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意识,臣服与参

今天听有人读杨定一写的我是谁,再次回想起他说的话,对意识,和他说的“让它来让它走“, “一切都刚刚好”,这两句名言有新的领悟。他认为一切都是意识,一切都是自主的,不需要你介入,这应该是一种宇宙意识。从古至今人类也在理解和认识这个宇宙之源,它本身含有无限的力量和创造性,说到底持有这样一种信念就是一种臣服,而做不到臣服, 就用参,我是谁,我来自哪里, 谁在问等,直到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