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感人生来去

夜雨绵绵,我背靠冰冷的墙壁,听着窗外的若有若无的雨声,我的心陷入了一种梅雨般的郁结感伤。

耳机里一遍遍的循环着《雨的印记》,优美的旋律在我耳畔回荡,一些惨白的回忆被无情吵醒。它们像秋天的杂草,枯黄的世界里,依然用最美的飘摇,诠释一生枯荣。而我呢?我像夕阳下背靠大地的老人,在夜鸟飞过天际的那刻,像所有的生命靠近。

暮年的我,也许会牵着小孙子的手,在阳光明媚的早晨出发,或踏过一片绿油油的田地,或路过一片山风呼呼的松树林,或在一个安静的夜晚,一起听着窗外的雨。

也许,在那个夜晚,我会想起一生最爱的人,我会忘记所有的人和事,我会平静的归还所有。

我不知道,以后的我,会不会想起现在的自己?但我相信,我会不负岁月所托,我会在人生的的路上,越走越远。或许,以后的我,不会在雨中独思,不会在雨中沦陷,而更多的是在雨中撑一把伞,用一身皮肉,与岁月同行。

心情郁闷时,我会选择一个人出去散步。当然,如果出租屋的附近有公园的话,公园会是我的首选。公园在我的心里,一直是安静的地方。走在公园的石板路上,偶尔踩着一两片落叶,在微风中随意漫步。我喜欢这种轻松的的感觉,不必为生活而奔波,不必为人生而感怀。

当整个公园的土地上都布满我的脚印时,我会来到公园中心的小湖里,湖边几棵杨柳树郁郁葱葱,一条条柳叶垂落而下,宛如一头长发。我静静地坐在湖边的长椅上,看着周遭的一切,听着周遭的一切,感受周遭的一切。直至我忘了自己的存在,我才让眼睛去接触这个世界。

旁边不远处,是两个老大爷在聊天,看上去是多年旧友,互相倾诉,相谈甚欢。谈话内容无非是过去一起工作的经历,和一些儿女子孙都怎么样的情况?我有些失望,因为在这之前,在我的印象里,老人和智慧似乎永远分不开的。从他们的谈话内容中,我并没有听到一些智慧的语句,反而都是一些琐碎日常。

我顿觉索然乏味,起身离开。天空阴沉,我的心情也跟着阴沉。我用年轻的身体,迈出了年迈的一步。我回首相看,湖中的倒影在涟漪中荡来荡去。它们似乎是在恳请我留下这一路的身影,去填埋那些迷茫的夜晚。

我决绝的离开,因为,细雨在天空中,从人生的每个角度,剖析我的爱恨情仇。我想用行走的生命,模糊这世间所有的偏见与傲慢。我猜,我也应该得到公正对待。

行人三三两两结伴而去,行色匆匆。只有我,无心风雨。我的脚步变得平缓,我的眼神有了亮光,而我的灵魂,却呼呼睡去。我知道,它太疲惫了,它承受了我所有的自责,它承担了我所有的浑噩。在这里,我无需灵魂支撑我的身体,我只需要在这里,用一生的时间去等待,便能在人生的来去中,听到所有的雨声。

远处的汽笛声,变得和这座城市一样浮躁。那些林立的高楼大厦,依然傲视天地。片刻,湿漉漉的树叶开始滴雨,这样的雨水,我称之为第二次雨。这样的雨虽然是还是雨,但早已没有了那种随风飘落的感觉,似乎是丢失了灵魂的雨。我不知道那些雨的灵魂去了哪儿?我也不愿去寻找。我只想在雨的温柔中仰面朝天,去感受那种心无杂念的点化超度。

落发,不会对我有任何改变。尽管我心中有佛,但我却不会在青灯古刹前,遗留我在每个夜里所听到的那些雨声。

雨声,不仅仅是在一场突兀的雨中的生长。它们在我的记忆里,生根发芽。从那破开泥土的那一刻,我便放下了自己,准备了一些乏味的心事,喂养它们。它们的胃口异常的好,牙齿像人言一样可畏。我蜷缩着身体,在雨声最饥饿的那刻,瑟瑟发抖。终于,雨声还是挣脱了岁月的束缚,向我扑了过来。

第二天,我在清晨的雨声中醒来,伸了伸伸懒腰,顿感身体和灵魂都轻如薄纸。我闭上眼,任由灵魂的挣脱。我的灵魂在雨中飘飞,清新的空气干净清爽,我贪婪的呼吸着。

在那某一刻,我想脱离肉体的囚禁,去人间深处,温暖永远。可转念一想,我既然来了,必定要去。于是,我撑开伞,让雨声在黑夜中,来了又去,去了不来。

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于成都,竹鸿初

后记:这段时间,每天睡眠都只有五六个小时。在写这篇文字前,我已经很困了,几次都不想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