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处安放的正义感

      小区里传来一阵吵闹,原来是又有人利用小区房子和围墙之间的过道私搭乱建两头都围砌起来,变成一个小小的"私人区域",大概可以放杂物、一辆摩托车等等。这可急坏了二楼的住户。一是如果过道封顶,方便了贼人攀爬,毕竟小区里发生过数次偷盗。二是担心杂物如果引起火灾什么问题会窜上二楼窗户进入。三是影响里面的水管等检修。不管是否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和各种意想不到的风险。单是公共区域不能私搭乱建和未与楼上住户沟通,于情于理都不合适。然而,一家人的反对无济于事。那些牛高马大的装修师傅自顾自的三下五除二就快把门窗装好了。只剩一个家庭主妇带着六岁的女儿和不到一岁的宝宝守在那里无能为力。

        我也只能给这位大姐些许精神上的支持。也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无奈。生活中常常碰到,路见不平忍气吞声的时候。我住的小区是个没有物业管理的小区,所有的公共秩序只靠每个人"自律"来维持。小区自行组织处理过一些公共问题,例如路灯和小区的公共卫生,公用的电费缴纳,卫生费收集等等。

        但是,一些"针对性"的问题就没办法处理了。例如,有一户人家新买了小车,于是破旧的那台车就停放在小区垃圾桶那里,结果日子长了,车底下积了一层厚厚的灰尘垃圾和淤泥,倒是成了老鼠的乐园,硕大的老鼠见人就往破车底下窜。一些"重量级"的弃置物品也是被塞在小区的小角落,破旧的大理石沙发、坐式瓷马桶、床垫、竟还有一些说不上来名字的笨重的铁块。虽然最终有被清理掉的,也有些风吹日晒由于太过重量级,有心清理的人也"爱莫能助",最后只得在那里"生了根"。

        类似的事总是有的,小车乱停乱靠,牌馆一连开了四个,老板也是小区的住户。被勾去魂的男人们的老婆碍于街坊邻里,抬头不见低头见,有苦难言。只得在家里劈头盖脸一阵责骂沉溺赌博,但收效甚微。有大姐倒苦水说,真想举报啊,不知道有没有用,要不真要憋出个抑郁症来。

        我总觉着要是有个"物业管理"来规范,是否这一切问题都不会出现。要么就靠我们自身多加强一些公共道德观念,是否也可以缓和这些问题。而不是让这些问题"自生自灭",解决起来没有任何效率。

        但后来我也"心平气和"接受了所有的"内心不满",因为大家都一样,敢怨不敢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伤了大家面子。生活不易,且说理吵架总是难看的。

        宝宝刚出生那会儿,睡觉特别容易惊醒,然而总是有那么几个装着大喇叭音箱广播的摩托车轰隆隆开进来,"修沙发,翻新旧沙发…",震耳欲聋。每当宝宝睡着,只要在家隐约听到这个声音,我便马上跑到小区门口,把摩托车司机堵在中间过道,不让他开到我家窗户底下,因为那一定把娃娃惊醒。始终觉得高分贝扰民,尤其你开进小区在中间大过道上绕个来回就算了,还要绕到每栋的窗户底下。丝毫不见任何"同理心"。可我这样做的时候,大多数小区的住户非常难以理解,似乎我这样做才是不通情理。

      也许,我是个爱找茬的人儿吧。见不得没有公共道德感的人。可也是底气不足,因为觉得自己也不是完人,也不好多评价。也许在我眼里的不平事,在别人眼里没必要较真的小事。想到中庸,想到"不与夏虫语冰"。随即那些忿忿不平的事儿大抵上也不至于对人生命财产构成什么威胁,便退一步海阔天空了罢。但心中总觉得沉默也是一切恶之帮凶。心中也是矛盾挣扎,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的。

        只希望这世间总归还是邪不压正,一切都恪守应有的规则就好,至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上了年纪,不敢再自称女生,妥协的事情也多了,少了义愤填膺,多了淡定或者"冷漠"?也不知道是退步还是进步,是随俗、被大众同化还是变得"成熟和老练"。还是看不明白这世界啊,到底应该如何选择。收起来所谓的"正义感",自求多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