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成语76】白居易之“彩云易散”:燕子楼空,佳人何在

【成语】彩云易散
【释义】美丽的彩云容易消散,比喻好景不长。
【出处】唐·白居易《简简吟》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不能和农家女湘灵相守一生,白居易耿耿于怀了大半辈子。

和杨氏女结婚后,他决意与之好好过日子,还多次写诗赠给她,表达心中关爱和两人白头到老的期盼: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
他人尚相勉,而况我与君。
……
庶保贫与素,偕老同欣欣。
我亦贞苦士,与君新结婚。                              (《赠内》)
漠漠暗苔新雨地,微微凉露欲秋天。
莫对月明思往事,损君颜色减君年。
                          (《赠内》)
白发长兴叹,青娥亦伴愁。
寒衣补灯下,小女戏床头。
                (《赠内子》)

一个叫苏简简的少女不幸夭亡了,白居易满怀悲痛地写下了《简简吟》,还在诗末感叹:

恐是天仙谪人世,只合人间十三岁。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好花不长开,好景不长在,“彩云易散”的无奈让白居易心生悲悯。

白居易深爱世间那些美好的事物,也对遭遇不幸的广大妇女们深表同情,为此还专门写了首为女同胞鸣不平的诗——《女人苦》:

蝉鬓加意梳,蛾眉用心扫。

几度晓妆成,君看不言好。

妾身重同穴,君意轻偕老。

惆怅去年来,心知未能道。

今朝一开口,语少意何深。

愿引他时事,移君此日心。

人言夫妇亲,义合如一身。

及至死生际,何曾苦乐均。

妇人一丧夫,终身守孤孑。

有如林中竹,忽被风吹折。

一折不重生,枯死犹抱节。

……

好了,写到这里,本篇的关键人物该闪亮登场了,她就是色艺俱佳的一代名妓——关盼盼!

关盼盼原本出身于书香人家,从小身上就有着浓浓的艺术气质——不仅脸蛋好,诗文、歌舞也都是一学就会,且出类拔萃。不幸的是,等她刚长成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家庭却突遭变故并从此衰落下去。

为了生存,关盼盼终于沦为一个歌妓。

色、艺皆出众,关盼盼自然成为众多豪门子弟追逐求欢的对象。

经历了一个又一个强颜欢笑的日子后,关盼盼遇到了一个人,他叫张愔(yīn)。

那天,刚到彭城的武宁军节度使张愔,在一次酒宴上亲见了关盼盼的表演。

一见倾心。张愔当日就将关盼盼重金购回,使之成为他的私妓。

关盼盼进入张府后,开始接受张愔安排的更加专业的训练,以致很快便能完整地演唱白居易的《长恨歌》,出神入化地表演《霓裳羽衣舞》。

张愔爱关盼盼爱得不行,不久就将她纳为了妾。

贞元二十年(804年)春天,校书郎白居易来徐州游玩,张愔特意设宴招待了她。

为表达对白居易的欢迎,席间,张愔把关盼盼召唤过来,让她以歌舞来给大家助兴。

关盼盼的出场,让酒宴的气氛欢快了好多,其歌声、舞姿也让白居易深深陶醉。

渐入佳境时,白居易禁不住现场赠上诗句:“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

可等白居易回京不久,便传来张愔病逝的消息。刚被提为工部尚书,未上任就倒下,白居易很为张愔惋惜。

随后的日子里,张愔和关盼盼就在白居易的记忆中漫漫地淡了下去,直到十年后张仲素的那次来访。

那时,白居易已在京城任左赞善大夫,作为司勋员外郎的张仲素,时常会找他饮酒和诗。

燕子楼


这天,张仲素又来了,还带来了《燕子楼》诗三首: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已十年。
适看鸿雁洛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白居易读完三首诗,问张仲素:“你写这诗是什么意思?”

张仲素反问:“关盼盼,你还记得吗?”

白居易想了一会,问:“是那个张愔的爱妾关盼盼吗?她怎么了?”

张仲素便如此这般地说了起来:“张愔生前不是在自己府第中为关盼盼建座燕子楼吗?张愔死后,埋在了洛阳北邙山,那之后张府中的人各找投靠,一大家人便散了,可关盼盼念旧情,执意不走,一直住在燕子楼中,直到现在,你看痴情不?”

白居易眼前立即浮现出关盼盼当初唱歌跳舞的情景,禁不住叹道:“十年了,不嫁也不出走,真是不容易!”

“所以我就为关盼盼写了这三首诗,就等着你来和呢!”张仲素道。

白居易没有推辞,很快写出了三首和诗:

满床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著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张仲素和白居易唱和的这《燕子楼》诗,不久就传到燕子楼中的关盼盼手里。

关盼盼读了诗,自然是思潮翻滚。又想到白居易和张仲素两位大人还牵挂着她,并专门为她写诗,心中又升起万般感激。

她反复地读这几首诗,回忆起和张愔的过往,禁不住泪流满面。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白居易的这两句诗尤叫关盼盼心碎:郎君坟边的杨树都已长成材了,岁月又岂能留住红颜,到头来还不是化为尘灰?

从前的一幕幕又在脑海里鲜活起来,形容憔悴的关盼盼觉得该追所爱的人而去了。

于是,她开始不思茶饭,几日后,便在恍惚中寂然离开了人世。

白居易获知关盼盼死去的消息后,震惊又同情,念及与张家的交情,又感动于关盼盼的一片痴情,他特地找人将关盼盼的遗体运到洛阳,安葬于张愔的墓侧。

白居易到了晚年,开始在洛阳定居。等到他年近古稀时,考虑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为使家中的两个年轻侍姬——樊素和小蛮,不至于落到关盼盼那样的命运,他把她们遣送回了杭州。

在认识关盼盼之前,白居易曾因张愔的父亲张建封蓄妓一事而戏赠一诗——《感故张仆射诸妓》:

黄金不惜买蛾眉,拣得如花四五枝。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白居易在诗中跟张建封开玩笑说:你看你花了那么多钱,买了四五个如花似玉的家妓,又是教她们唱歌又是教跳舞的,可等你死了之后,她们还会陪在你身边吗?

后来有人说这诗是写给故去的张愔的,白居易也因“一朝身去不相随”一句“逼”死了关盼盼,实在是冤枉了白大诗人。因为张建封生前当过“仆射”,张愔则没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