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的100种可能性

现居大理的Song, 

拥有一家青旅、一家名宿;

一家精品客栈与一个青年空间;

也是一家外国语学校的联合创办者,

同时是四个孩子的妈妈。

拥有多重身份的她,在我看来最鲜明的标签却是,一个心灵饱满的人。由内而外散发的力量让我直直联想到饱晒过太阳的红树莓。与Song的相识算巧合,全基于她的老公James——一个让我第一次见面便十分好奇的澳大利亚人

——一个外国男人为什么会跑来大理开旅店?所以当我与James见面,第一句话便是带着疑问:“Why Dali?”而他的回答更是简单直入:“Because of my wife. She won't go Australia with me anyway. That's why I chose Dali.”

Song与她的老四

在一个大理阳光充沛的早晨,我见到了Song。她请我吃了一顿招牌早餐炖蛋,除却培根炖蛋与全麦面包片,与她的对话更像是让我吃下了饱足一碗精神粮食。

我:最开始与James是如何相识?

Song:我们在旅途中相遇。他当时正在环游世界,中国是他的最后一站。遇上他后,我便加入了他的旅途,我们一起经历了三个月的旅行。


我:以前在三里屯就常有算命阿婆在路上拦我,叮嘱我不要跟外国人谈恋爱(笑)。于你而言,这么多年来,跟老外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Song:求同存异。其实与国籍无关,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个体,人与人始终会有差别。尊重彼此,求同存异。


我:是什么契机让你和James决定一起开店?

Song:我们当时一起到云南旅游,觉得这是一个越住越美的地方。James在墨尔本工作有三年,想尝试一些新的东西,于是我们租下了大理这边的院子。当时只签了那一个院子,一签就是五年。


我:为什么最开始选择开青旅?

Song:因为青旅是一个给我们世界观与生活观带去很多冲击的地方,给我们带去很多正向的改变。我们希望将这样的改变传递给别人。


我:最开始有这样的想法——从事一项自己没有经验的事业,会犹豫吗?

Song:现在回头看,听起来好像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但放在当时,是一路边走边思考、权衡后得出的结果。James因为厌倦墨尔本的生活,环游世界三年。他一路上的积累都给我们最初的想法提供了很多灵感。


我:开旅店这么些年,接触形形色色的人,对你带去哪些改变?

Song:越活越开阔。最开始会有看不惯的人。但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理解,包容各种存在。


我:你在这么年轻的年纪就有了4个孩子,孩子的出生给你带去什么改变?

Song:让我开始重新看待每一个人。

Song:现在我看每个人,都有两重身份:第一重是职业性的身份;但除此以外,每个人身后有一个隐隐的小孩,她们有对爱、对关注、对认可的渴望,以及内心里对于安全感的需求。


我:未来有哪些规划与目标?

Song:其实说起来很有趣。我的生活不太寻常,都说年轻要拼搏。我年轻的时候却在生活,生了四个孩子。现在突然感觉到对事业充满斗志。一边会感慨,其实也可以先生活,再奋斗;一边在思考未来的目标。今年的目标主要分两块:教育方面希望增强专业性与说服力;旅店方面会逐步推出一些跨界的合作。 无论怎么说,踏实工作的努力日常。从每一天做起吧。

Song身上有一种抖擞的精气神。或许是饱晒过大理充沛的阳光。或许是吃过许多娇艳欲滴的红树莓。与她的对话中,仿佛总听到另一个声音,说着每一个个体都有属于自己崭新的可能性。就像大理也有它的100种可能性。你倘若问我为什么,我除了能告诉你:这里的阳光、山峦与蓝天白云都给了他多一份底气外,也并不能说出更多。

先找到自己的阳光吧,晒出一份抖擞的精气神。


最后,分享一句出租车司机留给我的回答:

大理这十几年来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大理的阳光太充沛,照得我有些睁不开眼。我边眯着眼边随口抛出一个问题,丢给司机先生。

他顿了顿,

“说一个最简单的吧,”

“现在我们车开过的路,以前都是稻田。”





以上,

唐安,

于春暖花开的上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