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的游戏《梦想与疯狂》

与《人民的名义》反映的多方联手、利益输送和国家反腐败不同,这部书描绘的重点是2008年股灾前金融资本与产业资本的市场博弈,反映的是资本和人性的贪婪。

全书分上下两卷,以股改为背景,资本市场“猴子”孙和平、国企老总杨柳、股市大牛刘必定三人围绕股权争夺,展开一系列股市炒作,借着题材和故事。作者还在其中给自己设了一个马义的角色——股市中的小散、作协主席、北重集团独立董事。

熊市中,孙和平到监狱探监“宏远系”刘必定,打算以较低的成本收购后者手中幸福汽车2亿1千万股权,进而控股正大重机,发展壮大自身北柴股份,打造完成的产业帝国“北柴集团”,并正式脱离北重集团单飞。

孙和平打算经过一系列操作,用较低的资金成本完成相对控股,直接和间接控股两家上市公司,达到国内和港股双上市目标,经过包装释放重大利好募集海量资金。他的思路一开始就被他的老同学、父公司北重集团老总杨柳看破,但他不露声色,巧妙地利用了孙和平收购路上的轻敌思想,果断狙击取得了8%的关键股份,攥住了“猴子”尾巴。

这段故事不禁让人联想到“女版巴菲特”赵薇,以空壳公司收购上市公司万家文化的经典案例。发布收购公告时,龙薇传媒自有资金仅6000万,却加了50倍杠杆撬动了30个亿的大蛋糕。

这一切都拜托资本的特殊属性。

通过市场,孙和平壮大了自己,增加了自身的分量,在北重集团和省长赵安邦取得了话语权。市场给企业带来的巨大活力,也让他转变了工作思路,准备建立自己的伟大企业。作为一个企业家或者叫实业家,做大做强企业,既有利于国家和社会,也增强市场活力。孙和平给自己画了一个很大的饼——建立民族伟大企业的梦想,并且用极具煽动性的演说忽悠了正大重机的任延安。搂着一堆优质资产,孙和平在资本市场上迎来了股市的春天。

资本主动谋求与权力的合作,更增加了市场的风险性,故事中不无意外地出现了资本与权利勾结的腐败,也出现了市场与权利的博弈。K省副省长汤家河和省长赵安邦是利用权力的两个反正典型代表。而游走于市场与权力结合地带的刘必定,出了模范监狱后依然挺在刀尖上舞蹈。领会了资本带来的刺激,他就像吸毒一样依赖上它了。

心思活络起来的孙和平,用股权激励造就了公司高层的亿万富翁阶层。这段就像现在的BAT,造千万富翁就像捏泥人那么快,嗨得能飞起来。孙和平内心被股市春风吹的蠢蠢欲动,他不满足于企业的发展现状,再次谋划控股平州钢铁,延伸产业链。自然还得从股市里圈钱。熟悉了圈钱套路之后,伟大企业的梦想就变得不那么诱人了,他转而走向了资本运作。恰好,市场也飞跃到了令人疯狂6000点,各路专家学者分析师都预测A股要冲到8000,走向10000。一路飞涨的股市让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各路资本加入剪羊毛的行列,股市风起云涌。民间杠杆加到让人恐怖。

资本露出了獠牙,全球在那一年进入金融危机,我们也没能例外。中国股市经历了多重无情绞杀,最终当资本狂潮退去,留在沙滩上的是一望无际的小散尸体。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满仓中石油。

卡尔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深刻地指出“资本家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应当的利润,资本家就大胆起来。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他就活跃起来;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他就铤而走险……甚至冒绞死的危险。

是梦想,还是欲望导演了这场疯狂?

一切不切实际的幻想都是虚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