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爱情是不会让你在亲情和爱情中做选择的

01

“你不要出去去看看团子吗?看那丫头刚走出去眼神不太对劲。”广告部总监看了一下正回来的我。

“怎么了?”北川看到总监一脸意味深长的样子问道。

“她走出去的时候眼眶红红的,是不是你欺负我家小助理了?”

“冤枉啊!”北川有点莫名其妙,然后往外跑向团子离开的方向。

团子向来乐观,没心没肺的,被难打发的总监骂也没哭过,肯定有什么事。

北川看见团子坐在花坛边打电话,就跟了过去。

“妈,姐姐到底去哪了?当初我就说要姐离婚,你们非说离婚不好,劝架劝和不劝离,现在好了。”

然后两个人吵了起来,团子挂了电话,坐在那里不知所措。

北川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然后抱着她,“怎么了?”

“姐姐她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北川震惊。

“昨晚姐夫打的姐姐流产,今天就发现姐姐不见了,遂城那边又没有亲戚,姐姐什么都没带,我想去遂城找她。”团子哭得很伤心。

摔门而去,这确实不太像她姐欣然的做法。

“好,我陪你去。不要哭了,去了那里我们报警,他家暴会受到惩罚的。”

02

欣然于北川的印象还留在当初她结婚的时候,那时候就觉得她很偏执,不顾家人反对也要嫁给现在的丈夫,和家里闹翻后,结婚娘家父母都不愿意去参加,团子就这么一个姐姐,拉着北川去遂城撑场面。

当时她丈夫给北川的印象就不是特别好,暴发户的形象,特别土鳖。

然后欣然跟团子说,“家里就俩个女儿,我远嫁了,你一定要留在长沙,父母也老了多在身边尽尽孝道。我瞧着你身边这个小伙子不错,好好过日子。”

北川当时特尴尬,毕竟只是被拖过来撑场面的,也没说什么。

后来酒席开始的时候,看到欣然的婆婆,那妇人觀骨突出,眼睛细长,笑得看着就很不舒服,北川当时就跟团子说:“你姐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婆媳关系恐怕很难理清楚。”

当时团子还揍了北川一拳,说大喜的日子怎么那么不会说话,谁曾想到竟然一语成谶。

和欣然见面的次数少,感觉是个怯弱的性子。

后来,却真的和团子在一起了,因为抱着结婚的念头,所以对团子的家人情况也开始上心。

团子说,欣然过得并不好,和当年北川说的那样,如果说自古婆媳难相处,那欣然那样的,就算是灾难吧。

03

欣然夫妻没有和公公婆婆住一起,但隔的不是很远。每天下班回来已经很累了,欣然从小在家里被宠成公主,不会做饭,两个人就在公司附近吃。

后来,婆婆知道了,就让儿子给媳妇说说,现在外面吃的东西不干净。

欣然觉得婆婆是好意,就买了菜谱,闲余时间开始学做饭,起初丈夫吃得虽然勉强但也是鼓励欣然,长久,欣然的厨艺也不见涨,丈夫终于忍不住了,说以后忙了,中午没时间回来吃饭。

欣然也没太在意,还是苦练厨艺,毕竟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要先抓住他的胃。

文/许软妹


后面却被别人问道,你老公天天回家吃饭,你怎么天天和我们吃外卖啊?

婆婆家里做了饭等儿子回家吃,却不叫上儿媳妇。欣然想到这里,顿时觉得好委屈,坚持己见远嫁遂城,处处感受不到温暖。

欣然的性格不会跟婆婆去吵,但是却会和老公吵。

但,老公说,新婚那天你吃不惯我们北方的大馒头,我妈就说不能委屈你跟着我们吃馒头。

欣然再蠢,也清楚这事丈夫折中的说法,婆婆说得指不定多难听。

为什么结婚后就变成这样了?感受不到家的温暖,时刻觉得自己是个多余的。

长久以往,欣然也不计较这些了。

欣然丈夫还有个亲姐姐,过年过节往家里跑,带好多东西不说,婆婆更是嘘寒问暖,做一桌好吃的或是下馆子,说话仿佛当自己不存在一样。

曾几何时,自己也和妈妈妹妹这样亲密无间,如今倒是因为追求狗屁爱情放弃了所有。

既然得不到亲情和温暖,就应该活出自己的精彩,和丈夫好好生活,生一个小宝宝,给他一个温暖的家就好了。

没有娘家的祝福和支持,欣然不敢奢求什么。

04

但,世界上可怜的人只会更可怜。

欣然一直没有怀孕。

婆婆更是恶语相向,几乎没说出一些戳脊梁骨的话来刺欣然,时常说一些不会下蛋的母鸡类似的话。

欣然丈夫的姐姐嫁在武汉,先生是个老师,结婚一年就怀孕了,生了个大胖小子,被夫家捧得不得了,宝宝满月宴办的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

从武汉回来,婆婆一直说欣然怎么怎么不争气。

欣然不敢反驳,婆婆封建,还好丈夫只是说,别太大压力了,我们还年轻不着急。难过和气愤终于感受到些许温暖,欣然也托朋友打听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

婆婆更是大力寻找土方子,让欣然吃各种奇奇怪怪的食物,最奇葩的一次是马尿,欣然自尊心很强,不愿意吃,婆婆就准备强灌,欣然企图反抗希望丈夫来帮自己,丈夫却是冲她点点头。

仿佛在说,没什么,一切为了孩子。

然而五年过去了并没有什么用,欣然还是没有怀孕,婆媳关系恶劣到一种境界。

欣然让妹妹打听的事情被爸妈听见,哪怕是再气愤,欣然还是自己的女儿啊,两老到处问医院,中医西医只要稍稍有点名气的,都让女儿去看。

碰到一个老中医,看了欣然,也问了症状,然后开了药方,叮嘱欣然抽空让丈夫过来看看,好说歹说,丈夫陪着欣然过去了,医生说是男方患有少精症。

丈夫很尴尬,欣然抱着他,知道丈夫有大男子主义,这种事情确实很伤面子,同时也暗叹了一口气气。

两人说好不对外人说少精症这事。

医生开了调理的方子,两人都喝中药,半年后,欣然就怀孕了。

但并没有和其他女人一样,被宠成女王。

婆婆更加是以欣然头次怀孕没办法好好打理家务搬进了两人的房子。

两代人,价值观差距太大,有争吵是难免的。

欣然这样想。

但后面生活的一两个月,欣然才意识到,婆婆根本是故意针对自己。

一点点小事,就会吵架,欣然想和丈夫说委屈,让婆婆搬回去,丈夫却说,妈年纪大了,也是关心咱们,随她去了,你年轻多让着妈一点。

起初还是温柔相向,后来就是:“你就是命里缺妈爱,自己妈妈被气的不行,还要气我妈。”

欣然不敢相信这是丈夫说的话,然后指着他鼻子说:“我和我妈断绝联系,还不是因为嫁给你,去他妈的狗屁爱情,老子不要了,爱过不过!我就是作才会嫁到你这来。”

丈夫一听更来火了,平时说点什么,欣然都是温温软软的,谁曾想到会顶回去,欣然家庭条件比丈夫家里好些,刚说的最后那句无疑刺激到丈夫那敏感的大男子主义了,然后恶狠狠地说,“你不过你就滚!”

欣然还真的就收拾东西准备走,丈夫看到她微微凸起的小腹,心又软了,就去挽留,但欣然的心早已伤透了,不管以后怎么样,这几天先好好冷静一下。

丈夫很少道歉,放低身段和欣然说话,欣然还是坚持要离开,丈夫看到欣然爱理不理的样子,觉得就好像是自己的附属品背叛的了自己一样,有了争执就打了起来,完全忘记自己老婆还怀着身孕。

然后就流产了,血流不止。

丈夫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还没出生就被自己打死了。

有后悔也晚了,对媳妇愧疚不已。

欣然愣愣地不说话,只觉得小腹好痛,灵魂仿佛被抽空了。

那一刻的丈夫,就像魔鬼一样。

发疯地打自己,都说虎毒不食子,他简直禽兽不如。

处理好之后,两人还能平静地躺在一张床上,大概就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吧。

当晚趁丈夫睡着了就走了,什么东西都没带。

身边人才失去了孩子,还能睡着,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媳妇不见了。

直到失去孩子,欣然才悔悟,终究晚了点。

还记得北川第一次带团子回老家,对自己父母说:“团子以后嫁到我们家,爸妈你们要多担待些,她第一次做人家儿媳妇,在家里父母宠得脾气大了点,爸妈你们就把她当做闺女就可以了,该说的时候说该疼的时候疼。”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现实,遇人不淑的大有人在,结婚是件美好的事情,本应该得到所有人的祝福,如果父母都不赞成的婚姻大多是给不了你想要的生活。

不要为了那狗屁的爱情,疯狂到不顾一切,没有什么人能和父母一样,得不到同等回报还能爱你如初。

看人不能没有眼光。

大男子主义什么的最讨厌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