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梧桐树下的老屋(十二)

            那年她走得太突然

      说起奶奶,有一个下午是我这辈子最不愿意想起,却又最刻骨铭心的,就连那天的烈日是什么样的,知了是如何叫的我都不曾忘记。就是她走的那天下午。我不愿意用“死”这个词来和她联系,因为我宁愿相信她只是走到了另一个天堂而已。

      那年我小学毕业,五年级毕业的暑假是最快乐的,没有暑假作业。放了假,我和奶奶说我要去姥姥家呆几天。奶奶还嘱咐我:“你姥姥忙,去了要听话。”满心欢喜的去了姥姥家,呆了快一周。有天中午姥爷从变电站回来吃午饭,午饭期间他说路上遇到了我奶奶,因为公路拓宽拆迁的问题,奶奶生气,脸色不太好。说心灵感应是矫情,但是作为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夸张的讲从那个中午我一直有些忐忑,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但是心里是不安的。第二天中午,姥姥去压麦子了,我自己在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奶奶感冒了要去医院,让姥姥送我回家。放下那个电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刷刷地流,止不住。我知道奶奶从来不感冒的,即使感冒不用吃药片都能好,这些年她瘦的厉害却健康硬朗,为什么要去医院。忘了怎么跑到姥姥晒麦子的地方去了,我说我要回家。我奶奶去医院了。姥姥放下工具赶紧和我回家骑三轮车准备送我回家,可惜家里还有个混蛋的舅妈,一边指着我和姥姥,一边骂咧咧的说:“走吧去了你女儿家就别回来了。”那是我十几岁第一次站在三轮车上骂她。我像一只小疯狗。因为那会我只想回家。路上我老催姥姥让她快点,在高架桥底下还翻了车,不顾是不是摔疼了连滚带爬的爬上车继续赶路。回到家,我妈要去医院。我一定要跟着去。因为赶上修路交通特别不方便。自己家的一个四哥骑摩托车带着我和妈妈从小道走的。一路上眼泪止不住。等我到了医院的时候,我就看到奶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姑手里拿着那种衣服。当时什么感觉?我不记得,我没有一下子哭出来,我不知道怎么了。过了一会我哇一声哭出来了,那一刻我觉得我完了,我的世界崩塌了,是这样的感觉。我趴在表哥的怀里哭了很久。不知道多久,感觉手在抽筋,感觉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然后我眼睛一闭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休克了,依稀中听到说要吸氧,不知道谁抱着我去吸氧。等我醒来,感觉做了一场梦,听到妈妈在耳边说:“她从小跟奶奶一起长大…”我才知道这不是梦,眼泪止不住。然后怎么起来怎么回到家我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奶奶被送进了太平间。我只记得那天晚上爸妈都去了老宅,我只记得那天晚上姥姥陪我在我家。我只记得我睡在沙发上半夜突然就坐起来,喊奶奶。我只记得我最后流的根本就没有眼泪可流了。那么黑的夜提醒着我她走了,那么猝不及防,没有给我说最后一句话,最后一面就是看到她冷冰冰的躺在铺着白布的床上。没有喊我:“婷婷,你回来了。”没有问我在姥姥家听没听话。那一天十几年过去了我不愿意想起,但是却刻骨铭心的留在记忆里。她还是那么安详,只是再也不说话了,再也不唠叨了。没有等到我撒完野回来,没有等到我再跟她屁股后边奶奶奶奶的喊着,也没有听我吐槽我那个从小就知道欺负我的表妹。她真的离开她付出了一辈子的这个老宅,离开了我们~也离开了她从小就捧在手心里的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