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付出青春这么多年,换来一句谢谢成全

图片来自网络

深更半夜睡不着,点开音乐播放器,第一首就是刘若英的《成全》。

青春期的某个阶段,在那些辗转反侧的夜里,我全靠这首歌说服自己,要好好地活下去。

因为,你做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成全了别人的爱情。

实际上,日后回头去看那段寡廉鲜耻的岁月,又觉得可笑。

成全别人,根本是一个伪命题。不管你放不放手,不爱你的人,还是不会爱你。

别人的爱情圆满,与你的大方并无关系。说的好听点,那叫“最后的疼爱,是手放开”。说得不好听,那就是游戏结束,你被迫出局。

但是,这首歌到底承载了我人生中某段重要的回忆。当字字句句从奶茶的嘴里流出,目视窗外摇曳的月色,还是容易深陷其中,一矢中的。

那个让我泥足深陷的沼团,那支正中我红心的箭,是隔壁班有些独特的佳明。

那个时候,我跟佳明已经是很好的朋友。如何变成好朋友的,前言不叙。

只说一点,可能是因为,第一次遇见他时,他忽然对我笑,脸上好看的酒窝,以及一对虎的恰到好处的小虎牙,刷新了我对好看男生的定义。

当然,佳明身上的魅力绝对不止一副好皮相。

成绩名列前茅,他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乖学生,喜欢捣蛋,爱打游戏。

当别的小男生拿着啤酒对吹,不知天高地厚地说不醉不归,他用老瓷茶碗倒一碗白酒,扬脖就是一口牛饮,然后低声吟起李白的《月下独酌》。

当同龄人还在烂大街的情歌里,舔舐失恋的伤,他已经开始听摇滚,听重金属,在疯狂地鼓点里痛斥尘世之弊。

在我的世界里,佳明太特别太耀眼,无法被定义。但是,那样独特的他,在我心怀叵测地靠近时,他却允许我跟他站在一起。

他对我笑,露出醉人的酒窝,露出好看的虎牙。从此以后,我放纵自己,在他不经意的温柔里沦陷下去。

一起翘课,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喝酒……我的很多个一起,都是跟佳明一起。后面的故事无法免俗,用一个成语概括就叫日久生情。

年少无知,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以为牵过手那就是爱情。

当我准备跟佳明告白的时候,他却拉着我的手,偷偷瞄了一眼我们教室里的一个姑娘,轻声问那是谁。

我循着他的视线望去,那位吸引佳明的女孩特别狗血的没有旁落他人,偏偏是我的闺蜜。

看着佳明眼睛里闪烁的异样光彩,我怅然若失。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爱情,转眼间就被打回“友情”的原形。

心下明白,从此刻开始,我不能再为爱痴狂,而要学会为爱牺牲。

强忍着心碎的痛楚,为佳明和那个女孩搭桥引线,安排饭局让他们见面,从以前和佳明的两人行变成三人行,然后再从三人行中退出,变成一人踽踽独行。

不是没有在夜里流过泪,也不是没有不甘心过,只是当时太傻,心里多少还是觉得,男孩子和女孩子在一起,比男孩子和男孩子在一起更理所应当一些。

多么可笑,我一直渴望一段爱情,却在一开始就放弃了自己爱的权利。

不管是男女之爱还是男男之爱,只要是认真的,那又何来退让之理?可惜当时的我,始终没有明白这个道理。

刘若英说,一个人的成全,好过三个人的纠结。主动成全,好过于被动出局,还可以保留勉强而可笑的尊严。

但我对佳明付出的青春那么多年,却最终也没有换来一句谢谢你的成全。因为,我的爱情还没有出口,已经被终结。

很多年以后,我喜欢的男孩子,有一款要么有酒窝,要么有虎牙。我想,这就是佳明在我生命里留下的痕迹。

我不抗拒,也不想回避,因为,这毕竟是,我曾经爱过的证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