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熐》第十九章   困兽之斗

    炎昏昏的睡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在第二天的晌午醒了多来,但还是感觉自己虚弱无力,肌肉酸痛。

  在目光惺忪的模糊中有一个人影在身前隐约晃动,越来越清晰,是一个女子的身影,那女子的脸清澈明朗,眼光纯洁无暇,犹如那清晨透澈圆润的露珠,看的炎内心一阵入迷。

  “你醒了。”那女子望着炎的双眼,清澈的双眼微微一笑,明朗的脸庞上点缀着一双恰到好处的喝酒窝也在那时显现了出来,宛若那蓝天之上点缀的两片白云,生动的使人记忆深刻。

  “嗯,我这是在什么地方?”炎看看这屋里的布置,静洁秀雅,还有淡淡的花香味,似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这是我家,昨天你昏倒了,我和乡亲们就把你抬到了我的家里。”

  “谢谢你了,青衣姑娘。”炎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因为这一睡心安理得的睡了一天一夜,还是在青衣姑娘的闺房之中。

  这一声“谢谢“说的青衣有些不好意思,羞羞的笑了一下说到:“公子您客气了,帮我们捉到了那野兽,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挺感激您的,是我们应该说这谢谢才对。”

  “公子你要不再歇息一下吧,我去给你备些饭菜。备好之后,我来叫你。”说着青衣姑娘便是小鸟一般的飞了出去。

  饭菜备好的时候,炎也已经穿好了衣服,洗漱完毕。那衣服早早的洗净叠好规整的放在那床头,有着一股皂角花的香味。炎闻到的时候心头里有着一股暖暖的感觉。

  吃罢饭后,炎恢复了些体力后,带着小和尚和青衣姑娘一路来到村口的关着那白兽的地方,此时的白兽已没有了往日的威风,被五花大绑缚好之后,高高的被吊在一杆粗壮的树枝下面。自是动弹不得,看到有人前来,口里只得发出难受的呜呜之声。

  炎走上前去,绕着这畜牲转了一圈,然后伸直了手臂用手摸着那畜牲的额头,还不时的用手指去挑逗一下那白兽嘴里漏出的钢钉般獠牙。

  就这样撩摸了一会后,觉得这样也没什么意思,毕竟两者是战成了平手后,力竭而昏,被村里人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了而已,胜了也让他感觉有点胜之不武了。炎转身对着小和尚说道:“你问一下这个畜牲服不服,不服的话还可以接着再战,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那白兽平日里自由惯了,哪里受的了这种束缚,早就难受的没有了斗志,所以也就服了软。

  “只要你答应以后不再伤害村民,食人家畜,我便可以考虑放了你。看你一身的本领,杀了你也是可惜。”炎让小和尚转达自己的意思

  那兽只说自己冤枉,自己从没有伤害过村民,下山来偷食家畜,也是逼不得已的,因为山里没什么可以吃的了。

  炎心里疑惑,那兽慢慢的道出了实情。

  原来是这鞍马城和这沙村之间方圆三百里群山连绵,平日里多有鸟兽,这白兽是这北边靠近帝都的天南山上的灵物,名曰白灵虎,由于贪玩成性,便跑到了这三百里的鞍山山系之中,日子倒也痛快,无拘无束,不缺吃食。山里也多有猎人,但是两者互不干涉,相安无事。只是在这半年前,群山之中一处山谷发生地裂之事,便有那阴邪物从这地底苏醒,蚕食林间的生物,白兽虽有灵性,与那邪物几经战斗,但是寡不敌众,总是占不着得便宜,无可奈何,只能是避战另觅安身之处,可是这林间的生物越来越少,白灵虎几日找不到吃食无奈只得下的山来寻求食物,山间猎人的失踪相比也是此些生物所为的了。

  炎听到这里,感觉此白灵虎说的似乎不假,此事在他心底有着一丝异样的感觉。如今天下逐渐不太平,以往平安无事的中州现如今也是异象连连,似于那北方之势遥相呼应。炎断不能坐视不管,任由着山里的邪物逐渐乘势做大,便想着要去一探究竟,乘机消灭这些腌臜之物。

  炎让小和尚翻译给这白兽一句话:“此等异事在我舜国境内出现,我身为皇子不可不管。倘若你这白兽可以带我前去一探,我就既往不咎,以后并许你与这百姓从此在这山林相安相处。

  那白兽连连道谢,并保证以后绝不再袭扰村民。

  炎向那百姓说的此事是一场误会,并承诺替那白兽对于村民的损失做出赔偿之后,村民也再无说辞,当听说炎要去帮村民消灭那林中的邪物之时,都纷纷的表示感激,要知道这里的村民一是靠海,二是靠山为生,有邪物威胁到他们的生计或者安全之时,他们也是丝毫的不含糊,并派出了村里为数不多的青壮后生一块同去。

  一行人就这样亦步亦趋的进入到了密林之中,犹如那沧海之中的一群稀疏的小鱼苗划入了那广阔的大海,一下子就没了身影。一行人在这密林里跟着那白兽在密林里小心翼翼的行走着,此行的队伍里也包括被小不点驮着的小和尚,青衣这样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姑娘。这些女子跟这队伍披荆斩棘,一点也没有宫城女子的矫揉造作。炎在众人之中默默注视着青衣姑娘,在青衣姑娘筋疲力尽的时候,便恰到好处的吩咐众人停下来歇息一会。在晚上安营的时候,把青衣姑娘和小和尚安排到一块,炎默默的看似无意实则有意的在他们周边巡逻警戒。

  一行人在这密林之中坎坎坷坷的行走了两天,终于在这第三天进入密林的正中腹地,此时的林地一片寂静,没有了一丝的鸟语虫鸣,给人一片死寂压抑的感觉,有时可以看到林地的落叶之上零落的鸟兽的骸骨,在这众人都小心翼翼的行过之时,骸骨下面不知名的虫子惊散四逃。

  众人都警戒的看着四周,为首的是那白兽和炎,炎此时已握那微微发光的龙晶宝剑。那龙晶宝剑可以感受到敌意的增强,发出幽幽的紫色光芒。炎行至一片地势较高的山林上时,挥挥手让众人停下脚步,就此警戒,因为他的剑的剑光越来越浓烈,有敌人在这附件,而他们还没有看到那隐藏的敌人在于何处。

  众人很快的形成防御的圆环阵型,这样可以兼顾四周,一旦哪个方向有动静,很快就可以做出反应。四周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从远而来,犹如那秋风由远而近吹下落叶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是从那枯松的落叶下面穿过而来到众人的跟前,紧接着便没有了声音,炎命令众人点燃火把,准备战斗,此时的每个人的神经都蹦紧了。

  突然一阵滋滋的声音从远而近,接着那白兽似有所知的对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发出低吼的声音。那古松的落叶上面显出一个个的小突起。那小突起中间的落叶似那溢出的井水一般向那四周流溢出去后。一只只黑色的支腿伸出了叶面,紧接着是脑袋上一排排泛着红光的复眼也鬼魅般的显露了出来。一只只的锅盖大的蜘蛛就这样从众人的四周冒了出来。

  此时的战斗已经打响了,众人手里拿着刀剑,鱼叉与那些蜘蛛搏斗了起来。这里的蜘蛛看是巨大,但是没有燕郡的蜘蛛那么的攻守兼备,也没有他们的刀剑难入的背甲。这让炎多多少少的松了一口气。炎和那白兽在众人的圈外围肆意的屠杀这些蜘蛛,那白兽的锋利的爪牙狂暴的撕裂着这些邪恶的生物的肢体;炎此时也是杀红了眼,那寒光之剑犹如狂风扫落叶一般席卷着那些蜘蛛的生命。没多时这些蜘蛛已经没有了嚣张的攻势。

  此时的的众人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这口气才吸完没有多久,只听见远处的山林一阵阵的摧枯折枝的奔腾之声,闻其势感觉是势不阻挡。众人又是的一阵心惊,不多时来者露出了真实的面容——一群露出血红色眼睛的苍狼。这群苍狼毛发斑驳,身体有的地方已经漏出森森的白骨,散发出死亡者的寒意,似是已经死亡多时却又复活的幽灵从那地下冒了出来,凶悍无比,践踏并撕碎了活着蜘蛛的身体后,不断的冲击着众人的防御阵型,此时的炎和那白兽已经不能独自再战,一己之力已经挡不住他们的凌厉的攻势,便退守与众人一起,不断的防御这这凶猛生物的攻击。在一波又一波的攻击下,防御阵型终于还是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个年轻的后生由于体力逐渐的不支,身体一个趔趄便露出了空档,一只苍狼利剑一般冲上前去,一口便咬住了这后生的脚腕,愣生生的把他拖下了山坡,众人想救,只是已经有五六只苍狼覆盖了这人的身躯并生生的肢解了这具躯体。

  炎命令众人再次收紧防御圈,此时他的内心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轻松,逐渐的蒙上了一层阴云。他知道众人在这样的凶猛残忍的攻势之下,是很难坚持的长久的,便想要借机厮杀出去争得先机。可是对方数量众多,攻势凶猛,刚迈出一步,几只苍狼便撕咬了上来,虽经一番苦战已经斩杀了三四只的苍狼,可是无济于事。对方的战意凛然,无惧无畏,便马上补上空缺冲了上来。此时又有一两人体力不支,被那苍狼拖了下去,瞬间就支离破碎。

  人数越来越少,众人的身上都慢慢的挂了彩,虽然众人拼命的死战但依旧是险象环生,好几次那苍狼都突到了防御圈中,是炎力挽狂澜击退了这些冲破防线者。小不点紧紧的护着小和尚在那人群的中央,此时也不时的加入战斗之中帮助击退那突击上来的独狼。

  此时的炎越发的着急起来,这时的他顾忌这众人的安稳,便不由得铤而走险,一人走出防御圈,犹如那风暴之中的一艘孤船,死命的往前划着,一人独战,不多时便吸引了大多数群狼的包围。炎只得边走边杀,一直不停的往前冲着,他此时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找到隐藏在暗处的头狼,只有击败头狼,众人才有一些的生机。

  他在舞动的剑影之中寻找着目标,他寻了好久终于在狼群前来的方向看到远处的群狼的浪潮之中有一个黑影岿然不动,那身影特例独行,那发光的眼睛之中似有掌控一切的霸气和阴狠。炎确定那就是头狼,便死死的盯着那头狼,直直的不顾一切的杀向那里。那头狼似乎感觉到了凛冽的杀人,眼神也冷冷的望向这里。两者的眼神是强者的眼神,似那晴空之中的两道霹雳,此刻是谁也不能服输。那头狼扬天长啸一声,阻止炎向前的狼群自动散去。那头狼缓缓的走了过来,接下来的战斗即将开始,是两个族群的最高统领的决斗,这意味谁死谁就输掉了这场战斗。

  凛冽的杀意,强者的气息惊起四周的落叶漫天飞舞。强者的战斗似乎很是不可思议,说慢的可以战个三天三夜,说快的只有惊鸿一瞥的瞬间。这次两者的战斗就是只有惊鸿一瞥的瞬间。一眨眼的功夫便是一者的倒下,当然是那头狼的倒下。那头狼静静的站定后化作了一堆烈焰后悠然而散,周边的群狼也跟着或作了一缕沙土没于这落叶之中。这场战斗有此而结束了。

  众人稍事休息之后,掩埋了同伴那残缺不全的遗体。便趁着阳光还没有落下的时间,急匆匆的找到了那崩裂的地口。无数细小的毒物围聚在这幽森的洞口,让人一阵的头皮发麻。众人的到来似乎惊醒了这些毒虫,犹如那潮水一般向那洞底散去。那青衣毕竟是小女子经过一番苦战后看到这密麻的毒虫,心里承受不了便一下子昏了过去,炎眼疾手快在她倒地的瞬间,把她楼到怀里,不由得心有怜惜的看着她。可就在这事发的档口,小和尚却直直的朝那洞口走了过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阳台对面有松鼠的学生公寓,搬到窗口有排樱花树的小屋。搬家那天,刚好是樱花开得最为艳丽的日子,粉红的花骨朵顺...
    可莉斯皮阅读 211评论 0 2
  • 七岁的女儿知道自己要去印第安纳波利斯上一年学,她的第一个问题是:学校里会不会有中国小朋友?她爹实话实说:“可能非常...
    曲奇的旅行箱阅读 122评论 0 0
  • 生活中真的会有很多无奈的事
    piupiu飘飘_阅读 2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