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公里(二)

第二节

江山连夜收拾好行李,他来到于建国房前,于主任还未睡觉,看见江山进来,连忙说道:“我也是刚刚接到杨县长电话,你放心回去,这里有我,后面收尾工作一定保证圆满完成任务。”

他递给江山一根旱烟,江山接过后,习惯在鼻子中间闻了闻,并没有急着点火,这几天忙着检查二村收尾工作,有些上火,嘴角都起泡了。

“现在最让我不放心的是二村房子,虽然已经装饰完毕,但外墙有些地方脱层严重,我要求施工单位罗浩安排人尽快落实整改,但二村那地方你也是知道了,现在阴雨连绵,工人师傅没心思呆了,都吵着要回喀什去。”

江山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整个援建工程下来,二村是最难啃的骨头,交通不便不说,从山上滚下的石头经常挡住了进村的狭窄道路,材料运输,食材补给都难以运送进去。最难的还是二村偏僻荒芜,没有信号,里面什么情况外面人都不知道,一旦进村的路堵了,只能靠人翻山越岭送信出来。

于建国倒是胸有成竹,他拍了拍江山的肩膀,安慰道:“不是还有我吗?你就安安心心回去,听说接下来的工程不亚于这里,你回去还得挑重担。”

随即他又说道:“明天一到早我安排阿木江开车送你回县里,你一个人开车我不放心,十几个小时的路程,有人帮着开下,你也轻松些。”

阿木江是个维族小伙,指挥部的安全员兼职司机。

江山也不再客气,听从于主任安排。天蒙蒙亮,阿木江已经把车况检查了一遍,于主任把几个刚刚煮熟的鸡蛋和几个馕塞到江山手中,说道:“先垫垫肚子,到了塔县,吃点东西再赶路,不要太急,路上还是要注意安全。”

“好,马尔洋乡工程结束后我在县城给你接风。”

江山告别于主任,阿木江把车子慢慢驶出来,开始向山上爬去。

指挥部就坐落在峡谷下,毗邻乡政府,原先是个招待所,破旧的房屋一直空着。叶羌县援建队伍开进马尔洋乡后,这里热闹起来,每天进出车辆给这个偏僻的边境山谷带来了一丝人气。

透过车窗,江山陷入了沉思。

一条溪流就在山脚下汩汩而流,哗哗的声响仿佛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在奏响着一首动听的山歌。

忘了此处是何方,忘了时间在流转,这是一个清凉的早晨,山谷还在晨曦中慵懒地睡着,天空渐朗。

溪边中、路畔旁,草坡里,那一朵朵,一簇簇,一篷篷的艳丽,或娇美,或鲜亮,或惊艳。洁白的蒲公英,捕捉到那份淡然,即使身处偏僻,也保持一份从容。天之大,地之阔,只要给它一缕清风,随时起航,到哪里都能安身立足,扎向更遥远的土壤。

那多姿的格桑花缤纷散落,淡红,深紫,纯白,在清风吹拂下,摇曳着最美的芳华。英雄不问出处,粉黛何须饰容?山涧里、砾石中、大路旁,不悲不欢,不忧不叹,守着一寸光阴,迎着四季雨露,朝阳向上,盈盈灿美,孑孑芬芳!

江山有些心动了,忙忙碌碌的几个月,竟然忽略了这个荒芜的世界里还有这些美丽的景致,柔软的情愫在慢慢浸染,在这荒凉的世界之角落也有一丝色彩,来填补内心的空白。

这晨,寒瑟如初冬,这景,绽美似骄阳,一瞥惊鸿中,江山仿佛看到了一个盛夏的果实,在熠熠中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个年轻的牧民小伙子赶着一群羊从远处对面而来,他微笑的向着车子扬起着鞭子打着招呼,黑黑的脸上荡出一抹阳光。

江山忽然感到一丝满足感,山里的牧民是幸福的,虽然远离繁华的大都市,但党中央一直在把温暖送到他们身边,江山忽然觉得这几个月的辛苦和付出是值得的。

阿木江看着江山咧着嘴角的微笑,问道:“江局,这次回城是不是不回马尔洋了?”

“也许吧,县里有新的任务下来了。”

“你知道于主任为什么安排我跟你回县城?质检员小陈早就想回去了,他丫头马上要过生日了。”

阿木江是个健谈的维族小伙,别看年纪不大,已是两个儿子的父亲,他在指挥部里是个快乐的开心果,健谈而又阳光,平日和当地一些村民交流时,他又是个极好的翻译。

“说说看。”江山倒是没想那么多。

“马上不是古尔邦节了吗?于主任是借此机会放我几天假,回去和孩子们团聚团聚。”

江山恍然大悟,还是于建国想得周全,不愧是搞政工出身。

从马尔洋乡到塔县有一百二十公里路,车子在崎岖的山路上一路颠簸。很难想象,这条通往马尔洋的公路会是在连绵千里的山缝中开凿出来。一路行驶,一路忐忑,四处可见的流石从不同山谷倾泻而下,本身裸露的山石岩风化厉害,似乎随时会欲崩而塌。两山之间的河滩因为泥石的阻塞,宽窄不一,偶尔较为宽敞的地势,也被人为地建起了地标,水利站。

车子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石子路颠簸着爬上达板,很难想象,这样的环境,当初开凿修筑此路的建设者们,如何克服千辛万苦,一米一米推进,把通往外界的路一点一点接通,让久居高原深处的牧民有了走向未来的希望和期盼。

行至一半,终于看到一处较为宽阔平缓的地带,绿茵覆盖,两岸山势也相隔较远。从一个苍凉荒无人迹的地方忽然闯入一个生机勃勃,绿意盎然的绿洲中来,心胸也豁然开朗。低矮的一排排红顶瓦房撒落在绿色平原上,偶尔有轻轻的炊烟袅袅升起,悠闲的牛羊在啃着青草,再配上这蓝天白云,好美的一幅草原油彩画。

这是塔县最好的地方,有水有草,适合宜居,过了这地,又是一遍荒芜之地。

四周可以看到白雪覆盖的山峰,天空如洗过般醉醉蓝,白云如絮,拼凑出各种图案,似戏龙,如玩狮,恰似萌兔,或简洁,或繁琐。不用看远方,不用看车轮下如悬崖般的险要深渊,目光投向近在咫尺,随手可及的天空,一切似乎安宁了许多。

昨晚江山几乎没怎么休息,他把马尔洋乡灾后重建的一些修缮问题连夜列出清单,哪个村的,具体什么问题都写得清清楚楚,临上车前交给于建国,后面的工作就靠他辛苦协调了。

他昏昏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过了塔县,正奔驰在帕米尔高原上,白沙湖直扑眼帘,他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阿木江已经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路程,他建议阿木江休息一下,自己来开车,阿木江笑道,你还是多睡一下吧,晚上以最好的精神状态去向领导汇报工作。

江山平日也没什么架子,几个月相处下来,指挥部的几个年轻小伙子都喜欢和他唠嗑,开玩笑已是家常便饭,阿木江更是如此。

江山笑了笑,那就再眯会儿,晚上容光焕发地去“接见”领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出发,一半在红尘,一半在尘外忽略灯红酒绿,浮光暗香想上天堂的心,牵绊点点向前,经幡在远处招呼清凉的...
    六月孺子牛阅读 348评论 2 2
  • 董多娇第226天坚持分享,焦点相信,每个人在每一刻都会为自己做出一个决定与选择,是他们当时认为最合适自己的,所以任...
    良知良能良知良能阅读 1,834评论 1 1
  • 一、jQuery简介 JQ是JS的一个优秀的库,大型开发必备。在此,我想说的是,JQ里面很多函数使用和JS类似,所...
    Welkin_qing阅读 3,588评论 0 1
  • 感恩我老公的声音咋那么有磁性呢迷死人了 感恩我老公的身体那么得壮实 感恩我老公的拥抱那么得厚实 感恩我老公总是甜言...
    rong2018阅读 341评论 1 2
  • 特意早起做好两手准备――笔记本和手机都在等S老师的召唤。万万没有想到今天卡得飞起,[r]怎么发音的部分没有听清楚。...
    龙沙宝石_ecde阅读 796评论 3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