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答

关于提到的几个问题。

  1. 如何定义情商与智商;
  2. 怎么看聊天了不起来;
  3. 随着视野的扩大和个人的发展成长,面对同样的选择,10岁、20岁的自己一定有迥然不同的选择。后悔和遗憾的部分往往是由于视野局限造成的。按照这个思路,30岁的自己回头看,也会后悔一部分我们此刻的决定。你是否有想过,现在做的哪些事情,使我们将来一定不会后悔的事情;
  4. 如果你有机会,感谢成长中的科技发明,给你五次机会,你会选择感谢哪五件东西。

关于智慧与情商

见仁见智。不一而论。个人认为,智慧是战略问题,情商是战术问题。战略的问题,需要长远的眼光才会看到,短期内可能没有什么好处。情商,着重于解决当前的事情。好的战略,需要好的战术支持,才能逐步实现。好的战术,需要好的战略才能放大其价值。

关于事情会不会后悔

以前和别人讨论过很多。到目前为止,我的想法还是以前的样子。对于已经做过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即使重来,在当时的环境下,重新做一次选择,未必会比当时做的选择更好。而且,事情已经过去了,即使后悔也改变不了什么。这样的想法中,似乎暗含着,如果可以改变,是不是会后悔呢?这我也不能确定。因为在任何事情都可以重新、无限次重新来过的世界中,我们会让我们的脚迈向哪个路口呢?这样的世界中,似乎可以没有后悔,但是它却偷走了更多的东西——时间(除非在这个世界中,时间也是无限的。否则,在一件事情中,纠结那么久,世间那么多事情,可能没有没有迈出那一步就已经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了)。

即使是在当下的这个世界中,做了决定,就无法改变。可是,真的完全无法改变吗?我们每一件事情,每一个决定,影响的都是当下的事情。可是未来呢?当下真的完全影响未来吗?如果当下真的影响未来,那么现在是不是就是过去的结果呢?如果现在是过去的结果,那么过去我们又做过什么,导致了现在的结果呢?

如果我们不满意当前的结果,是否我们可以改变过去的做法,而让未来变得和现在不一样呢?如果我们满意的当前的结果,是否我们可以继续当前的做法,而让未来变得依然和现在一样让我们满意呢?

我们当前后悔的本质,是对于当前的不满意。可是对当前的不满意,抱怨过去能解决当前的不满意吗?

如果认为是过去造成的,就改正过去保留下来的做法,让未来变得满意。如果不认为是过去造成的,就没有后悔的理由了。所以,无论如何后悔,都是挺消耗能量的。
与其,不断咀嚼过去留下的印记。不如,看看过去能否有值得借鉴的地方,改变现在,改变未来。

在这个问题上,我现在认为每一件事情都有其意义。酸、甜、苦、辣,让我们知道生活原来是这个样子。生活本是如此,它们的到来,只是让我们更接近生活。从更长的尺度上看(一生),我们经历的酸、甜、苦、辣,大多数会是相互抵消的。我们可以观察它们,在我们的世界中来来去去。最终它们让我们明白,我们的一生。

有时候在想,我们的一生,这样的过程,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的定数。虽然,我们可以似乎凭借自由意志做每一个决策。可是,如果多维宇宙存在,平行空间并行,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当前的每一个没有做出的决策,在其他宇宙,其他空间,有人在做。即,每一个决策做出前在每一个空间的概率都接近于零,但是所有的空间加起来的概率即是一。故,从更高一个层次来看,我们当前的所有选择,都必将发生。而,我们的选择只不过是这些选择中的一个。

关于聊天

关于如何看待两个人聊不起来这个问题,因为自己经常碰到,也和周围的朋友讨论过这个问题。

以前当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我会责怪自己不能Get到对方感兴趣的点。现在虽然也会碰到这种情况,但是自己也能欣然接受。两个人不能聊到一起,只说明这两个人感兴趣的点不在一起。每一个人有自己感兴趣的地方,我们不同的经历,不同的记忆,不同的思维,必然造就了我们不一样的关注点。关注点的不一样,造成了我们感兴趣的话题。感兴趣的话题是否有交集,决定了两个人之间是否有可聊的内容。交集越多,可聊的内容越多;可聊的内容越多,聊得就会越久;聊的内容越深入,就越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

就像两个在不同频率上,进行数据通信的双方。如果信道差的很远,可能彼此一点都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如果频率彼此接近,则有可能会收到对方的一些信息;如果频率完全重合,则会近似100%的收到对方的信息(这里忽略了调制方式,编解码,数据格式等细节)。

当两个人彼此聊天存在障碍的时候,也就是两个人在相差较远的频率上交流。彼此天然过滤了对方想要表达的信息,最糟糕的情况,就像飞鸟和鱼沟通一样,一个飞在天上,一个却深潜海底。即使想要交流,无奈水天阻隔。

这种情况下,我们认识到存在这样的问题即可。当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尽可能去了解彼此的交集。有多少交集,聊多少内容。同时尽可能带一种开发的心态,即使对方的想法和自己有很大出入。或许了解对方想法的前因后果,或许对自己,也会有不少领悟。即使没有交集,也不需要多想,了解这是个事实就可了。可以基于自己的关注点,尝试进入对方的关注点,试图建立交集。所以,很多时候我们的聊天对象,也可以看作是一个自我的倒影。观察我们的聊天对象,也就是观察我们自己。与其说我们是在和别人聊天,不如说我们是在找寻另一个隐藏的自己。

聊天始终是一个交互的过程。有来有往,有出有入。

沉默,不代表寡言。
或是,没有说的欲望;
或是,一切已在不言中,不必再言。

关于感谢的科技发明

这里先简略写下,以后有时间再补充。

关于成长中的科技发明,最近一直萦绕于心的是很早以前看到的几个定理。
1.哥德尔的不完备定理;
2.香农的信息论;
3.维纳的控制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