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玉超,洗洗睡~

2018年6月25日  惠州

下雨,哪里也没去,六点半起床,送小孩去学校。

做房子的工人给我老婆打电话说,过去算下数。

我这房子有两个包工头,小包工头做墙体,贴砖。

大包工头呢,做框架,包括所有的收边活。

现在,出租房帖砖做好了,我自己住的两层,大包工头说不含在里面的。

这就是套路,最开始熟人介绍的,也没写合同,现在闹着出了,没意思。

真是越怕鬼,鬼越沾身,往往怕啥来啥。

做第一栋房子也是遇上一帮抬杠的,现在又遇上了,无语。

有时我真怀疑自己的双眼,自己喜欢简单办事,怎么老是遇到这帮人。

空压机一坏,昨天自己跑回家了,工人呢在工地待着。

没事把最近做的打井活缕缕思路,顺便把欠的款催催。

博罗去年做了八万的款,余款还有三万二,老总电话打了三天没接了,要不是碍于他们甲方我非把他干飞了。

下午给财务打电话,她说我给老总反应了,他也知道了,我这几天出差,给我打电话没用。

我说,我给代总打电话,三天没接。

她说,你给现场负责电话,给何总。

我能感觉到她有些不耐烦。

不耐烦就对了,我一天给你一个电话,最开始尊重你,到最后只能把你当狗赶了。

给现场负责电话,我说,代总还在不。连续三天没接电话了。

他说,最近公司资金困难,要等下个月。

我说,下个月几号,你们代总,三个月五号说给钱了。

他说,下个月给你催。

我说,下个月十五号,我给你电话,代总就不是东西,一个老板连电话都不接。

他说,下个月帮你安排,体谅下。

挂了电话,把空压机憋的气直接干他身上了。

回到三栋,去门厂,我说,老板那个井款结算下。

他说,还没到月底呢。

我说,井打好你就应该给我一万,现在给了多少。

他说,不就差两千吗。我说按照合同,水井打好你就要给我了。

我说,应急,有个工人家里有人去世了,把钱安排下我得给工人。

他说,先给你两千,后面的下个月二号安排部分。

我说,准不,别一个大老板说话不算数的。

微信转了两千,拿了走人。

人运气一差,真是遇上鬼了,活干着不顺,钱不好收,空压机闹脾气。

回家,真想拿几瓶酒喝了一醉方休。

酒也不能喝了,天天喝温开水,身体寒性体质,越整越快。

回家洗洗睡,真担心做梦都受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