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富贵,请相忘

96
贝龙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2015.07.05 01:28* 字数 1786
苟富贵,请相忘

苟富贵,请相忘

文/贝龙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 《史记·卷四十八·陈涉世家第十八》

陈涉说“如果哪天小爷发达了,不会忘记你们的。”

陈涉说:“爸爸的志向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怎么会了解呢?”

俗话说,有志者事竟成。

于是陈涉真的发达了。

昔日的小伙伴们便扑过来,他们说是时候无相忘了。

于是,

他们被斩头了。

我想陈涉当时卷着泥裤腿,45度仰望天空时,他说的句句是肺腑之言。

他说不会忘,那是真的不想忘。

但他后来还是忘了,那是真的忘了。

因为人是会变的,因为陈涉自己用自己的双手拼了很久很久,流了很多很多血,杀了很多很多人,才坐上王座。杀着杀着,当年那个陈涉早就已经死了。而一起“佣耕”的小伙伴们,依然裹着泥烂在地里,突然带着一身土腥味到你面前,说要分点汤喝。如果你是陈涉你会怎么想呢?

拖出去撸到死。

这是人性。

而人性可以有善恶,但不会有错的。

当两个人完全变成了两个世界的人,最好,还是在各自的世界里活着吧。

这就是我说的,苟富贵,请相忘的本意。

但我不只想说富贵,我想说更普遍一点,每个人生活中都会遇到的东西。不是每个人的身边都会诞生一个帝王,但每个人身边都会有从朋友走到陌生人的例子。

People sure change.

这是高中英语课本上,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人总是会变的。如果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只小动物,我是灰太狼,你是喜羊羊。小的时候,我们都是孩子,所以我们可以一起玩耍,像全世界的小孩子一样玩耍。或许还会是最好的朋友。可后来我们分开了,三四年,或者十年。你在外面躲过了很多只狼,我在外面吃了很多只羊,然后我们再遇见。我想,我们可能就静静地对视着,我咽了咽口水,你踢了踢草。然后各自向反方向奔跑吧,我怕我会忍不住杀你,我怕你会忍不住哭泣。

可事实上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心里住着什么,每个人的心里又住着什么。可能今天是朵花,明天想吃肉,可能有时候是贴在一起的,贴久了就会分离,可能大多数时候,里面什么都没有。所以我们很容易,很容易就突然跳成了相反的频率,就走远了,就该忘却了。

我想说环境是一个极好的东西。如果你们必须胶粘在一个世界里,看着一样的天空,过着一样的日子,很容易地,会有许多共同的回忆,共同的爱好,共同的未来,于是就自然地亲近在一起。可如果一个去了海里,一个去了沙漠,可能水这个字对你们来说都是不同的东西,一个会长出鳞片,一个会有干枯而防晒的表皮。如果你们一直互相想念,然后突如其来地见面,那该有多难受啊,多难,多难受啊。你说着水草摆来摆去,你说海水又咸又涩,他说天气再热他也不出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很干。你们只好长久地沉默着,甚至不如可以互相做户口调查的陌生人。因为你完全了解对面的这个人,只是你了解的跟你见到的已经完全不是一个人了而已。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反正我曾经为此难过了很久。就小学很好很好的朋友,几年没见,突然有机会见到了,可以明确地感受到两个人对彼此都还有那种美好的期盼,可就沿着笔直的路走着走着,从头走到尾,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那,再见。”

“嗯,晚安。”

一个,两个,三四个,好多个这样的人,甚至连期盼都没有了,就十分默契的慢慢由好朋友变为朋友最后不过点头之交。

那时候真的想不通为什么,就难受着,就慢慢的好了。因为也有一些隔年一见的小伙伴依然还是可以勾肩搭背的小伙伴,感觉可以勾肩搭背一辈子的小伙伴。可能是如果当初人们互相而成为朋友的部分不变,那这份感情也就不会改变吧。因为人哪怕再变,总还是有一些影子,一些顽固的石头,就贴在那,就硌在那,怎么也变不了,怎么也磨不掉。所以总有一些人,怎么也赶不跑。

如此,甚好。

可如果有一天,它们也变了呢?

如果有一天,我们都变了呢?

如果十年以后,我在简陋的街头,写着卖不出去的文字,打着将就而又廉价的工,而你每天全世界飞来飞去,见各个合伙人,签各种协议。

我喜欢三块钱一瓶的雪津,你喜欢三十年以上的红酒。

我会去爬山,你会去蹦极。

我看小说,你写传记。

我们说着不通的语言,我们听着不一样的歌,我们吹着不一样味道的风,我们为不同的难过流泪。

我是说,如果几年后我们又遇到了,肩并着肩从一条笔直的路走到尾,说很多很多十分客气的话,偶尔再费劲也找不出话来,那我们就回到各自的世界里吧。

我是说,苟富贵,请相忘。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