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属于自己的色彩人生——神转折大赛

1、“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最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孤独的沙漠里,一样盛放的赤裸裸。多么高兴,在琉璃屋中快乐生活,对世界说,什么是光明和磊落...”这是洛灵最喜欢的歌,它仿佛有种魔力,能呼唤出一个真实而且不同以往的自己。此刻手机里正在循环播放,她跟着轻声哼唱。

外面起了风,树叶哗啦啦有节奏地响着,两页窗户来回奋力地摇摆,吹散了紧挨窗户边书桌上的纸张,铅笔也被吹得左右晃动。“这是怎么了?”洛灵自言自语。

她起身用力地将两扇窗户关住,看着已经掉皮的木边框、模糊了的玻璃以及锈迹斑斑的插销,洛灵叹了口气。“不要难过,这是你的家。”她一次次安慰着自己。她幻想过无数次妈妈拿着一杯热牛奶走到身边温和地说:“灵灵,先把这个喝了。”只是等了二十年,类似的场景都没有出现。一个孤儿想要的爱不是有着正常家庭的孩子所能明白的,一个不经意的关怀都会让缺爱的他们心存很久。她不知道这个没有爱的房子能给她带去多少的温暖,又能弥补多少的情感。

洛灵俯身捡着散落在地上的纸,思绪还在蔓延,感觉腰有些酸,猛得一起身,额头碰到了桌角,瞬间大脑空白没了意识,手中的纸飘落了下来,昏厥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2、“白美晶!不要在这里给我装死人听到没!”身体被一个人用力摇晃着,耳边传来尖锐的声音。皱了皱眉,疲惫地睁开了眼睛。但是眼前的一幕让洛灵一下子清醒,周边散发着檀木的香气,镶着彩色玻璃的天花板,头顶的灯也是从未见过的样子……“这里是?”她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个有着姿色的女人,浓眉艳抹,颜色艳丽的旗袍却颇有女人味。“你装死不说,现在又装傻?行了,我要走了,我还会再来。”伴随着“咯噔咯噔”的高跟鞋声,那个女人在洛灵的视线里消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洛灵莫名其妙。她扶着头,艰难地站了起来,四周看看,这是一个看起来普通又感觉没那么普通的房间,全木家具,装修风格是典型的复古风,“谁把这里装修的这么有味道?”洛灵走到梳妆台前,看见镜子里的人,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用手摸着自己的脸,为什么镜子里的那张面孔她不认识?为什么会是一张陌生的脸?明明是自己,可为什么……

“小晶,你怎么还没换衣服,李警官都在下面等很久了。”一个温柔的声音打断了洛灵的思绪。

“……喔。”洛灵已经没法理清现在这个情况了。

3、她走到床边看见一件白色底蓝色印花的旗袍安静地躺在床上,一双白色高跟鞋伫立在一旁。洛灵脱去身上穿的类似睡衣一样的衣服,换上旗袍,重新站在镜子前,审视。旗袍和鞋子的大小却是刚刚好,只是这张脸她不敢再多看一眼。

洛灵小心翼翼地顺着楼梯走了下来,眼前的空间很是宽敞,来不及等她一一欣赏,就被一个男声转移了注意力。“小晶,你下来了,快来见见李警官。”

“李警官?”洛灵脱口而出。

“白小姐你好,还记得我吗,我是李恒才。”

“我不知道你是谁。”

“对不起,李警官,她还是没有恢复。”那个男声又传了过来。

“没关系,如果她有想起什么的话麻烦你告诉我一声。”

“那是一定。”

洛灵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说话的这个两个男人,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另一个看着像五十岁,这两个人究竟是谁?他们的对话也很奇怪。

洛灵看着那个警察走了出去,便把目光投向另一个男人。“小晶,你有想起那天发生的什么事吗?或是有一些细节?李警官已经来了好几次了。”

“没有。”冷冷的回答。

“没关系,慢慢来,父亲相信你。”

“父亲?”原来眼前这个男人是爸爸?

“俊峰,你要的东西我已买了回来。”一个身穿红色大花旗袍的女人走了进来,边说边拿着手帕擦着脸。

“哟,我们的白大小姐今日竟难得地露脸了?”

这婀娜多姿、妖娆万分的女人又是谁?

洛灵没有说话,内心揣摩。

“平时伶牙俐齿的今日倒不作声了,还一副委屈模样,还有人欺负你不成?”那女人不依不饶。

“凡玲,好了。”

“我才懒得多说,还要省些力气晚上服侍您呢。”听到这里,洛灵已经明白了那女人的身份。那女人深深看了洛灵一眼,那眼神里透露出来的东西让她不寒而栗。

图片发自简书App

4、“今天天气不错,阿红,你带小姐出去走走。”

“小姐,走吧。”一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走上前来对洛灵说。

洛灵被阿红搀扶着走出了家门,街道上很是热闹,商品琳琅满目,洛灵对眼前的人力车也不足为奇,男人们穿着温文尔雅的长卦,戴着斯文的眼镜,女人们穿着各式各样的旗袍,拎着精致的小包……历史并没学好的她只知道自己正处在一个穿旗袍的时代,别的毫无概念。至于怎么来的,更是一头雾水。

“借过借过。”一个男人迅速从洛灵右侧跑了过去,狠狠将她撞倒在地。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姐……”阿红用力喊着。

“……我说了让你注意点,都被那丫头看到了,怎么办?”

“谁知道她怎么突然就出现了,我觉得她应该没看到什么,那么黑。”

“事情都处理好了吗,你的手帕呢。”

“烧了,我又不傻。”

……

一个穿着紫色旗袍女人的背影,挡住了对面一个模糊男人的脸,男人的额头很高,隐约看得见他的眉毛。她听到有人在叫她,洛灵睁开了眼。

5、“小姐,你终于醒了,你要有个什么事我回去怎么交待啊。”阿红哭了起来。

“别担心,我没事,回去吧。”洛灵站了起来。

“小姐,喝点茶。”阿红递过来的茶,清香扑鼻,尝了一口,香味便充斥在整个口腔中,回味无穷。“这是什么茶?”

“小姐,你忘了,这是二姨太为你专门调制的,你每天都要喝的。”

“喔。”二姨太想必就是那个说话阴阳怪气的女人。

喝完茶,竟有些困意。走上楼梯,脱了鞋,换了衣服,躺在床上。洛灵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我的宝贝,想死我了,快让我好好亲亲。”

“你真是好讨厌,人家都害羞了。”

“你可真美……”

哐当一声响,一个女人哭着跑了出来。

“是谁啊。”

“华芬,不用管她。”

……

“你倒是用点力啊,这坑怎么能埋人?”

“我的祖宗,你小声点,别人会听到得。”

“这深更半夜的,谁会来这里。”

“小心为好。”

……

洛灵突然惊醒,看着黑漆漆的房间,她害怕了起来,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太吓人了。华芬?洛灵隐约有印象。

洛灵看房间里的钟表已经是十点一刻,显然早已错过了晚餐时间,“明日早些起来吧。”她想着,便又顺势躺了下去,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向她扑了过来,她挣扎着转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6、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落在地板上,她走向衣柜打开,竟全是五颜六色的旗袍,下面摆放着配套的鞋子,好看极了。白美晶?她记得这个名字,这张脸也确实配得上这个名字,选了一套青色的旗袍,走下了楼。

“小姐,今天醒这么早。”

“嗯。”

才一天的时间,洛灵显然已经适应了这个角色。

“阿红,我问你个事,你知不知道华芬是谁?”

阿红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悄悄地说:“自从哥哥死后她就疯了,谁都不认识了,现在也不知去了哪里。小姐,你怎么突然问起她了?”

“没事。”原来梦里的这个名字真的存在,那么梦里的事是不是也是真的。

“她哥哥怎么死的。”

“听说是被一个挖地的商人发现的,挖出来的时候只剩骨头架和衣物了,好惨得。”

挖?埋?等一下,洛灵越想越不对,为什么这些看似没有关联的事情,却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难道那梦境,果然是真的?洛灵在努力地回想着梦里的细节,但越想却越忘记了。平日里记忆力不错的自己,为何记性变得如此之差。尽管如此,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整件事情梳理清楚。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洛灵在正常生活的同时,在四处观察着她所关心的事,不放过一丝一毫。

7、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洛灵去街上买些胭脂,在回来的路上碰巧看见了二姨太,正准备与她问候,却瞥见她神色慌张、东瞅西望,于是洛灵便躲到了匹布的后面。一个男人随之出现,同样左顾右盼,向另一个路口走去,二姨太也随后跟了去。洛灵悄悄跟在后面。来往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两个人转入了一个小胡同,她便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藏了起来。洛灵露出眼睛看去,惊讶地看到那两个人在卿卿我我,场景无法直视,瞬间让她开始反胃感到恶心,同时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真是讨厌,总是这么心急。”

“那还不是想你想得。对了,这是这几天的药,我刚从铺子里取出来,那丫头喝得时间也不短了,该忘的都应该忘差不多了。”

“放心吧,整日昏沉睡觉,她什么都不会想起来。”

“小姐,你忘了,这是二姨太为你专门调制的,你每天都要喝的。”

“这是二姨太为你专门调制的,你每天都要喝的。”

“这是二姨太为你专门调制的,你每天都要喝的。”

……

洛灵脑海里反复出现这句话。原来,那茶有问题。她第一次喝的时候就觉得那奇香甚是诡异,喝完脑袋便昏沉想睡觉,起来后连梦里的画面都是断断续续,记不清楚。所以,阿红说的那桩命案,所以,白美晶一定是看到了什么,被那个女人和男人合伙下药,神志不清,最后失去记忆,所以,那个警官才多次上门询问案情……幸运的是,那被下了药的茶她喝的并不多。而这所有的这一切,洛灵已经全部知晓了。

她迅速离开,回到家中后,拿着阿红端过来的茶上了楼,把它倒在一个盆中并藏了起来。然后趁没有人,她蹑手蹑脚地走到二姨太的房间,从梳妆台抽屉、床、衣柜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正在发愁时,她突然看到桌子腿后面靠近墙角的地方,有一块白色的碎布,洛灵费力地去拿了过来,捏着一角仔细观察着,周边已经卷边发硬并成了黑色,上面隐约看得见红色的印迹,这必定是血了。话说回来,光凭这个是不能判断什么的,这样的大背景下哪会允许去做DNA?“有了!”洛灵突然脑子一转,嘴角上扬。她把碎布小心翼翼用手帕包起来后放到了抽屉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8、“阿红,家里平日衣物都去哪里买?”

“都是阿霞拿样本让老爷、大姨太、二姨太,还有小姐你选择款式与颜色,然后阿力带着样本去裁缝铺,等做好了再去拿,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喔,不太记得了。”

“小姐,你要快点好起来呀,以前家里就属你最活泼了。”阿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嗯,我会的。我那天看到二姨太有块白色印紫花的手帕,我觉得挺好看的,我也想要一块。”

“可以啊,小姐你等一下。”阿红说着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她拿着一本书模样的大本走了过来说:“小姐,这里面都是选过的样式,你看看。”

“好。”洛灵凭借着对那个碎布的记忆,目光快速地扫着图册,她眼前一亮,“就是这个了,你去催催,我今天就要,还有要保密,因为我担心二姨太会介意。”

“知道了,小姐。”

随后,洛灵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焦急地等待,终于听到了急促的喘气声和脚步声。

“小姐,加了些钱,加工赶出来的,给你。”

“好,谢谢你阿红。”

“小姐你怎么谢起我了,我担不起。”阿红低下了头。

“是我内心的话,你去忙你的吧。”

“嗯。”阿红微微一笑便下了楼梯。

9、洛灵将梳妆台上的口红磨碎并与水稀释,搅拌差不多时便随手泼向手帕,白色的手帕瞬间被染上了一大片血一般的红色。“就是这个效果了,只是可惜了这手帕。”洛灵心里默想着。

“白美晶!”

洛灵下意识快速将手帕到梳妆台抽屉里,淡然自若地扭过身去。

“今天见到我不装死不装傻了?”

“什么事?”

“什么事?又装傻?我问你你到底想起来什么没,我得为小芬讨回公道啊,她不能难么不明不白就疯了吧。”

“小芬?你是说华芬?你跟她什么关系?你又知道什么?”

“看来你是真傻了,我是小芬的密友,她失踪后家人也都搬去别的地方了,可这事不能就这么完了吧……我就知道那个男的不是什么好东西,霸占小芬家铺子不说还乱勾搭女人,小芬都跟我说她看见过那女人,把家里那女人的衣服指给我看,他们太明目张胆了!”说话的女人显得很气愤。

洛灵更加验证了自己的判断,而眼前这个女人在今天来说算得上一个有力的人证。

“那你找我做什么?”

“小芬在失踪前,意志模糊时口中一直在重复着‘白,白……’还有掉落的一只耳坠,我把耳坠交给了警察局,多方调查后,确认是你。但是一次次来找你,你又不知怎么,问什么都不知道,唉。”

“你两个时辰后再来这里,把你知道的那个女人的衣服想办法带过来。”

“这…我试试吧。你都想起来了?”

“别问了,按我说的做。”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说完下了楼梯。

图片发自简书App

10、洛灵差人去请来了李恒才。

“李警官,我想我想起来了一些事,只是需要你辛苦一下。”洛灵将嘴巴靠近李警官的耳朵边轻声说了几句,他点点头。

“阿红,你去把药材铺的梁老板请过来,然后把家里人都叫出来。”

“我这就去。”

“白小姐,不知找我有何事啊?”一脸假惺惺的堆笑。

“梁老板,先坐,我们慢慢说。”

“小晶啊,怎么了,都把我们叫出来。”正说着,白俊峰带着大姨太、二姨太走了出来。

洛灵明显地注意到二姨太与梁老板眼神交流时流露出来的复杂,两个人很快便转移了视线,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梁老板也在啊。”白俊峰呵呵一笑。

“是啊,白小姐叫我来的。”梁老板毕恭毕敬。

“看来有事要宣布?说吧。”白俊峰开始严肃。

“首先,父亲,大姨太,感谢你们让我感受到浓厚的爱,我体会到了亲情的滋味,这是我之前甚至未来也许都不可能拥有的……”

“她在说什么,怎么听不明白?”众人议论纷纷。

“我把你们都叫来是想说一件事,是关于不久前那桩命案的,而凶手呢就在你们当中。”

“什么!”白俊峰瞪大了眼睛,大姨太的表情惊讶极了,再看二姨太和梁老板的表情,已有做贼心虚的表现了。

“这一对偷情的男女就是凶手,因为当时被我碰巧看到他们在作案……埋人,而你们埋的就是华芬的哥哥,所以就想让我失去记忆,在茶里下药让我每日喝,结果什么都想不起来,但可惜的是你们打错算盘了。”洛灵指了指梁老板和二姨太。

“你!你!你们!莫凡玲,你竟然干出这样的事情!”白俊峰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瞎编什么…”

“那,这又是什么?”洛灵把做好的手帕拿了出来,晃在眼前。

“你,怎么回事?”

“怎么会,我明明烧了啊…”这下换两个人傻眼了,而两人的对话也已将自己充分暴露了。

“白美晶,我拿来了!这么多人?”

“阿霞,你来看看这是不是二姨太的衣物。”

“小姐…是的,这个金属纽扣…二姨太每件旗袍都有。”

莫凡玲下意识摸了摸脖子肩的纽扣。

“这衣服是从哪拿过来的?”洛灵问。

“这个男人家里,小芬的家里,你真不是个东西,王八蛋!”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李警官,可以把人带走了。”

“啪。”柜子门被打开,李恒才大步走了出来。

“走吧,两位。”

“李警官,真的血迹手帕被她烧得剩这一点了。”洛灵把碎布递了过去,得意地笑了。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莫凡玲缓缓地说。

“什么?”

“为什么你喝了药却还都记得。”

洛灵轻松地说:“因为……我十核三丛集芯片(CPU频率1.4GHz x4 + 2.0GHz x4 + 2.5GHz x2)、RAM容量4GBR、ROM容量64GB、定制镜头模组、10颗环形冷暖LED灯交替排布设计、最快对焦速度达0.07s……”

“说的什么!别再说了!!!”洛灵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眼前突然飞过来一根棍子,眼前一黑。

“洛灵,谢谢你帮我做的这一切。”

11、“咣咣咣,咣咣咣。”很大的敲门声。洛灵一下惊醒过来,地上一片狼藉,找着撇到两边呈八字的拖鞋,满脸惺忪地去开了门。

“洛女士,您定的魅族PRO6今日有货,我给您送来了,请签收。”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体验缤纷世界,活出自己的色彩人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晚上的风已经有很凉的感觉了。 秋天应该正迈着它的步伐缓缓走向我,这不仅意味着该买秋天的新衣服了,更昭示着季节变换另...
    山顶的黑狗兄阅读 88评论 0 0
  • 那是记忆深处从未遗忘的名字 是从未注视的角落 某一天 被想起 那些遥远的像是童年的梦一样的回忆 又真切的被证实着存...
    胡猫猫阅读 278评论 0 4
  • 今天做的事情:去郊区看了农家院,想要一种田园诗意又可以干自己的事业的生活;明天就是正式工作两周年,需要好好梳理一下...
    鲸鱼运营说阅读 5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