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别留园 12)海尔-波普

海尔-波普

1997春,蒙自的天气变得十分怪异的冷,狂风四作,寒假也真的变成了寒冷的假期,这天电视报道说夜里2点会有彗星出现,叫做海尔-波普。于是,伊寒早早上床,希望夜里1点起床能够看到这个著名的扫把星。迷迷糊糊的睡到了1点半,他还是醒了过来。伊寒妈听到伊寒出门的声音,唠叨着说:“一个扫把星有什么好看的,从前都是个倒霉东西,现在竟然还有你这样的人怎么大半夜去看,还不到要出什么事情呢。”。

伊寒无关痛痒的回了一句,就出了门,在满天星斗里乱找,可惜什么飞机也没有看到,哪里有那种拖着长尾巴的星球在天上飞。于是,他寻思着,是不是地点不够开阔?急急忙忙的往南湖的方向赶,边跑还不停的抬头在天上找找。不幸的是在外面干等忙活了半个多小时,最终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看到一颗流星拖着尾巴,划过天空,瞬间消失在黑暗里。看不到彗星,看到流星也算Okay。

于是,伊寒有些不甘心的往回走。心里想是不是云南在的纬度太低,所以看不到。从前靠近苗圃的营房出口,现在已经完全被一堵墙封死了。伊寒经过墙边的小路时候,突然,远处手电光影凌乱,有个白色身影从大老远处向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哭,声音沙哑,却又好熟悉,拿手电的人们在后面追他。

个白色身影还没有跑到伊寒身边,就被后边拿手电的人飞起一腿,踢倒在路边的沟里。“小杂种,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跑什么跑,瞎XX跑!”。沟很浅,没有水很多年了,路边的桉树,长年掉了不少叶子下来,几乎把沟底都填平了,那人在沟里挣扎着,一下不好使劲,爬不起来。后边的人敢上了,又给了他一脚,正好在踢在气窝上,他喉咙里发出“呵”的一声,却不怎么大,又倒在校沟里。

伊寒这才发现后面的人是李老头。李老头下到沟边的地上,照着那人的头上又是几巴掌,边打边骂“叫你跑!我叫你跑!跑个XX!”。后面的一个人赶了上来,抓住了李老头,说:“别打了!他什么都不知道了,你打他有什么用?”伊寒走近了一看,却发现沟里的人是竟然是李顺祥他爸,李老头。李老头更老了,一脸怒气还没有消掉,说:“不打他,他会有点记性吗?”。李顺祥他哥走下去将那个还在抽抽的人扶起来。趁着李老头手里的电筒,伊寒不敢相信,那沟里的人竟然是李顺祥!

李顺祥穿着薄薄的皱巴巴的白衬衣,坐在桉树的枯叶堆里 ,只扣了几颗纽扣,胸前露出几排肋骨,整个人比从前瘦了些。下身只穿了一条部队那种绿色长内裤,膝盖上有处大片的新擦伤,大腿上爆着绿筋。他在桉树叶子堆里发抖,不时的吸下鼻涕,眼神十分散乱,没有一丝伊寒熟悉的清澈和快乐。他脸上还有些灰,头发还是从前的发型,虽然夹杂了几片叶子之外,还是干净的。等他注意到伊寒的时候,脸上又露出一丝笑容,虽然还留有从前那种帅帅的感觉。对伊寒好像认识,又不认识。李顺祥这时,又嘿嘿笑了一声,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有点瘦的脸上竟然多了个酒窝,却不说什么话。伊寒完全猜不透他的想法。

“小四,我们回去吧。”李顺祥他哥把他拉起来,拍拍他的背上的灰,他自己摸摸屁股,揉揉被他爸刚才提到的腰。跟他爸说:“爸,我刚才看见阿姐了。”

李老头听了,好像有点害怕,又故作镇定的说:“你都走了这么多年了,你活着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爱护你的兄弟。但是,现在你是那边的人了,我们会好好的照看他的。我给你烧纸,烧香,烧腊烛,你在那边好好的过吧。你不要成天回来悠着他,该去哪里投胎就哪里投胎去吧。”

李顺祥又开始嘿嘿的笑。他哥对伊寒说:“不好意思,今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疯起来又往这边跑。我们先回去了。他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方便你来看他了,好多事情他都记不起来了。走吧,老四”。

"他怎么了?"伊寒问。

“嗯......”。李老头再没说什么。跟在后面跟着挪动步子,朝东村的方向走回去了。伊寒没有说更多的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他父子三人走远,才转身回家。一路上星光璀璨,伊寒想到李顺祥他姐快死前的那个早上,伊寒就在不远的地方遇见她,心里不禁透出一丝凉意。没想去了昆明的李顺祥,竟然落得这么一个悲惨结局。他床头的那张照片,朝气蓬勃,和现在的疯疯癫癫,实在让伊寒感叹不已。

第二天,伊寒问了伊寒妈的时候,伊寒妈说:“我也不知道什么,只是听说,在昆明有一天早上,跟他一起住的人发现他,说是他在傻傻的说着胡话,单位上的人一看不行了,就打电话下来,通知家里面的人去接他。李福禄,就去昆明把他接回来了。说是到了昆明的时候,好像连他连李福禄都认不大出来了。今年,他好的时候,还会让他给家里挑挑菜,看看石榴地。不好的时候,就只好把他关在家里,不让他出来了。”

“那在昆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不会这么个好好的人,就这样了啊。好可惜。”
“你又不是不知道,李福禄做事情,如果他不让你知道的话,怎么打听也没用的,整个营房科嘴巴最紧的就是他了。平时默不作声,什么事情做尽了,你都不知道。李顺祥平时被关在家里,要不就呆在石榴地里。什么都不说。大家过一久也就不管这些事情了。老李家就这个儿子最帅气,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老妈你说,真的人长的太帅了,会遭老天爷嫉妒吗?如果他要是嫉妒,干嘛又让他长成那样?”

“呵呵。我怎么知道,只是村里的老人以前都是这么说的。命运的事情,本来我们就没法猜得透的。”
......

所有的记忆都会淡忘,关于李顺祥的也是一样,伊寒甚至已经忘记了他和他家的石榴园,而自己也很多年没有吃过石榴了,更记不起老树石榴的好处和不同。那个,啃起石榴狼吞虎咽,唰唰做响的李顺祥和他的遭遇,也挂上了一个段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圆通寺 《楞严经圆通疏前茅卷下》《楞严经纂注卷五》圆通,谓遍满一切,融通无碍;即指圣者妙智所证的实相之理。由智慧所...
    超级时光机阅读 2,721评论 0 0
  • 亲爱的妈妈: 等你送好姐弹琵琶,就为我们辛苦的烧饭,记得你为我们烧了一个小时多。我想对您说: ‘您辛苦了’烧...
    秋月蛋糕阅读 144评论 1 8
  • 昙花,也只能在一瞬绽放美丽 恒久,一个不属于它的词汇 有些美丽只属于刹那 清风,也只能在一瞬袭来韵味 留恋,一个不...
    _Pachelbel阅读 8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