚眦俱裂的模样,我什么都听不到了,只有一句:她叫你妈去死。

我不知何时,自己竟是这般‘恶毒’,更是从未想过,有一天,我这老实巴交的公公,会指着我睚眦俱裂地指责我,可见他对我的恨意有多浓。

而最让我恐怖和无法理喻的,是被如此冤枉。我不是什么大善人,可自认做人有底线。即使面对婆婆三天两头的折腾,每次被气得浑身哆嗦,多数时候也是咬着牙一言不发。可即使这样,还是我错了吗?

我吃不消这样的气,想要开口跟他们理论。可话题已经不知转了几圈,我又被带到别的方向。

我的婆婆正指着我,一边看看我公公,一边看看吴刚,继续她的控诉:“我在你这里给你们看孩子,连个破盆子都不能用!辛辛苦苦看孩子,从来没拿我当一家人过!什么都要分出个你的我的!我跟祖宗似的伺候她啊!从早到晚,内衣内裤都给她洗,天天变着花样给她做饭呐!这么多毛病,我说我不看了,要走,她又害怕了,她威胁我!威胁我啊!她说再不让我见孩子啊!她指使孩子打我啊,天天挑唆孩子不跟我好啊……”

这断章取义扭曲事实的能耐真是上了天了!我只觉得,整个人都崩溃了,彻底崩溃了。

早知一直的隐忍,换来的是这番模样,我又为何要去隐忍!

我一把将孩子放下,起身要跟她理论。我要问问她,我何时诅咒你去死了,我又是如何指使孩子打她了,不让她用的是什么盆子!她又给我洗了几件内衣做了几顿饭了!

可我刚起身,吴刚就迅速起身了,拉着我,让我闭嘴,他来处理。他将我拉进屋里,并把孩子塞到我的怀里。

妞妞扑进我的怀里,吓得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哇哇大哭。

我暂时恢复理智,看着可怜的孩子,只好紧紧抱住她,安抚她。可谁又来安抚我?

门外,是我那公公,配合着我婆婆,在指责我的不是。仿佛一切就在他眼前发生,他清楚而明白。

是我的老公吴刚,一直在点头的回应,嗯嗯嗯。没有任何的其他话语。我知道,他在当搅屎棍,试图应付过去。

他所说的处理竟是这么处理!

可是,他应付我可以,应付他的父母,可真是想得太美了。

我公公反感他的态度,再度拍桌子:“你表个态!”

一时之间,我那婆婆也安静了,唯有孩子,还在我怀里哭得厉害。

“表态什么?你怎么不问问我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你说这些然然到底做了没有,你又知道多少?!”吴刚许是被吓了一跳,跟他父母说话的分贝竟然难得这么大。

这是在保护我,他的女人吗?我想我该感激,可还是冷笑。

我的心在变冷,在绝望。可是,肚子里,却仿佛有太多东西要奔涌而出,要炸了。

孩子哭累了,在吵闹声中睡着了。我轻轻地将孩子放下,拿了几件衣物,装到了兜里,自己回娘家了。

这里让我觉得窒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