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照下的黑暗之人贩(全)

有光便有黑暗,总有光照不到的地方

相遇

       A市,作为国家新时期建设,对内改革对外开放的南大门,是一个有着无数机会的城市。从而吸引了全国各地无数为梦想、为生活的人,进入这座城市发展。当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杂,所展现出来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复杂。坑蒙拐骗、偷抢打杀......各种复杂的社会问题考验着这座城市的治安。

         A市火车站,做为A市通往全国各地的交通咽喉,一度聚集了无数各行各业的人,也是XX市社会问题最复杂、治安最差的地带。

        欢欢,是个4岁的小男孩,粉嫩的小脸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天真的双眼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新鲜的环境。欢欢今天很高兴,因为很快就可以看到爸爸了,爸爸在A市工作,妈妈带着欢欢坐在开往A市的火车上。

       欢欢,在火车上认识了一个大哥哥,一路上大哥哥给他糖吃,还给他讲故事,逗他玩......在欢欢不大的世界观里,大哥哥是个好人......

        A市火车站广场正迎来新一批从全国各地赶来这座城市发展的人们,在如潮水般涌出的人海中,一位年轻的母亲右手提着个行李包,左手牵着个粉嫩的小孩随着人潮艰难的挪移着步子,虽然,他们看起来都是满脸疲态,但是嘴角确实挂着幸福的笑容。欢欢天真的双眼正好奇的四处乱转,打量着这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世界。突然,小男孩拉了拉妈妈的手,指着不远处一串串火红色的糖葫芦,用小孩特有期待的目光对妈妈说道:妈妈,妈妈,我想吃糖葫芦......

        母亲看着儿子满眼期待的目光,微笑的说道:好,妈妈给欢欢买糖葫芦吃去。说着拉着欢欢向着卖糖葫芦的大叔走去。

        老板,糖葫芦怎么卖?妈妈微笑着对卖糖葫芦的大叔说道。

        三块钱一串,您要来几串?

        给我来一串。欢欢母亲掏出钱包,付了钱......

        来,欢欢乖,给你吃糖葫芦。妈妈微笑着回过头来准备把手里的糖葫芦递给自己儿子的时候,突然发现,儿子却是不在身边。于是,妈妈四处张望,不停地喊着儿子的名字:欢欢......欢欢......只是,却没有儿子的踪影。

        妈妈这下着了急,四处寻找,逢人就问:有没有看见我儿子......有没有看见我的儿子......

       ...... 只是路人不是摇头,就是默默的走开了......

        这时,周围聚起不少的人,三三两两的议论纷纷:

        ......哎!真是惨啊!儿子不见了......

        ......不会是跑哪里玩去了吧......

        ......不会是被人贩子抱走了吧,这边人贩子特别多......

       母亲,跪在广场上,满眼泪水,悲痛欲绝的给周围的人磕着头,一边磕头一遍喊道:求求你们,帮我找找儿子,求求你们......行行好吧......帮我找找儿子......我儿子丢了......

       只是,这座城市的发展却产生了一个畸形的怪物,怪物的名字叫做“冷漠”。

       妈妈满眼泪水拼命的喊着儿子的名字:欢欢.....你在哪里......欢欢......你回来......只是任由她撕心裂肺的叫喊......小男孩却是始终没有出现......

       这时,人群中却是有人提醒道:赶紧去报警吧!

        ......

       此时,几公里外的一座老式城中村。

       老旧的房子、阴森诡异的巷子、蜘蛛网般到处攀爬的电线......无一不散发着腐烂的气息,有多少罪恶正在悄然滋生。

       在某一条阴暗的巷子尽头,一间残旧的小出租屋里,传来一个女人阴翳的笑声:妈的,这小崽子长的倒是白白胖胖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一个沙哑的男声说道:一个还不够,那边说要三个,先把他关房间里,找多两个再一起送出去。

        ......

        朝阳,是名A市的一名警察,应该说是一名年轻有为的警察,22岁从省警官学校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特招入A市局,屡破大案要案。省警官学校院长曾表示:朝阳是省警官学校百年以来最有天赋的学生,他天生就是为警察这个职业而生的。28岁的年纪便是市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

        由于近年来,新时期城市的高速发展,人口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为A市的长治久安,市局派市局刑侦大队的队长(吴皓)及朝阳前往临省学习交流经验。

        在返回A市的火车上,朝阳对着坐在旁边的中年汉子说道:师傅,这到A市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你还是先睡会吧!

       旁边的中年汉子却是笑着说道:年轻就是好啊!老了,坐这长途车就是受罪,那我先睡会!

        朝阳笑了笑.....

        坐在朝阳前排的是个年轻的母亲,怀里还抱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小男孩好奇的目光正打量着四周。朝阳从临省给同事带的手信里面掏出了一颗糖果递给小男孩。笑着对小男孩说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哥哥请你吃糖。

        小男孩并没有马上去接,而是回过头看了看妈妈!见妈妈没有拒绝。便笑着回过头接过朝阳手里的糖笑着说道:谢谢你,哥哥,我叫欢欢。

        一路上,朝阳时不时的逗着欢欢,也是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下车时候,朝阳跟着吴皓随着人潮缓缓的走出火车站,前面正是哪个带着欢欢的母亲......

         突然,敏锐的朝阳却是发现在不远处有双阴翳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天真的欢欢......只见正在欢欢妈妈给欢欢买冰糖葫芦的瞬间,一个身穿风大衣,头戴鸭舌帽,帽檐压的很低的中年男人从欢欢旁边一闪而过,中年男子抱着昏迷的欢欢快步离去......

         朝阳跟吴皓互相对望了一眼说道:师傅,我跟上去看看,你去找支援、到时候电话联系。说完就不紧不慢的跟在那个风衣男子的后面消失在人群中......

        朝阳远远的跟着那个风衣男子来到一处城中村,绕过七拐八拐的阴暗巷子,来到一栋破旧的出租屋跟前......模模糊糊听到里面有一男一女正在说着什么白白胖胖能卖个好价钱......

        ......

        朝阳为了不打草惊蛇,于是便记下了这个地方,联系局里,派人盯着这个地方,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出了这个巷子......


法网

        在和赶来交接的警员碰头,交代了需要留意的事项后。朝阳便火速的赶回市区,召开行动大会。

        大会上,朝阳就今天发生的事做了简单的叙述......然后坚定的说道: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个巨大的人贩子交易,只要我们顺着这条藤查下去,就一定能够钓到大鱼......

        最终,吴皓对这次大会作出总结,并布置了这次行动任务,派人24小时盯着那个人贩子,同时加大对周边环境的监控力度...... 一张大网正在悄然打开......

         散会的时候,吴皓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朝阳:小朝,那小孩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我隐约听到他们在说还差几个,过几天要交货,孩子的安全暂时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管行动如何,首先要保证的是孩子的安全,知道么?吴皓用坚定的语气对朝阳说道。

         放心吧!师傅,我已经交代了下面弟兄们24小时盯着他们,要是一有什么动静会首先保证孩子的安全,对了,孩子他妈怎么样了......

         额,受打击太大有些精神失常,不过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去了,也跟她保证过孩子的是安全的,很快就可以救出孩子的......吴皓一脸担忧的说道。

         ......

        于此同时,在那间破败的小屋里面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刚才回来的时候,我总感觉背后好像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女人紧张的问道:什么?你不会被人跟踪了吧!是警察?

        男人说道:没发现什么人,就是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先不管了,把那小崽子关好,别搞出什么篓子......我去联系上家,确定一下交货的时间和地点,顺便再去找找"货"......你在家盯好了.....

        成,那你小心点......

        ......两天后,市局会议室......

        吴皓问到:小朝,那边有什么进展了......

        朝阳严肃的回答道:吴队,根据这两天兄弟们监视发现,他们这两天又从不同的地方掳走了两个小孩。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在市区的某个公园跟某人碰了面,很有可能是在商量着交货的时间和地点,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天,他们就会在不知道名的地方进行“交货”。还有,我另外安排人盯着那个接头的人,发现,他进了某某区的老式院子,但是那个院子看上去普普通通,其实,时不时有人出来巡逻,很难靠近不被发现。不过,我已经派人留意那边的情况了,只能机会成熟,便可以时时抓捕。

         吴皓用充满威严的语气说道:好,要全力盯着他们,千万别在关键时间掉链子,还有看看能不能想办法摸清他们的交货时间和地点,我们预先设下埋伏......这张大网也差不多要到收网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

        巷子里那个残旧的小屋里传来男子沙哑的声音:妈的,看来我们被人盯上了,我留意了一下,这两天附近多了很多行动诡异的人,出入老是感觉被人盯着。

        那怎么办?今晚就要交货了。女人焦急的问到。

        男人坐在墙角的沙发里,嘴里啪嗒......啪嗒......的吸着烟,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阴暗中男人的 脸显的有些面目狰狞。

        几分钟过去,男人说道:这样,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一会把那几个小崽子绑好,弄晕他们,装行李箱里。我带着他们从背后的“狗洞”出去。你从前门走,先去引开他们的视线,给我争取时间,然后我们晚上7点在市郊的C人民公园汇合。记住。你千万别慌,你什么事都没有做,就算他们抓了你,只要你抵死不认,他们也不能拿你怎样。你要带他们绕绕圈,然后想办法甩开他们。

        停顿了一下,男子又用深沉的语气说道: 还有,如果晚上7点等不到我,你就自己离开这座城市,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想办法活下去......

        女人听完,沉默了好久说道:好!


异变

        某个巷子入口前的一辆小汽车上。

       弟兄们,都打起精神来,给盯紧了,千万别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幺蛾子。朝阳严肃的用对讲机跟其他分布在周围各个路口的便衣说道。

       放心吧!朝队,大伙就等着收网,钓大鱼,然后回去喝庆功酒......对讲机里传来不同爽朗的笑声。

       突然,对讲机传来一个声音:朝队,那个房子里走出来一个女人。怎么办?

       叫几个兄弟跟上去,看看她要去干什么......其他人给我盯紧了,他们有可能就在今天就有交易......

       ......十多分钟以后......

       磊哥,磊哥......那边怎么样了?朝阳对着对讲机问道。

       这边没什么问题,那女的不知道要干嘛!净是走人多的地方,看上起还很轻松......

       突然,朝阳心里咯噔一下,对着对讲机骂道:他妈的.....我们中计了......叫两个兄弟把那女的控制住,先带回去,其他人赶紧回来......马上行动......

       当一干警察冲进那个破旧的小房子的时候,里面除了两个被迷晕倒的小孩外,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伍哥,找两个弟兄把孩子送去医院,其他人给我搜,我就不信,他还能长翅膀飞了......朝阳愤怒的喊道......

      ......

      朝队,这边有个洞不知道通往哪里......

     ...... 妈的.....怎么就没想到......其中一个警员骂道。

      这时朝阳指着洞口滑轮的痕迹说道:他把孩子装行李箱了,带着孩子,肯定跑不远。雷子,你跟我从这边追出去,其他人去周围找形迹可疑,带着大号行李箱的男子......

      说完不顾众人回应,当先从洞里钻了出去,一个高大壮实的警员也跟了上去......其他人迅速散开去各处搜寻去了.....


失踪

        只是,一干人等搜遍大街小巷,愣是没发现一个可疑的人......

        当众人正在着急的时候,朝阳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居然是个陌生的号码。朝阳按下接听键,只听见里面传来一个男子沙哑的声音道:朝警官,我们做个交易......你把我老婆放了,我把孩子还给你们......

        你是谁,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你没有谈条件的权利,我劝你还是赶紧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朝阳愤怒的说道。

        不等朝阳把话说完,耳机里面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今晚7点以前,你要是不放了我老婆,便等着给他收尸吧!额......可能连尸体都找不到......说完,不理会在电话另一头气的浑身发抖的朝阳,便挂断了电话。

         ......市局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商量行动对策......

        当晚7点,A市澜江大桥上

        一个身穿风衣,头戴鸭舌帽的高大男人用沙哑的声音对着百米开外的朝阳喊道:朝警官,我老婆呢?

        孩子呢!我要确定孩子的安全......

        你放心,那小崽子安全的很,快放了我老婆,不然我只要按下手上的这个按钮,他便马上烟消云散......说完还扬了扬手上一个长得像遥控器的装置。

        ......妈的......你还有没有人性......他只是孩子......

        别他妈跟我讲道理,我只要我老婆.....

        别冲动,你冷静点......我马上放了你老婆......说完对着身后的警车打了个手势,只见车上下来一个女人......

         快过来。男子一见到女人下车,就对女人喊道。

        你老婆我们已经放了,孩子在哪里......朝阳用严肃的语气对男子喊道。

        别着急,朝警官,我得先保证我老婆能安全的离开这里,所以,还要麻烦你们多等一会......说完跟旁边的女人小声的说着什么。

        不一会儿,只见女人朝着桥的另外一头跑去......

        朝阳见事,刚想叫人跟上去......

        却是听见男人冷冷的声音传来:你要是想让他死,就叫人跟上去试试......

        于是,双方就这样冷冷的对峙着。

        ......半个小时过去了......

       这时传来男子阴沉的声音:朝警官,我知道我犯的是什么罪,只是不到走投无路,我也不愿意做这样事......我知道,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你们还是会抓到我......我只求你们别为难我老婆,她真是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在哪里!你老婆已经安全的离开了......朝阳愤怒的吼道。

      你朝左边看,河岸边上那个房子里面。说完,男子却是纵身一跃,从几十米高的桥上跳了下去。

       雷子,孩子在那个房子里。朝阳指着百米开完河岸边的一座孤零零的小房子喊道。其他的人下去找,那混蛋跳下去了,千万别人那混蛋跑了。还有磊哥,联系下水警,叫他们派船过来帮忙......

       不多一会,便听见雷子焦急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朝队朝队......房子里面除了有个大号的行李箱外,没见到孩子啊......

        给我找,扩大搜索范围,都给我仔仔细细的找......多叫些兄弟过去找......朝阳愤怒的吼道。

       ......只是,一干人等忙活半天,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见着......别说小孩没有找找,连那个风衣男子也人间蒸发了一样......


后记

         两天后,澜江下游,某出海游玩的小型邮轮在江面上发现以一个黑色的漂浮物,在江面上浮浮沉沉。出于好奇,才对其进行打捞,只是等他们打捞上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居然是一句浮肿的男性尸体。当场便报了警。

         经确认,正是那名跳江的男子。法医通过男子后脑上的拳头般大小,不规则的伤口断定,该是男子在跳江的时候头部撞到硬物,导致昏迷,最终被淹死。

......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近日,A市警方破获一起重大贩卖儿童案件......

         朝阳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却是满身的苦涩,仿佛又看到那张天真烂漫的脸正对着自己发出嘲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