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六十一章) 天雷

字数 2192阅读 37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神行之术,瞬息千里,世间万物化作飘渺掠过我的脚底,冷冽的空气将我的手臂吹得发麻。

“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儿?”

“不要问。”

我此刻心中对自己的无心之言悔过不已,但无论我怎么再同净玄说话,他都闭口不言。他的沉默犹如天边的片片乌云,压得人心情厚重且沉郁。

我们踏过千峰,行过百浪,最后到了极北之地的一个荒岛上,望见漫天遍野的白雪,我不禁瞥了瞥嘴,他怎的和阿哥一样,罚人都爱罚在这冰天雪地的地方。

巨风卷着残雪,刮得人脸上生疼生疼的,净玄却视若无睹,将我扔进了一个雪洞里,随即用法力封住了洞口,他自己则在洞外盘腿坐定。

他给我解开了束缚,使我四肢可以自如,我试了试运行灵力,却徒然从经脉传来阵阵剧痛。

我痛得呲了牙:“臭和尚,你竟然封了我的灵力,你当真是想冻死我不成?”

他轻闭双目,不为所动:“这点温度,冻不死妖的。”

“你…!”好,你狠,我忍!

我气愤地在洞口处坐下,手心用力搓热两臂:“那你要将我关在这里多久啊?”

“不要问。”

“……”

我气呼呼地喘着白气,正想骂他几句解恨,一转头却望见,洞外的他身上已经落积了薄薄一层白雪,于是话一出口便成了小心翼翼地试探:“你也要一直在这里吗?”

他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我心内感觉到了一丝欣慰,忽然就觉得,这极北之地也并非那样寒不可耐。

“为什么?做错事的是我,又不是你。”

他沉默了一刻,并未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睁开了眼睛,淡淡地看着我:“你可知自己错在哪里?”

他的目光有一种穿透人心的力量,我一时不敢直视,只觉得心虚不已:“不…不知道。”

他重重地叹息:“其一,你既为妖身,便应本分修道,不可杀戮同类,私自夺取他人内丹;其二,不该将此丹随意赠予友人,擅增他的修为。此二条加在一起,乃是犯了六界的大罪,天界必然要降下谴责。”

我愣住了:“这么严重么?”

他点了点头,又闭上了眼睛,慢慢地道:“是天雷之刑。”

我瞪大了眼,一时哑口无言,阿姐说过了,天雷是透过皮肉打进骨子里的。于是我苦着一张脸向净玄哀求:“大师,那也太疼了,我怕疼,能不能换一个刑罚啊?”

他唇角不动声色的抿了一下,似乎在隐忍着笑意,却仍冷冰冰地答了两个字。

“不能。”

我的眉毛眼睛顿时全皱在了一起,急得恨不得在地上打滚。

“真的不能通融一下么?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不能。”

……

冰雪肆虐,风如狼嚎,就这样平静地过了三日,体温一丝一丝被抽走,我的嘴唇已冻得失去了知觉。

我整个人蜷缩在地上,麻木地保存最后那一点温度,颤抖让我的牙齿每一次碰撞都在疼痛:“净…净玄,天雷…什么时候…什么时候会来?…它再不落下…我恐怕不是被疼死的…而是…真的要被…被冷死了…”

回应我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风雪之声,我的意识也越来越远,恍惚中我似乎听见那熟悉的声音:“青持,你要撑一撑,撑过了这一劫,落雷时才不至于太狠,我才有法子救你…”

我想点头,然而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这时,我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暖意流入我的身体,虽然微小,却足以缓解我浑身的僵硬,我的意识也昏昏沉沉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轰鸣的雷声中我渐渐清醒过来,透过结满冰碴的睫毛,我望见天边乌云密布,闪电与紫雷在黑云中翻滚。

天雷终于要来了。

我左右环顾,却不见净玄的身影。心中不由勾出一股淡淡的冷嘲,也许他怕被我牵连,所以早早离开了罢。还说会一直在这里,原来是框我的。

雷鸣声越来越近,不知为何,先前我一直很惧怕,但待真正到了受罚的时刻,我又忽然豁达了,心境奇妙地变得很平静。不知不觉落雪也停了,茫茫天地间,好像真的只剩下了我一个人。

我坐在原地静静地等待,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突然袭来,我忍不住闭上了眼,然而预料之中的疼痛并未如期降临。我疑惑地循着雷痕望去,只见望不见尽头的白雪之中竟有一点赤红。

我心内讶然,立即凝神望去,接着巨大的震惊席卷了我。站在那里的人果然是净玄!他没有走,他是替我受天雷去了!

我惊慌不已,站起来就想往外冲,却反被结界弹了回来,重重摔落在地。

我不死心,又跑了过去,狠命的敲着结界,大声叫道:“净玄!你放我出去!你快把结界撤了!”

他似乎察觉到了雪洞的异样,与我遥遥相望,接着我听到他虚弱的密语:“小鹤妖,你就不能安分一些么?”

“不能!你快放我出去!我不要你可怜我,这天谴我自己能受!”

他还想再说什么,然而第二束落雷已经轰然落下,阻断了他尚在咽喉的话语。相隔甚远,我虽然看不真切他的模样,然而却能隐隐看到他的袈裟破碎的飞舞…

泪水溢满了眼眶,嗓子犹如火烧一般的疼,我一遍遍的试图打开结界,然而没有灵力的我终究只是在徒劳而功。我呜咽地喊着他的名字:“净玄,我求你,求你放我出去,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以后会听你的话…求你放我出去…”

我不知道他是否听得到我的恳求,就在这一瞬间,最后一束雷亦毫不留情的打落在他身上,原本尚可直立的身影徒然就坠了下去。

我愣了一愣,随即发了疯一般,用尽力气想冲破被他封锁的经脉,逆血渐渐上涌,刺骨的疼痛一遍又一遍的侵袭着我,我却毫不自知…

就在这时,眼前的结界突然碎了,从外冲进一个清瘦的身影,我呆呆看去,原来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

初寒抱歉地道:“对不住,我来晚了,你怎么样?那和尚人呢?”

我好像听不到他在说话,推开他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径直向雪中那点火红奔去。

净玄的袈裟碎裂在一旁,僧袍上满是割裂的断布,脖颈以下有被火灼烧的痕迹,他的唇边有鲜血不住的溢出,染红了周边净白的雪…





感谢阅读,这一章值得大家点个赞吧?剧透一下,大师不会这么轻易就挂掉的,但是嘛→_→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大boss就用一纸邮书不费吹灰之力地宣判了我的“死刑”!虽然知道自己的任务完成得有些仓促,虽然知道免不了要被bos...
  • 再上一天班,就要和慕尼黑告别啦,Time is fly,我最爱在早上等车时买一个味道极佳的牛角包,很香很赞,也许这...
  • 大家好,这里是简书散文专题日报的天地,更是优秀文章的聚集地。简书散文日报欢迎您的到来~ 我是本期编辑:不思量zn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