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上书店》:你心中的孤岛在何处?

如果笔锋够冷,是否就能抵挡的住这烈日炎炎?总希望能用冷峻的语言去记录生活点滴,或许言语的冷,可以剔除一些浮夸,留下最为本真的一些东西。总不期不许,总一切随缘,遇《岛上书店》也是如此,在淘宝寻书单时,偶遇,被“没有谁是一座孤城”深深吸引。无缘由的触动,总引起一丝共鸣。如果灵魂无处安放,可能真如行尸走肉,残活人世。

1关于抉择与生死

费克里和妮可在艾丽丝岛上开了书店,当妮可去世后,书店生意慢慢惨淡起来,费克里选书有自己的原则,不喜欢后现代主义、后世界末日的背景、已亡故的讲述者以及魔幻现实主义。同样不喜欢按侦探文学或者幻想文学路子来写的小说,不喜童书.......费克里有着自己的坚持与固执。当阿米莉娅把《迟暮花开》介绍给他时,才介绍一半,费克里就打断了她的话,而三四年后,费克里无意中翻看了《迟暮花开》的时候,却深深的被内容吸引了,费克里曾一度懊恼没有早一点去看这书,可能就是因为原有的偏见让他本该早点的相遇硬生生的往后推迟了几年。突然觉得谁会没有自己的固执,又有谁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想法,可能更多的是和费克里一样,再遇时多了一些懊恼与自责吧。

故事是以前图书销售代表哈维的死亡为开端,费克里与哈维一年只见几面,讨论的都是关于书的一切,虽见面次数不多,但费克里已经把哈维当做亲密的朋友,这种灵魂的共鸣,那些关于书的深入探讨见证了他们心意相通,而正是因为如此,当阿米莉娅把哈维的死讯告诉费克里的时候,虽哈维的死与阿米莉娅无关,但态度极其冷淡,或许这才符合费克里的待事原则吧。是死亡把一切放大,让一切更加清晰起来。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对妮可的去世,费克里所表现出来的不是那么明显,当年费克里放弃许多和妮可来到她的家乡开了书店,而妮可的去世,费克里却越发颓废,想把唯一的念想—书店开倒闭,后来才懂,或许只有念想也没有了,他才能真正的解脱吧,但玛雅的出现,让费克里觉得必须好好的经营书店,才能更好的照顾好玛雅。也许只有新生才能替代死亡的影响吧。

2关于灵魂的归宿

费克里的死亡,书店的关门,小说因此也结束了。终日与图书相伴的书店老板,终日看书,痴迷阅读的一个人,病中在床时却说书不重要,得到的东西不重要,爱才是最重要的。费克里收养玛雅,确实改变了他原有的生活,费克里用谷歌去搜索如何去照顾玛雅,他把自己的温情都给了玛雅。玛雅和阿米莉娅的出现是费克里生命的一个转折点,是她们让费克里懂得如何更好的生活,如何好好的对待自己身边的人。生活——我们又需要如何去对待?又需要找到怎样的一个寄托?没有人能长久的安于寂寞,并永远的享受生命的孤独,可能只是生活中的那个人还未出现。曾听一朋友说要寻一城终老一生,寻一人白首不离。其实喜欢的不是哪一个城市,喜欢的只是留满记忆的旧地。灵魂何处安放?只求心安足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