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不可及》: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

                                       
                                       

我想每个人都至少有这么一个挚友,你和他在人生的拐点遇到,惊叹于彼此的不同或者相似,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几年的时光,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弗兰克Studio)

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这样一部片子了,它能让你不由自主地笑,更能让你发自肺腑地哭。

《无法触碰》就是这样一部电影,它的英文原名是《Intouchables》,但我相信,每一个看了这部片子的人,都会被深深地touch到。

                                       

《Intouchables》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富有的贵族Philip在一次高空跳伞事故中,高位截瘫,导致他除了脖子以下都不能动弹,也毫无知觉。自此以后,Philip只能整天坐在轮椅上度日,生活无法自理,只能依靠贴身护工来充当他的手和脚。在一次对护工的面试中,他认识了Driss,被Driss的真诚耿直、毫不虚伪,还带点自以为是的小幽默所打动,于是很例外地决定聘用Driss做他的护工。

彼时,Driss刚刚因为抢劫失败而被关进监狱,长达六个月。出狱后,回到家中,被养母,也就是他的阿姨,所嫌弃,扫地出门。身无分文的Driss不想工作,为了凑齐三张不被聘用的证明,领到失业救助金,他应聘了Philip家的护工,其实也就是希望Philip在他的失业证明上签字。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了——Driss为生活所迫去Philip家应聘护工,Philip因身体残疾,需要Driss照顾生活起居。

于是,这二人便相遇了,就像命运安排的一样。

                                       

在遇见Driss之前,Philip整日孤独地处在残疾的阴影之中——之前的护工从来没有视他为正常人,更不可能发展成为知己好友,身边的亲友也一直把他当做生活不能自理、毫无自我保护能力,以致他日常接触什么人都需要亲友们干预的“废人”,整日生活在亲朋好友的“同情怜悯”之中。最爱的妻子离他而去;最好的朋友,许久未见,一见面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出于“同情”和“保护”,阻止他聘用蹲过监狱的Driss。

他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又无力还手。

只有Driss真的理解他,而不是同情。

                                       

他能忽视他的残疾,把他当做自己的好兄弟。电话来了,Driss不会小心翼翼、一本正经地将手机送到他的手里,而是很自然平常地拿起手机,以为Philip能像正常人一样自己伸手来拿;在和Philip一起聊天的时候,Driss也不会对Philip的残疾讳莫如深,相反他还会时不时拿Philip的残疾开一些正当或者不正当的玩笑。Philip的残疾在他的眼里,就像身边的哥们在雪地里摔了一跤一样,是可以拿来作为日常的笑料和谈资的。

                                       

但这不是嘲笑,而是平等的尊重——这也是Philip,作为一个昔日的社会精英,最想得到的。

他会因为他是个人,而拒绝将他像马一样抱进汽车的后备箱;他会因为他是一个男人,而不愿替他穿上女人才会穿的长筒袜。为了满足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有的需求,他会给他请性感的美女按摩,带他坐跑车,替他点烟抽,帮他向心仪已久的笔友表白,给他自信。同时又在他因为自卑而逃避约会的时候,不问为什么,二话不说就开车带他离开约会的餐厅。最后,因为家庭原因,要离开他,无法再照顾他的时候,Driss又帮他约上心爱的笔友,续上前缘。

                                       

当然,他也没有忽视他是一个病人。

因为他行动不便,他会帮他教训每天把车停在他家门口的野蛮邻居;替他教育、保护他的女儿;他还会因为他半夜身体不适,彻夜不眠,推着轮椅,带他出去看真正的世界——

凌晨三点的巴黎,还未停泊的游艇从河面上飞快地驶过;贪玩的年轻男孩、女孩们,成群地泡在一块儿,在街边,在桥头,靠着栏杆,毫无顾忌地聊着天,深夜也不回家。当然,年轻的男孩女孩们,也未曾注意到没什么行人的路上,有一个残疾的、坐在轮椅上的Philip。

一切稀松平常,像是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一样。

午夜的餐厅,依然亮着灯,有人在里面喝着酒。靠窗的位置上,Driss啃着鸡腿,埋怨刚刚点的巧克力甜点还没熟,于是又要了份苹果塔;Philip对坐着,一个劲地笑话Driss不会吃西餐,然后讲述着他的悲惨遭遇、年轻时候热爱过的高空跳伞、大学时代与初恋爱丽丝精彩的爱情故事,同时,还不忘叮嘱Driss:

“我希望你也能有这样一次经历。”

这是一个正常的夜晚,没有贫穷与富贵,没有黑人与白人,更没有残疾与正常,同情与怜悯,只有两个知心的好友和一长串聊不完的天。

这些都是病后的Philip所渴求的,而懂他的Driss刚好给了他这些。

                                       


其实Philip也在帮助Driss——在Driss无家可归、整夜没地方可以睡,只能靠在街边和朋友们彻夜聊天来遮掩自己的窘迫的时候,Philip给了他一份优渥的工作、一个舒适华丽的家,告诉他要自力更生,“靠领失业救助金过日子,难道不觉得羞愧吗?”;Philip得知Driss竟然在空闲时候会画画后,愿意花11000欧买下他甚至连业余都算不上的画作,然后还鼓励他,应该往这方面发展;他还带他去看艺术展、欣赏话剧、教会他艺术的意义,和欣赏名画作品。所以,Driss在快递公司面试的时候,能一眼看出达利的《永恒的时间》的意义,同时还不忘调侃艺术家戈雅一番——Driss所表现的非凡的艺术品位也使Driss俘获了面试官的芳心,工作自然也就水到渠成地拿下了。

                                       

真正的知己从来都是互相懂得,然后成就彼此的。Driss视Philip为再也平常不过的好哥们,懂他,给了他久违的尊重;Philip帮助Driss走出了生活的困境,不再做一个依赖社会的懒人、烂人。

其实,Driss和Philip不止出现在电影里。我们也都会陷入人生的困境!好在这辈子还挺长,除了经历磨难,我们还有时间去寻找知己,然后手挽着手,涉水过河,宽慰余生。

                                       

张嘉佳在《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中,讲到管春和毛毛的爱情,有这么一段话结尾——

我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这世界有人的爱情如山间清爽的风,有人的爱情如古城温暖的阳光。但没关系,最后是你就好。

这话本是说爱情的,但用在影片中Driss和Philip身上,也刚刚好。

嗯,这一生太难,希望有一个如你一般的人。

我想每个人都至少有这么一个挚友,你和他在人生的拐点遇到,惊叹于彼此的不同或者相似,有过不少平淡无奇却值得几年的时光,任白云苍狗,风云变幻。


文字写于凌晨三点,听着钢琴曲《Una Mattina》......

对,也就是《Intouchables》的片尾曲。

这个曲子在影片中出现了三次——第一次是在Driss出狱后,被家里赶出来,无处可去,就在街边凑合了一宿,没有好睡。第二天清晨,天还没亮,他一个人,落寞的背影,走在巴黎四下无人的街道。这时候的BGM就是这个曲子;第二次是在Philip因为残疾而自卑,导致他在快要见到心爱的人的时候,还是怯了场。走出约会餐厅大门的时候,和心爱的人擦肩而过。这个时候,响起的BGM也恰好是这首曲子;第三次是在片尾,Driss要离开了。Philip终于见到了心爱的莱奥诺,他从窗子里看着Driss远去的背影,百感交集,不忍离别,音乐再一次响起,还是这首《Una Mattina》。

可以说,这首曲子见证了Driss和Philip各自的人生难题,同时也伴随着两人彼此提携,走出困境.但最终二人还是不得不,各自踏上各自的生活。

感到艰难的时候,请记得,一个人听,这首钢琴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