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

                  彼岸

时间已经溜走了大许,那时我还想着闯下一片狼藉,能够衬托我的这些过时年华。但是,门前大树已变,曾经随意能够攀上,如今大了,可不知如何下脚了,因为只能看见年轮,刻画着心里一刀一横。不过,有曾雨,风刮,草屋里,人不为之动,不抬头赏那些折射视线看到的虚幻,不聆听这滴滴答答拷问心扉的落雨,只怕是手中释卷,拥有,一页又一页,抚下眼镜,重头再来。

天空微亮,我已经醒着吹嘘昨夜梦语:“我好想你啊”。头微醒,愁眉苦脸盖住了本来应该的异彩,我该上学了,该在课堂上看着小说经历主人公的是是非非,还是撒谎,骗子一样,用诚信的感受换来欢乐的一时,那些猜忌,也不是凭空出现,是我一手造成。老师叫我,办公室有我的位置,我懂了,我跟在老师背后,进了我的位置,我想着逃避,谎言又一次保护了我,我落荒而逃,像只不堪言的落水鸡一样,又有谁会在意你。夜晚美景无足欣赏,佳人乐曲无处可念,我是一直愿意接受妥协。

黑暗来临,高考来袭,早年肆意妄为,父母收拾了一摊子我的债,不管是亲友的草草了事,还是朋友的过分贬低,他们也在着急,也在以一种或疼或怒的方式爱着我,终于,明白手里不一样,握着太多了。我开始努力奋发,每天装了太多焦急的事情,老师的友好是我现在欣慰的保障,不停地跑动,我提醒自己,从这时开始,办公室,永远是我主动了,跟在老师后面终于感到了无比自豪。可好,一步一步,我走到了,证明自己那天,我还不满足,我想触碰更高的地界,尽管我如何下功夫,那层阶梯,我永远是徘徊,这岸,我跨不过去。我迷茫于此,错综复杂的竞争关系,紧张忙碌的思虑又占了上风。如此已久,每天夜里,母亲的电话总能让我知道我该干什么,我是有梦想,我就想能够自己养活自己,自己不需要去点头哈腰,去弄虚作假,弄一些我不愿面对的事情,也许在其他人看来,那是对的,所以我坚定下来。高考结束,有遗憾,有骄傲,也有不服,再给我一年,我可以给你整个世界,但是我没有那份勇气,所以我还是进了这个老师吹嘘已久,我向往很久的地方——大学。

进了大学,什么情绪都有,不知怎的,目标不坚定了,梦想也不出现在梦里了,也只能一天牙牙学语,我要干什么,可这一躺便啥都没了,人们总是如此多情善感,大脑转动的速度也随着身体停止了,我也开始在这之间不知所措,我到底还是不是当年那个为了一切奋不顾身的我了。

这岸,我为什么一直就没到过,为什么世界不再是我愿意接触的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了,是什么,我想,还是彼岸,那边的风景不足以吸引我了,因为那边的年轮远没有眼前,门前,这棵曾经雄壮的树的年轮,来的清晰,来的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