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言 章六 地缚灵(七)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凶宅地下室的小屋里,诡异的安静持续了很久。

砖头并不着急,随意地将手里不知死活的大柏甩在一旁,微笑地看着刘晶,等待着对方平静下来,等待着对方提问,等待着对方绝望。

刘晶已经没有太多的恐惧,心里的绝望和不解已经压过其他所有的情感,她也在等,等砖头给自己一个解释。

安静又持续了很久,砖头似乎不想再浪费时间,开口打破了沉默:“其实,我只欺骗了你三件事。首先,当初决定用红姐教的方法的人是我,吃了那颗丹药再也不用忍受饥渴的人也是我。然后,那天晚上吃了那个小婊子何璇的人也是我。最后,大柏的每一次出现,其实是想救你们。”

刘晶绝望地看着砖头:“邹卉这个样子也是你干的?”

“是,她和邢倩倩第二次来的时候,你也在。而且就从你身边走过,只不过我用了障眼法,你看不到她们。大柏想把两个人吓走,呵呵,我动用了红姐留下的阵法,要不是邢倩倩身上有个什么护身的法器,两个人我就都能留下来。”

“大柏其实只是想救我们,并不想要替死鬼?”

“大柏这个蠢货,满脑子都是大男人要有担当,宁可重复地自杀也不肯吃个女人。每一次大柏出现在你们面前都装出凶神恶煞,无非想劝你们走。当然,这坏了我的好事儿,我自然会好好地惩罚他一下,帮他‘死’一次。”

“所以,你其实想找个替死鬼?你找的对象包括我?”刘晶颤抖着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砖头的笑容一僵,沉默了下去。

刘晶心底一沉,自嘲地一笑:“我懂了,那我们做个交易吧。”

砖头疑惑地看着刘晶,不理解她哪来的勇气和资本和自己做交易。

刘晶从胸口拿出一枚平安扣,灯光下,平安扣越发明亮。

砖头脸色一沉,他认得这个平安扣。他能感受到,刘晶平安扣上的力量,比邢倩倩的那个更为磅礴。

“用我换邹卉。”刘晶紧紧地抓着平安扣:“我肯定是处女,而邹卉,看她身上的伤痕,多半已经不是了吧。”

砖头的脸色越发阴沉。

看到砖头的表情,刘晶心里更确定,上向前一步,盯着砖头:“你放邹卉走,我自己摘下这枚平安扣。”

砖头阴冷地看着刘晶,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利弊。

“这枚平安扣果然是好东西。”沙哑的女音,红姐突然出现在了屋里,手里把玩着一枚平安扣。刘晶惊恐地看着自己手中,平安扣已消失无踪。


——2——

地下室的门口,重阳子皱着眉头看着门上散发着暗红色亮光的符号。他认得这个符号,这其实是一个字,一个很古老很古老的字。使用这个字的只会是一个人,混乱天道的代言人。

重阳子轻念几句咒语,向前一迈,穿门而过。

地上的残肢鲜血并没有影响到重阳子。

感受了一下自己平安扣的力量,重阳子一步踏入到小屋中。

红姐看着出现在小屋中的重阳子并不慌张,反而赞赏道:“在我的阵法中,还能如此随意地控制穿墙和缩地成寸,重阳子,你进步了。”

房间里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刘晶还是一脸的惊恐,砖头则是冷笑。

重阳子看到红姐,震惊异常,随后摇头苦笑:“怪不得师兄受了这么重的伤,连道心都被动摇,原来是师姐。”

红姐自嘲地一笑:“师姐?呵呵,也就只有你这么叫我吧!我在那人眼中只是个妖女。”

重阳子面色一正:“师兄绝不会这么想,这么多年,师兄其实也是挂念师姐的。当年的事......”

“莫要再提当年的事!”红姐厉声打断重阳子。

重阳子重重叹了口气,一拱手转变了话题:“师姐,您已经是混乱天道的代言人,证明修道有成。这些小孩子的事情,您插手是不是不太好。”

红姐重新恢复了笑容:“你既然知道我是混乱天道的代言人,就应当知道我要四方死士助我杀生应劫,这个叫砖头的少年,是我选中的死士。”

重阳子也是微微一笑:“师姐莫欺我,小弟这几百年来一直研习天道,四方死士代表四种导致天道混乱的原因,而这些原因由代言人选择。不过,四方死士的诞生只能引导不可强加干预,这也是天道的规则。”

“呵呵,可我给出的是选择,而你给出了实质的帮助。”红姐说着晃了晃手中的平安扣。

重阳子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师姐,这只是个护身符,我......”

“没关系,”红姐眼里带着一丝嘲讽:“就算你给了帮助,也不会有改变,毕竟,你不了解人心。也罢,让你见识一下,人,自己的选择。”


——3——

红姐轻轻打了个响指,时间似乎一下子又恢复了过来。砖头和刘晶惊讶的看着房间里又多出来的人,砖头充满敌意,刘晶则像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期待地看着重阳子。

“选择权重新交回到你们两个人手里,”红姐一挥手,平安扣飞回到了刘晶的手里:“女孩手里有了依仗,男孩也得有点什么才公平”红姐直接划开虚空,取出一把剔骨刀。

剔骨刀黒柄白刃,刀刃上隐隐有一层血光。

“好了,现在公平了,”红姐笑着看着两个人:“刘晶,你的平安扣只可以保护一个人走出大门。砖头,你的刀只可以杀一个人,所杀之人将会补全你魂魄的残缺,但也将魂飞魄散,连替死鬼都做不成。还有,邹卉,是处子之身。你们,做选择吧。”

红姐说完退到一边,似乎再没有她的事情。重阳子冲着满脸希冀的刘晶摇了摇头,无奈地退到了一边。

砖头思考了几秒钟,露出一丝微笑:“这根本不需要选择,既然邹卉是个处女,那我杀了她就好。刘晶就戴着平安扣,走出这个屋子就好。”

“邹卉还是.....还是......”刘晶吃惊的看着砖头:“难道你,那她身上的伤?”

“她身上的伤是我弄的不假,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但我不想真的碰她。”

“是因为觉得她还是处女,有被吞噬的可能?”

“.......”

“这么说,你其实并不想吃掉我?”

“......”

“因为你爱我,对吗?”

“够了!”砖头一脸狰狞:“别太高看自己,你只是我的备胎罢了。如果邹卉不是处女,我一定会生吃活剥了你!”

刘晶并不生气,也不害怕,只是静静地看着砖头,眼神里充满了莫名的自信。砖头一开始还凶狠地和刘晶对视,后来,渐渐低下了头。


——4——

看着低下头的砖头,刘晶笑了,笑得很温和也很决绝。

刘晶走到了邹卉的身前,将平安扣戴在了邹卉的脖子上。

邹卉一脸的震惊,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嘴角微微蠕动着。刘晶轻轻抚摸着邹卉的脸:“邹卉,你们是班里第一个邀请我出去玩的人。无论你们怎么想,我把你们当做我的朋友,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保护你们。”

眼泪顺着邹卉的眼角不停地留下来,划过她虚弱苍白的脸庞,落在刘晶的手上。“对......不起.......对不起.......晶。”邹卉抽泣着,使劲地把自己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

“你没有对不起我,”刘晶温柔地帮邹卉擦了擦眼泪:“你是我的朋友,这就足够了。”

刘晶说完转过身,走到了砖头的身前。砖头抬起头,眼睛里闪过一丝惊慌。

“砖头,我本来想做的,是让自己成为大柏的替死鬼。这样,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你,咱们两个就可以永远在一起,哪怕,是一起受苦。”

砖头脸上露出一阵痛苦,随后强压着自己的情绪,恢复到一脸的冷漠,可眼神中的慌乱与内疚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我本来很伤心,不是伤心你欺骗我,或是你是个坏人。我只是伤心你不爱我。”刘晶抓住了砖头握着刀的手,砖头手一抖,没有反抗。

刘晶握着砖头的手,将剔骨刀抵在自己心口:“可我知道,你其实爱我,只是可能没有那么深,没有超越生命。”

刘晶的手逐渐加了力道,刀尖处已经渗出一点鲜红。

砖头再也无法强装冷漠,抽回了拿刀的手:“我不要复活了,不要了,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活着,我只要你好好活着,我爱你!”

刘晶脸上露出一丝满足,温柔地拉起砖头的双手:“砖头你爱我对吗?”

砖头慌乱地点点头,神色里带着浓浓的内疚:“别做傻事晶,有你陪我,我不在乎一辈子困在这里。”

“可我在乎啊!”刘晶猛地向前冲了一步,剔骨刀狠狠地扎进刘晶的胸口。

“不!!!”砖头一声惨叫

重阳子一脸痛惜地摇着头,红姐则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戴面具站在红姐身后的芮则是微微颤抖着。

“抱着我砖头,”刘晶的脸色变得发白,轻声道:“我冷。”

砖头坐在地上,将刘晶抱在怀里:“不配,我不配呀,我不配!”

“砖头.......离我近点......我看不清你......”刘晶的声音越来越虚弱,费力地抬起左手,搭在砖头的脖子上。

“我在这,晶,我在这......”砖头凑过去,把脸贴在刘晶的脸上。

刘晶依然在微笑,笑得很凄美:“我累了......让我在你......在你怀里睡会儿......”

“别睡,陪着我,刘晶,别睡过去,陪着我!”砖头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哀求着刘晶。

“我......爱你。”

刘晶的手无力地从砖头脖子上滑了下来。

(地缚灵 完)

【夜言】系列每周一、三、五更新

戳我回顾前文~

戳我阅读后文~

点击下边链接,进入《夜言》目录帖,回顾之前的精彩章节

夜言 目录帖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支持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