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是不是可以线上互动的?都是玩家一起吗?

 陈默记得自己钻入泥土之中,入官`网【AG2858.com 】天狼佣兵团成员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陈默,结果他们没有想到,会引出龙卷风。

    之后陈默也跟着遭殃,在龙卷风的伤害下,陈默几次施展金行体抵挡,在这样的情况下元气大伤,然后昏厥过去。

    此时的陈默,周身乏力,感觉每一寸皮肤在燃烧,刺骨的疼痛席卷全身,若不是陈默意志坚定,只怕又会昏厥过去。

    但就算如此,陈默也痛不欲生,运转功法,欲要恢复伤势,却发现体内的灵气荡然无存,显然,陈默的灵气消耗殆尽。

    与此同时,陈默呼吸困难,天地之间,空气蕴含大量的杂质,每每呼吸间,陈默只感觉喉咙被卡住,无法吞纳吐息。

    “这……!”

    陈默脸色沮丧,心底一沉,艰难地睁大眸子,目光打量四周的情况,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黄昏,四周是光滑的峭壁。

    即是陈默身处于深坑之中,峭壁高达三十多米,陈默神识薄弱,探测不了更远的情况,如此一来,倒让陈默失去主见。

    修真者一旦体内没有灵气,无疑是从神坛坠落地狱。

    因为最简单的御气飞行,陈默都无法做到,三十多米高的峭壁,光滑得似天然的晶石,陈默徒手攀爬不了。

    更别提此时的陈默,重伤在身,呼吸困难,无法做到健步如飞。

    这样的陈默,已经是拨了牙的老虎,不堪其忧,难有离开深坑的能力。

    思来想去,陈默忍痛摸出储物戒指,意念一动,陈默差点脑海崩溃,嘴角顿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更加苍白无力。

    “我的神识也遭到重创?取不了灵石恢复伤势?”

    陈默只觉得脑海嗡嗡作响,大病一场,整个人归于虚弱无力的状态,眉宇间尽是忧愁,脸上露出一阵的叹息。

    遇上天狼佣兵团,是陈默伤到最重的一次。

    历来以往,陈默不曾有过如此悲惨的下场。

    那怕是前世,陈默都没有过如此的打击,如今只差一点就能奄奄一息,踏足鬼门关的门槛,这怎不叫陈默怒意冲天。

    “蓝苍鹰,好胆,你心狠手辣,害我命悬一线,我陈默必杀你。”

    陈默说出这句话,感觉有点莫名的悲哀,只有弱者才会放下狠话,欲要与对手如何,强者,当然是直接行动。

    但是陈默却很快明白过来,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法则。

    刚才那句话,是他坚定不移的执念,有执念,方有驱动他变强的动力。

    “嗷…!”一声狼吼从远方传来。

    陈默神色一震,没想到天狼佣兵团这么快杀来,狼是一种凶狠残忍的肉食动物,有着异常敏锐的嗅觉。

    一旦被狼纠缠住。

    后果可想而知,会死在狼的血盘大口。

    如今的陈默,手无缚鸡之力,遇上饿狼,只怕会死得不能再死。

    “忍。”

    陈默牙关一咬,脑袋一软,瘫在地上,故作死亡,身体尽量保持一个姿势,然后屏神凝气,不让自己有任何紧张感。

    只是那种从容不迫、顺其自然的状态。

    陈默学不了……!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躲过危机再说。

    “嗷…!”

    狼吼声越来越近,仿佛在耀武扬威,更多的是向远处的同伴告诉这里的情况,没有问题,继续寻找陈默的踪迹。

    深坑之上,一头灰色野狼围绕边缘行走,充满戾气的眼珠有着一股邪意,呈现出暗红色的眼神,显得凶神恶煞。

    诡异莫测的目光直视深坑下的陈默,灰狼一时有些捉摸不定,由于视线较远,隐隐弱弱看到一具死尸,毫无生机。

    狼虽然对食物不挑剔,但也不吃腐烂的尸体,而且深坑高达三十多米,一上一下,消耗颇大,吃陈默根本不值得。

    于是灰狼甩甩脑袋,正准备离开,但在这时,灰狼嗅到一股新鲜的血腥味,乃是陈默刚刚吐出来的一口血。

    刚才灰狼没有发现,那是因为它刚来,停留一顿时间后自然能嗅到陈默身上的血腥味。

    “嗷…!”

    灰狼仰天一吼,似是告诉同伴,发现情况,四周立马传来无数道回应的狼吼声,随即灰狼四肢一跃,躯体从空而降。

    “不好,这畜生太精了。”

    陈默暗叹不妙,本以为能躲过灰狼,谁知道它会突然间跳下来。

    最可怕的就是这灰狼跳下来之前,还呼叫其余同伴。

    这对付重伤的陈默,至于如此吗?

    此时的陈默,真想骂娘。

    虎落平阳被犬欺,陈默感同身受,乃至于现在找不到应付的方法,目睹灰狼从天儿降,血盘大口仿佛能吞噬陈默。

    锋利的獠牙闪烁寒光,锁定陈默的身体。

    “畜生,我和你拼了。”

    陈默也是个狠人,横竖都是个死,还不如轰轰烈烈来一场生死厮杀,到底鹿死谁手,关键在于有没有勇气。

    面对命运,陈默言不放弃。

    “杀。”

    陈默大喝一声,双手猛然一拍地面,灰尘一扬,腰间盘突出,来了个鲤鱼打挺,双腿还没站稳,灰狼的躯体骤然扑在陈默的上身。

    “轰……!”陈默的身体往后一倒,砸在地面,骨骼快要四分五裂,疼痛欲绝的感觉蔓延全身,令陈默整张脸都变得极其扭曲。

    但是在这个时候,陈默顾不上太多,双眼一红,似有魔怔的迹象,煞意滔天,灰狼的獠牙也在这时直取陈默的脸部。

    一旦被咬中,陈默不仅仅毁容,还会头颅不全,彻底死亡。

    只是在这一瞬间,陈默身体被压倒,双手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唯有脑袋往右一转,恰好躲开灰狼的獠牙。

    下一瞬!

    陈默的命脖骤然一疼,大量的血液不断流失,被灰狼大口吞食,浓郁精纯的血腥味,不断弥漫在整个长空。

    生命之力急速流逝,陈默只感觉意识模糊,目光忽高忽低,隐隐之间,他看到上方的边缘有十多头灰狼。

    每一头灰狼舔着嗜血的下巴,斥血的眼邃有噬魂夺魄的血光。

    这在陈默看来,好似是梦境,却有很真实,他好像无力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