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山海相兽图》第四章 部队生活

目录和简介

上一章:我叫吴大牛

文/北城十尧

我被征兵办安排到了北京军区一支野战军的部队里,虽然从小在军人家庭里长大,但真正的部队生活还是好好地给我上了一课。每天五点钟准时出操,先绕着军营边的公路负重跑个五公里,早餐结束后就是各种体能耐力训练,什么俯卧撑,引体向上都是家常便饭。中午会托枪站立两个小时,枪上挂两块砖头,是为了练习精确射击。每隔一段时间还会进行越野训练,在深山沟子里一钻就是一周。

这一天下来骨头像是散架了一样,倒在床上就打起了呼噜。新兵集训还没有结束,和我一起来的很多人就开始后悔,想要做逃兵回去。有的人还抱怨说现在都是和平年代了,全国都在迈开腿搞经济,哪还有人打仗啊。虽然我也觉得很累,但我毕竟是军人的后代,骨子里的血气还是有的,逃兵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干的出来。但是偶尔实在嘴馋跑去打野鸡捕草鱼的事情还是常有发生,年轻人嘛刚离开家性子一下子就野起来了。

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月,我渐渐熟悉了军营的生活,也开始想念北京的亲人,想爸妈做的菜,爷爷讲的故事。每当我想他们时,总会掏出这本《山海相兽图》和胸前的驭兽符出来看。

因为从小就听爷爷讲那些奇妙的经历,我对这本书和这枚符牌充满了好奇,经常一个人研读古书到深夜。由于书中的文字都由一些古文写成,读起来有些费劲,为此我翻看了不少书籍,借着图画和自己的猜测,慢慢地对书的内容也算理解了一二。

“百兽繁多,唯灵可驭;遍悉古今,唯术可动。”

自盘古开天辟地,这九州四海孕育了各式各样的动物,它们有的驰骋天地,遨游大海,自由自在地生活;有的隐于人类的社会里,或耕种,或打猎,或圈养,成为人的生活中不能忽视的角色。

但大多数动物都是普普通通,仅能依循着动物的天性生存。但有极少数的一部分动物,它们天生灵慧非凡,可以知天地通人心,有着十分强大的能力。这些动物被称为“灵”,也叫做灵兽。有一群人通过不停的研究和训练,掌握了驯服这些灵兽的方法,让它们能够完成自己的指令,这群人就被叫做驭兽师。

“灵隐于野,没于市,须悉心相查,方得之”

不过相比于驯兽,相兽才是最难的。“相”,顾名思义就是寻找,判断的意思。且不说很多灵兽生存在人迹罕至的大山丛林,就算在市井街道中,也需要有经验的人去仔细辨别,方才能找到那真正有灵性的野兽。唐代的韩愈曾在《马说》中写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可见要找到这些奇珍异兽是极难的,需要极有能力的人来相察。一般的驭兽师终其一生也只能得到一两只“灵”。

于是有经验的驭兽师就将这些灵兽的相貌特征和驾驭它们的方法记录成书,写成了这本《山海相兽图》。书中记载的驯兽技法可以概括为九个字:食,闻,看,听,诱,追,打,杀,养。每种“灵”都有自己的特征,找准这些特性,依照这九个字衍生出来的驯兽技法,就能够驾驭它们。

这本古书不知道年代,也不知道作者,前面几篇晦涩难懂的文字之后就是十六张用油彩铅墨绘的图画,每一张对应一种“灵”,它们分别是鬼眼野猪,青角水牛,尖爪灵猴,红嘴山鸦,赤炎巨蟒,神河蝾螈......每一种灵兽都有详细的描述和驯服它们的方法。

我看的入迷,隐约觉得这本书真是不简单,难怪当年钟老先生有那么大的神通。但看到有些地方却让人觉得忍俊不禁,比如尖耳神象这一章,上面写道用香蕉,稻米,竹节虫和燕窝混在一起做成的香料就可以让它屈服。还比如金尾鳄鱼这一章,只要找到一对金尾鳄鱼,关在竹料熏蒸的房子里七七四十九天就可让它们听命。这些方法听起来怪异,有些描述也显得很简略,看起来又不是一本严格的书籍。

我一直想找机会去验证书中所提到的驭兽术,但“灵”这东西实在难找,我曾经随部队在深山林里转了两个多月,遇见过不少野兽,但都没有发现符合书中描述的“灵”。而爷爷在临行前说的那句:“山海百纳,灵气自如,若比心尖,定能成魂。”也让我猜不透是什么意思。这本古书十六章图画之后的部分明显被撕掉了,后面的章节从传到我爷爷手里就没有,我想如果能把整本书连贯起来读,或许就能够真正理解其中的奥秘。

日子还是继续着,每天的生活就是出操、训练、学习和演习,军营的生活虽然单调但也充满了别样的乐趣。这期间遇到了很多困难,我硬是凭着一股狠劲咬牙坚持了下来。后来,因为平时刻苦努力,又肯于学习,我慢慢地从新兵蛋子晋升到了副班长,又从副班长晋升到了班长,三年以后我已经是五营三连第二排的排长。

世界的政治永远是捉摸不透的深海,我们远离社会在深山里拉练,外面的局势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天中午,我和几个战友正在吃饭,突然一阵集结号响起,我立马把剩余的几个饺子塞进嘴里,从座位上弹起来冲出食堂大门。

操场上已经横纵排列了好长的队伍,不仅仅是我们五营,一营,二营......整个军的人都好像集结起来了。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肯定出大事了,要不然不可能调集这么多兵。作为一个下级军官,我是没有资格了解行动的,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命令,这也是军人的天职。我们接到的指令是奔赴火车站,随其他部队一起出发。至于去哪,去干什么,没有人知道。

火车一直开了五天五夜,通过每天车窗外的风景,我估计我们已经走了几千公里,而去哪,我心里大概也有了一个判断。等到火车停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崇左县的军用火车站,几十万人集结在国境线上,我们终于都明白了——要打仗了!

下一章:绿血毛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